【第三章】害得老师过敏了,怎么补偿?

校草不靠谱
【第三章】害得老师过敏了,怎么补偿?作者:福小福更新时间:2018-10-18 00:04:00字数:9375

“请同学们将与考试无关的东西拿到讲台上来。”林轩拿着广

告心理学的试题走进教室,今天的第一场由他监考。

大多数学生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其中属童童最为幽怨,是谁说

压力越大动力越大的?她怎么觉得这几天看书脑子都木木的?直

到大家都把东西放完了,她才磨磨蹭蹭地抱着包走到前面,看着垒

成小山堆的书籍、手提袋、手机等各色物品,突然超想把自己扔到

讲台桌上去,然后对林轩大喊:“我就跟考试没关系啊,请忽略我

吧忽略我吧。”

林轩正弯腰拆卷子的外包装呢,余光中瞧到了她纠结挣扎的

样子,不禁挑了挑眉,直起身,抱胸道:“怎么?童童同学是想在讲

台桌上答题吗?”­

“……”童童灰溜溜地跑回座位。

林轩瞅着她那小可怜劲儿,心里暗暗摇了摇头。童童现在在

他心里的地位,几乎可以跟安心相提并论。如果是些不大不小的事

情,他是可以放水的。但这是考试,还是他来到枫叶后的第一场考

试,不能弄得太不像样子了。

卷子发下去,一个资历比较深的老师稳稳地坐在上面,目不斜

视,一副我就不动的样子。林轩看了他一眼,也不介意,溜达着就下

来巡场了,反正他年轻,无所谓。

走了一圈后,林轩转到了童童身边,怕给她压力,他刻意停在

了她后方看不到的位置。一低头,却见那孩子还在做第一题。林轩

皱皱眉,抬手看了眼表,时间都过去八分钟了,第一题有这么难吗?

他不禁去看题目,只见那儿写着——根据3B原则,如果一则广告想

要吸引成功男士,应该添加美女、____和____三个元素。

题干非常清楚,成功男士什么的其实是迷惑学生的,重点在3B

原则那里,3B原则即美女、婴儿、野兽(beauty、baby、bast)。很简

单啊。林轩都忍不住有些着急了,在童童身边低声道:“不要紧张,

仔细审题。”

童童好像被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来,“啊,林老师……”声音

还挺大。而几乎与此同时,台上的张老师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

拖长声音道:“林老师——”

林轩莫名的有些心虚。明明没有告诉童童答案啊,怎么就跟被

人抓住了作弊一样?不过在考场上,他这样做的确是不妥当的。“咳

咳咳……”他轻咳几声掩饰尴尬,快步离开了童童的座位。

因为有张老师的火眼金睛盯着,林轩在后来的时间里一直正

襟危坐,不敢越雷池一步。可谁想到过了一会儿,有人过来把张老

师叫走了。这下,教室里就只剩下林轩一个老师了。

他装作起来活动的样子,伸展胳膊踢踢腿,动来动去就又跑到

童童那边了,斜眼一瞟卷子,林轩顿时呆住了,脚下的动作一僵,差

点歪倒!天啊!这姑娘怎么还在写第一题!考试时间已经过去了一

半啊喂!

他用力摁摁眉心,竭力挤出一丝微笑,送上温情提醒:“同学

们如果有不会的就先随便写一个答案,然后赶紧做后面,别耽误

了。”看童童也不像傻子,应该听得懂他在跟谁说吧?!

果然,那妞儿身体一个哆嗦,本来就弓着的腰背趴得更低了。

她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提笔了。啊!她提笔了!林轩眼睛一亮

地等待着。然后,他看到童童在美女后面的横线上恭恭敬敬地写

下——美男。

林轩看着那硕大的“美男”二字,嘴角剧烈得抽动着,拳头攥

得嘎巴直响。神啊,谁能派个外星人来,收走这个小怪兽啊?!

可是美男后面还有一个空呢,林轩抱着最后一丝期待等着,希

望童童能“回头是岸。”三秒钟过后,那个空也填上了,写的是……

人妖。

然后,他看到那傻妞把卷子微微拿起来,小声念道:“根据3B

原则,如果一则广告想要吸引成功男士,应该添加美女、美男和人

妖三个元素。”念完了,她可能还觉得挺顺口的,满意地笑了,回过

头对他眨眨眼,随即就去做后面的了。

……林轩深呼、深吸、深呼、深吸,这样往返几次之后,终于松

开了紧握的拳。好吧,不是童童来错了地方,而是他来错了地方。外

星人在哪里?!赶紧把他收走吧!林轩面带菜色,深一脚浅一脚地

走回讲台。

“铃——”的一声,考试结束了,童童欢快地第一个蹦起来,

小跑着冲过去交了卷子,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与开考前实在判若两

人。

林轩见她冲过来,放在肚子上的手马上拿了下来。

“答完了?”

