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最倒霉的黑客

校草不靠谱
【第一章】最倒霉的黑客作者:福小福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10643

“黑客大人!您真的来了?”

坐在宿舍对着屏幕发呆的少女乍见眼前出现了黑色对话框,

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一把扑到键盘上啪啦啦打了这么句话。要是

对话程序里有惊喜尖叫声效或者拥抱狂吻选项,她一定毫不犹豫

地一并送出。

那边静了三秒,冒出一行字:“嗯,找我做什么?”

“是这样的……”­童童发了个脸红的表情,“我希望您以后能

留在我的电脑里,帮我做作业。”

“没兴趣。”

苦候了一天就换来这三字,原本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童童顿时

怒了,顾不得要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没一秒就码了个咆哮体送出:

-003-

“喂!你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啊?都帮安心做了,为什么不帮我

做?!”

这跟职业道德有关系吗?林轩缓慢地眨眨眼,极认真地思考了

一下,确定没有。于是他诚恳地说:“黑客的职业道德应该是盗号发

病毒,而不是帮大学生做作业。”­

“……”

看着那串省略号,林轩的唇边忍不住弯出一个“XD”的形状,

几乎能想象到电脑那头的傻妞纠结的表情。没话说了吧?嘿嘿。

可没想到这丫头反应还挺快,他笑音未落,就见她迅速转变方

式以利相诱了。­

“哎呀,那我给你报酬总行了吧?只要我电脑里有的,你随便

拿!”

这个年纪的女孩会用电脑做什么?林轩的食指和拇指轻点在

下巴上,对着屏幕深思起来。打游戏?聊QQ?淘宝疯狂扫货?他摇

摇头,还真猜不出来。不过他马上就要开始跟这帮孩子打交道了,

提前了解下也好。

“行,那你等我一会儿。”­ 林轩装作对这个提议动心了的样

子,关闭了对话框。

要从哪里开始看呢?他漫不经心地浏览着,率先打开了童童的

D盘。一个命名为“你在我在,你丢我亡”的文件进入他的视线。

这什么玩意啊?很珍贵吗?难道是男朋友的照片?林轩犹豫了

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看。不过既然那丫头让他随便找,应该……没关

系吧?

他眨眨眼,点进去,随便一扫,眉梢立刻挑了挑。竟然都是视

频?他不由得更好奇了,随便打开了一个。

片刻过后——

­ “止めて(亚美爹)——気持ちい(可莫其),そこ だめ(锁扩,打

灭)……恥かし(哈次卡西)”

伴随里面抑扬顿挫的娇嗔,林轩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抿了

口咖啡。

童童发现他没吱声,以为他满意眼前所看到的,于是她打了一

行字:“请您慢慢欣赏,我先去洗澡。”

他不说话只是懒得回应,随手关掉视频,“帮”她加注一道密

码。

待“破坏完”D盘,他又“攻向”了她的E盘。然而历史向我们

证明,畏难放弃是极其错误的决定,你以为的软蛋里面很可能装着

“硬汉”……

一个名为《这才是真爱》的视频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点击播

放,前一分钟还算正常,两个男人走进了客厅,拿出公文包里的文

件,非常正经地聊公事,之后……再之后……又变回了刚才的画面,

只是镜头下的主角变成了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

一口黑血堵在林轩的嗓子眼里,他“啪”地一下点开对话框,仿

佛施展一阳指一般狠狠地戳着键盘。“小丫头!我觉得你的人生观

很有问题!男人和男人是不能相爱的!”

那边发来一个问号,“为什么?”

竟然还问他为什么?!这种常识性的问题还用问为什么?!林

轩的脸色有些扭曲,手指都要颤抖了,“不为什么!男女结合繁衍子

孙是自然规律!”

“就这样啊?”­女孩发过一个太阳般的笑脸,“你放心啦,自

然都快被人类毁灭得差不多了,它一定也希望男男结合停止繁衍

的。”

男男结合……看着眼前的“太阳”,林轩嗓子里的黑血终于喷

了出来,天知道,他有多想指天怒骂一声“太阳”!可是他不能这

样,这会吓到祖国少女的,没准还会让她的人生观更加扭曲。林轩

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循循善诱地写道:“你不能这么

想啊,男女的生理结构就决定了他们应该在一起的。”­ 那和蔼亲

善的口气,就差来个耶稣光芒普照大地了。

“生理结构啊……”­那边仿佛迟疑了。

有戏!林轩在脑海中自动勾勒出一张迷茫少女的脸庞,胸中

不禁涌起一阵骄傲。看!他还没有走到“人类心灵工程师”的位置

上,就已经开始自觉指引祖国的下一代回归正途了!

然而,还没等林轩得意完,就见对面发来一句悠悠地叹息——

“原来,这就是菊花存在的意义呀……”

林轩两眼一翻,趴到了桌上。

“算了,我走了。”­祖国的下一代谁爱指引谁来吧,他不干了!

再这样指引下去,不光问题少女依旧,问题青年也要诞生了……

“哎哎,别呀!”­童童顿时慌了,也顾不上跟他讨论自然规律

等等复杂的人生课题了。明天就是交作业的最后期限,眼下抓住这

只“肥羊”才是正理。­

“大人,咱们有话好说嘛。”­她讨好地写道,“以你的思想觉

悟可能还没有进化到男男的层次,不过没关系啊。我这里有别的!

金瓶梅超清晰版,我国文化精髓,够给力了吧?只要你帮我做作业,

我就发给你。”

“……”

难道他不信自己这里有超清晰版?她从来不说谎的!童童有点

生气,秀气的小眉头也皱紧了,但是转念一想,也难怪他,空口白话

的,人家肯定会怀疑。

“好,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去拿硬盘,你看下啊。”­说着,她就

将U盘的接口插进了计算机。

“别!!”

看她真有打开视频的意思,林轩简直要崩溃了。这姑娘是真傻

还是假傻啊?竟然要跟一个二十多的“老男人”一起欣赏大片?­

“算了算了,我帮你做就是了。”­他算是败给她了。

于是“丧权辱国”的条约就这样定下了。

林轩打开童童发的文件包,里面有琳琅满目的作业要求,数了

数,居然高达六十四份之多!他一份份看过去,终于忍无可忍,拍

桌怒了。

“你是从哪里搞到这么多——作业的!”­ 他着重强调了一下

“多”字。

“多吗?”­女孩发来一个可怜的表情,“这就是我们一个学期

的作业啊。”

“……”­合着她一个学期啥都没干。

林轩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把你的压箱底好货发上来。”他

都吃了这么大的闷亏,总得收点好处吧?哦,当然,这个大片他是

准备自己看的。

这六十多张图让林轩做了整整三个小时,中间还休息了一会

儿,去看了眼3D肉蒲团提神。

直到