“对啊……”童童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回忆起林轩刚才捂住

的位置,似乎是胃?

“老师你早上是不是没吃饭?”

“嗯,没顾上。”林轩一边收她的卷子,一边答。

童童一眨眼工夫就做了决定,“老师你在这里忙,我去给你买

点吃的。”

“哎!”林轩下意识想叫她,现在都九点半了,食堂早餐都不卖

了。可童童却比他快得多,一溜烟就没人了。

等林轩收完所有卷子,交到那位始终敌不动我不动的老佛爷

手里时,童童同学正好买完回来。

她拉着林轩到华清池附近找座位坐下,递给林轩两个塑料盒

道:“喏,吃吧。”

林轩瞧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略微感动了,也没挑剔卫生问题,

低头拿出一次性筷子默默吃了起来。遇到一个韭菜馅的时候,他顺

手放到旁边。

童童注意到了问:“不吃韭菜啊?”

“嗯,不太喜欢。”

童童直接拿出筷子,把那个韭菜馅的夹自己嘴里了。虽然她早

上吃了很多,不过她肚子很大,没关系的。

“老师你都不问我上午考得怎么样吗?”她一边吃一边问。

这姑娘难道是有自虐症?那么惨痛的教训还想再回忆一下?

林轩咳嗽两声,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包子,“那你上午考得怎么样

啊?”

“非常好!简直是超常发挥啊!”童童激动地手舞足蹈。

林轩想到那个美男和人妖,默默地低下头。耳边童童兴奋的

声音还在继续:“我跟你说,这科我搞不好是全班第一哦,题答得

超顺的!”

“……”林轩默默地吃掉一个包子。

“真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题目都那么简单,小孩子也懂得的

常识耶。”

“……”林轩默默地又吃掉一个包子。

“还有……”

“够了!”这次童童还没说完,林轩就呼啦一下站起来打断

了。他的脸上带着悲愤,“我、我吃饱了,咱们走吧……咯!”一个响

亮的饱嗝声,他捂住了嘴,神色异常痛苦。

“啊?噢,好、好……”童童被林轩纠结的神情吓到了,下意识

地也跟着站了起来,却不明白老师到底怎么了。虽然她因为昨天开

夜车,考试第一题没法进入状态,但后面的确答得不错啊。还是

说……其实老师以前学习非常差,所以不喜欢别人说考试顺利?

嗯,一定是这样的。

她在心里偷偷同情了林轩一下,跟着他往外走,忽然,却注意

到林轩那边的盒子都空了。她明明买了两个韭菜包啊,难道林老师

吃了一个?­

下午林轩回到办公室,犹豫许久,终究还是偷偷潜入了档案

室,那里封存了所有卷子,只有教导主任及以上级别的员工才有资

格进,而他这个代校长当然也可以。

他找到自己班级的卷子,顺便趁着这个工夫浏览了一下其他班

人的卷子,估计这次同学们单科成绩都在80分以上。

再想想童童……唉,惨不忍睹吧?林轩直想扶额。

咦?不对!林轩的动作一停,目光忽然定格到了童童卷子的一

角,大题的答案似乎……非常标准?!

他不大相信地将卷子抽出来,从头扫到尾,随即惊讶地发现,

童童的那句答得非常好并不是瞎掰的!除了第一道题的两个空她

答得非常离谱外,剩下的作答简直正确率高到发指!初步估计,这

一科她至少有95分!

那……他还要不要修改她答错的两个空?林轩摸摸上衣口袋

里的派克金笔,真的犹豫了。

坦白说,他进入枫叶代课、代理校长,都不是真心情愿的,可他

也有自己基本的道德准则。比如帮着学生作弊什么的,本身就是对

其他孩子的不公正。他真的要为了维护童童的面子,而让她得到满

分?

一秒……

两秒……

三秒……

林轩一闭眼,一咬牙,还是迅速将童童那两个驴唇不对马嘴的

答案涂掉了,写上了正确的回答。毕竟卷子出来后,还要经由几次

学生登分,以童童的荒谬作答,恐怕会被不少人笑话。

也不知是不是做了亏心事的缘故,林轩一迈出门竟就觉得头

晕眼花,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下午开考依然有增无减。

他头重脚轻地走进临班的门,竭力清晰地说道:“同学们,我

们这一场要考的是英……”

“咕咚!”高大的男人倒了下去。

英语试音已经开始了,童童坐在隔壁教室,听着楼道里兵荒马

乱,不禁有些烦躁地皱眉。她的听力本来就不是很好,现在环境还

这么乱,不过话说回来,外面到底是怎么了……

她忍不住偏头往外看了一眼,正看到一个担架抬着个昏迷的人

往外疾行,而那人身上——穿着她很眼熟的衣服!

是林老师!一瞬间,童童几乎跳了起来!

监考老师立马严肃地出声:“那位同学做什么?赶紧坐下答

题!”

童童却快哭出来了,扔下笔就往外跑,在遇到老师阻拦时,她

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老师你让我出去好不好!他……他晕倒了!”

“他是谁?”监考老师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往

外看了看。

“哦,你说林老师啊。”监考老师的脸色好了些,“你们班主任

没什么大事,刚刚校医初步判定他是过敏症状,现在正要送去医

院,你可以等考完再去看他。”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监考老师再次肃容,“童童同学,我现在郑重警

告你,如果你坚持要离开考场的话,就是违反学校纪律,你的综合

测评分数,包括你的班主任的考核分数,都会受到影响的。”

童童欲哭无泪。扣了她的综合测评分,很可能这次她就不能和

林老师一起出游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连林老师都会被牵累。

她知道林老师目前在教研组已经很尴尬了,她决不能让他再因为自

己受罚。

童童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眼眶里的酸涩,坐下继续答题。

漫长的两小时终于过去,童童是全校第一个冲出大门的,她甚

至叫了平时根本不会叫的出租车。

“小姑娘去哪儿啊?”司机师傅和气地问。

“去医院,去、去看我的老师。”她紧张地手指绞在了一起。

“哪家医院?”

童童这才发现,自己连林轩被送到哪家医院都不知道。

“叔叔您等下,我打电话问问……”她微微发颤着掏出手机,

按下了林轩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她急切地说:“喂?林轩吗?你现在怎么样了?

在哪里?”

那边沉默了一下,随即竟响起了一个略显尖刻的女人声音!

“你是谁?林轩跟你有什么关系?!”

“……”童童呆愣几秒,将话筒拿开耳边看了看,又继续放回

耳边,那熟悉的刻薄声音渐渐唤醒了她的记忆,“你是……宋子

菲?!”

宋子菲安静片刻,随后咬牙切齿道,“你、是、那、个、女、学、

生!”

“我是。”童童干脆道,“麻烦你让我老师接电话。”

“做梦。”宋子菲冷笑数声,“现在应该不是上课时间吧?何况

轩也有请病假的权力。怎么了小朋友,有算数不会做吗?”

“阿姨你记性好像不大好呀,我不只是林轩的学生,我还是他

的现任女友。女朋友找男朋友,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她故意强

调现女友三个字,就是要气死对面那个坏女人,哼!

“你!”宋子菲显然很生气,貌似要开骂,可不知为什么,她还

没开口就又停住了,那边无声了几秒后,她压低声音道,“你是她现

女友?呵呵,可惜他生病了要找的却是我这个前女友!”说完,干脆

地收线。

伴着她挂断电话的声音,那边响起了隐约的路人说话声:“先

生您放心,我们三院目前的医疗技术绝对是领先的……”

童童眼前一亮,利索地收起手机对司机道:“叔叔,去三院!”

“好嘞!”司机大叔一脚踩下油门。

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童童却不得不承认,她被宋子菲的话影

响了。林轩病了,就算不能给她打电话,也不该叫宋子菲啊。

这种失落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童童进入三院。

她抬头望着高高的医疗大楼,嘴不自觉张大,这么多层啊,她

可怎么找林老师呢?

童童想给林轩打电话问问,但一想到林轩的手机现在在宋子

菲手里,就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监考老师说林轩是食物中毒,他被送往医院的时间就是英语

考试开考的时间——下午两点整。童童在脑海中整理好有用的信

息后,便迅速跑向了咨询台。

“你好,护士姐姐。请问下午两点枫叶学校送来的一位食物中

毒的老师,叫林轩的,现在在哪个病房?”

护士微微皱眉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我们这边不能泄露病

人的信息的。”

“拜托了姐姐,帮我查查吧。”童童掏出了自己的学生证,两

眼泪汪汪地哀求:“那位病人是我的班主任,我真的很担心老师,

他的电话又打不通……”

护士小姐在童童的眼泪攻势下,最后只得说出了林轩的病房

号,并告知童童林轩刚刚做完洗胃,目前已无大碍。

童童这才松了口气,马上赶往护士小姐说的703病房,不料才

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争执声:

“轩,你现在的情形真的不适合出院……”

“你不要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如果你不愿意帮

我办理出院,那我自己去……”

童童没有听完,推开了房门,屋里两个人同时转过了头来,都

是一愣。

“童童你怎么来了?考试考完了吗?”林轩率先发问。他的脸

色苍白,精神看起来倒还可以。

宋子菲则狠狠剜了童童一眼,又回头继续对林轩柔声劝说,

变脸速度堪比川剧。

“你才刚洗完胃,至少要留院观察一天啊。这间房我已经包

下,我保证在你明天出院前不会再有任何闲杂人等进来,你就先留

下,好不好?”

童童发誓,那个女人在说到“闲杂人等”四个字时,绝对咬紧

了牙关。

“不必。”林轩额头上还有一层细密的汗水,神色不悦。他将

目光转向童童,看着她,不说话。

童童蹙着小眉头与他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败下阵来,慢慢地走

上前,轻声问:“你保证,你现在没事了?”

林轩吐了口气,含笑道:“需要我下床翻几个跟头给你看吗?”

说着,掀开被子,竟真的要下床的样子。

“好了好了,不用。”童童连忙阻止,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她以

前怎么没发现,林老师原来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不愿意待在医

院里。

不过也因为这类似的孩子气,她才更理解林轩。就好比家长总

喜欢劝我们吃我们不喜欢吃的菜,总会在我们明明烧都退了后,还

要我们再喝一副退烧药巩固一样,尽管他们的出发点不坏,但那些

行为不一定都是必要的。

林轩已经是成年人了,有权为自己做决定。

“我去叫护士。”她对林轩眨眨眼,而几乎与此同时,护士长

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

“吵什么呢?你们不要影响其他病房的病人休息。”护士长一

来就不太高兴地说道。

林轩马上道歉:“不好意思护士小姐,我是想办理出院。”

“出院?”护士长两道眉挤到一起,“你的情况,原则上是要

留院24小时观察的。”顿了顿,她好像意识到林轩的坚决,转而问

道:“家属同意吗?需要家属签字的。”

“我不同意。”

“我同意。”

宋子菲和童童几乎同时开口。

护士长这下更糊涂了:“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们俩谁是

家属?”

“我是他女朋友,我说不同意!”宋子菲气呼呼道。

“我才是他女朋友!我说同意!”童童踮起脚尖,不服气地比

着喊道。

“行了,都不许吵了!”护士长压低声音喝道,锋利的目光直接

指向事件的当事人——林轩。

“你说,她俩到底谁是你家属?”

宋子菲和童童一起看向林轩。

林轩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用手指指童童……可还没等童童兴

奋,就马上加了一句:“请带我妹妹去办手续吧。”

妹妹……

妹妹……

妹妹……

童童的脑袋瓜里来回回荡着这两个字,唇边的笑有些挂不住。

不过——她看看旁边脸色更难看的宋子菲,又觉得妹妹也没那么

坏。至少,算家属了对不?

她乐呵呵地接过林轩的身份证,就准备去帮他办理出院,谁

想到宋子菲的动作更快,竟咻地一下抽走了她手里的身份证!

“你还给我!”童童想抢,宋子菲直接一把推开她。

“好吧,轩,假如你非要出院的话我答应,但你至少得同意我

去你家里照顾你。否则你要是再不小心吃到韭菜之类的过敏食物

怎么办?我怎么跟伯父伯母交代?”她努力循循善诱,争取登堂入

室。

童童却因她的话僵住了身体。韭菜?难道林轩是因为中午……

林轩看了童童一眼,眼神中带着安抚。随即目视宋子菲,平静

道:“够了,子菲。”

他缓缓伸出手,对着宋子菲,宋子菲在那样陌生的目光中,竟

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这个男人有时玩世不恭,有时邪气风流,可还从没有过哪一

次,会像现在这样,用这种冷淡的眼神看着她。

“我……我……”她忍不住害怕了。

林轩的声线低沉:“我希望我们还能保持朋友关系。”

而若是你再越界,便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这样的潜台词童童听懂了,护士长听懂了,而宋子菲,自然也

听懂了。

她咬紧唇看着林轩,片刻过后,终于红着眼扔下身份证,踩着

高跟鞋疾步奔出门。却在转角的那一刻蓦地停下,不甘心地低头

道:“我跟你是朋友关系,你和她呢?有多少种关系?你敢说吗?”

说完,马上离开。

回家的路上童童一直欲言又止,林轩闭目养神都被她那小可

怜的目光弄得浑身发毛,终于在快到家的时候叹了口气,睁开眼,

摸摸童童的头道:“别这样,不是你请客的错。”

童童原本就内疚,听到他的安慰更是难受得想哭出来。听说

洗胃特别难受,要把什么仪器从喉咙里塞进去,看他的唇上就多出

一道鲜红的血痕,估计是被仪器零件划伤的。能看到的地方都破口

了,那里面……里面得多疼啊!

就这么自己吓唬自己,童童眼睛一眨,泪珠滚了出来。

“喂!你别哭啊——”林轩见她落泪就是一惊,马上伸手想为

她擦去眼泪,可随机就感觉他对触摸童童好像越来越顺手了?这

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想到宋子菲临走前的话,林轩眼神一暗,忙收回手,最初借童

童作挡箭牌只是权宜之计,他可不能假戏真做。童童只是一个大一

学生而已。

“小丫头,我都说不关你的事了,你怎么还掉金珠子啊?”他从

兜里拿出手帕纸,递过去,无奈地哄道:“再哭就不漂亮了啊。”

童童啪嗒啪嗒继续哭。

“再哭我就扣你平时成绩了啊。”

童童哭得更大声了。

林轩扶额,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面上却绷起了脸:“再哭你

就下车。”

“……”童童吸吸鼻子,努力止住呜咽。

林轩斜了她一眼,不错,这招好使。

上楼的时候童童坚持要扶着他,天啊,他有没有这么柔弱啊?

不过他可真是怕了这个小丫头的眼泪了,既然她非要扮演一回

看护,他就配合一下好了。林轩将半个肩膀的力量交到童童身上,

顺着她的搀扶走进家门。

“天啊……老师你家里为什么这么多泡面?”童童一进门就呆

住了。餐桌上零零散散地放了3盒已经开封的泡面还有两盒没开封

的,另外还有两罐已经打开的啤酒,目测都喝完了。

啤酒加泡面,这可真算是最不营养的食物搭配方式了。

童童怒瞪了林轩一眼,林轩在那种视线下莫名觉得有些心虚,

用拳头在手边抵着,装腔作势地咳嗽了两声。

童童马上醒悟过来。林老师还是个病人呢,而且这病多少还跟

她有点关系。

“老师你先坐,我去收拾一下。”童童满眼愧疚地将林轩扶到

沙发上坐下。

林轩看着有只小兔子一样的女孩在客厅餐厅间跑来跑去,不

时对着那些垃圾食品摇头叹气,一副想说他又不忍心说的样子,那

种感觉……居然还不错?其实林轩平时不会这样吃饭的。毕竟是林

氏企业的大少爷,再不挑剔也对生活品质有点要求。只是这阵子所

有学生都在发奋学习,他这个老师莫名也被带得有压力了,成天地

备课做教案,这才在餐桌上留下了几个“把柄。”

半小时后,童童做完了室内卫生,抹干净手噔噔噔跑回来,问

林轩晚上要吃什么。

林轩犹豫了一下,说:“医生嘱咐这两天尽量吃易消化的清淡食

物。要不——叫御膳阁的外卖吧?”

御膳阁是本地有名的饭店,专营汤煲和粥类。

童童先是点点头,旋即又快速摇头,说:“不行,妈妈说外面做

的东西都会放很多调料的,要是你现在胃不好,就该吃家里做的东

西。”

家里做的东西,说来轻巧,谁做?

林轩和童童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童童一跺脚,支吾道,

“你……你等我!”

她从书包里掏出钱夹,转身就朝门外跑去,没过一会儿工夫,

就从超市里拎回一小包精大米、一盒肉松,以及几袋酱油醋等基本

作料。

厨房里的厨具倒都是新的,长长的一排。童童从左看到右,又

从右看到左,最后终于选择了最小一号的锅。

接下来就是烧水,放大米,等开锅。

林轩原本没指望童童能做出什么能吃的东西来,因而,当童童

拿出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白米粥,一小碟肉松,一碗黄瓜片淋

醋时,简直觉得惊讶了。

“不错啊,居然会做饭?”他很快收起讶色,对童童笑道。

童童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人家其实是第一次啦……”

林轩拿勺子往嘴里送粥的动作一顿。原来是拿他当小白鼠

呐?

他小心地伸出舌尖,舔了一点点,有些烫,可味道竟出乎意料

地好。

也许是因为在医院折腾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林轩风卷云残

地将桌上的东西一口气都消灭了,正准备去盛第二碗的时候,却被

那小丫头拦住了。

童童两只胳膊一伸,倍儿有气势地说:“你不能再吃了,我刚刚

问了售货员阿姨,她说犯胃病的人不能一次吃太多东西。”

“我这不是胃病。”林轩更正。

“嗯,你这比胃病还严重。”童童寸土不让。

“OK,我不吃了。”几秒钟后,林轩放下碗,举手投降。

童童小眼一眯,笑了,将自己粥碗里剩下的粥西里呼噜喝下

去,就准备收拾碗筷。

林轩出声叫住了她:“别忙活了,这些明天我叫钟点工来做吧,

过来歇会儿。”

“哦。”童童点点头,听话地跑过去。

“下午考试怎么样?”林轩问。这次他可没法再去替童童改成

绩了。

“呃……还、还可以吧。”

“还可以是怎么样?”林轩盯着她那心虚的眼神不放。

“就是……应该及格了。”童童的声音更低了。

“你!”林轩差点呛到,“你的目标不该是前十吗?难道你以为

单科及格就能让你进前十了?!”

童童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对不起啦,我下午

状态不太好。”

不用童童说,林轩也能猜到她是因为什么状态不好。

“哎,算了,明天一定要全力以赴,知道吗?”说着,他又忍不

住想去揉童童的头了,这可不是个好习惯,林轩迅速用左手握住自

己的右手。

“嗯。”童童闷闷点头。其实她最不想考砸的科目就是英语。

这几天林轩的备课明显认真严谨多了,每次讲完复杂点的问题,都

会习惯性地看她一眼,见她示意会了,才会放心地继续下去。

他对她是特别照顾的。这种感觉让童童雀跃。可气馁的是,仿

佛他对她,也仅仅就是照顾而已。

比如今天,他说当自己是妹妹。

“当当当——”墙角的钟声敲了八次。

林轩看了一眼时间,对她道:“好了,很晚了,小孩子要早点回

家。”

童童迟疑了一下,小声问:“我……我今晚可不可以不走?”

林轩惊得差点没跳起来,“你说什么呢!”

看着对面男人说不出是生气还是讶异的模样,童童这才意识

到他似乎误会了,赶忙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医院给的药袋。

“不是的林老师。这些药是护士长交给我的。有的要四小时

吃一次,有的要八小时吃一次,而且还得密切关注你吃完药会不会

吐,我……我怕你晚上会有什么事……”

童童的样子让林轩心里一软,“那你想怎么办?”

听林轩有松动,童童赶紧顺杆爬,“我就是想留在这里照顾

你,别的什么意思都没有,我发誓。”她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地伸

出手指做着发誓的样子。

那可爱的样子逗笑了一边有些疲累的林轩,心里还是犹豫着,

“不行,都这么晚了,你要是不回家你家人肯定会担心的,我可不想

落一个猥琐老师的名字。”林轩板着脸坐在沙发上,不理会冲自己

撒娇的童童。

“林老师……”童童一屁股坐在林轩旁边,紧紧贴着林轩的胳

膊,抱着他的手摇啊摇,像一只温顺的小猫,林轩只感觉自己有些

喜欢这样温暖的感觉,“林老师,你就让我留下来吧,我发誓我真

的发誓我没有别的意图,你一个人在家里面我不放心,你说万一你

真的暴毙在家里面我得多伤心啊,明天早上尸体都臭了才让我进

来看你我……”

“够了够了!”林轩真是服了这个小恶魔,竟然连他“尸体”的

事都考虑到了,直听得他脸都绿了。

“你晚上真非要住这儿?”他板着脸问。

作者:福小福

【第二章】你喜欢我还是那个怪阿姨?<< 上一章校草不靠谱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大神,来帮忙做作业吧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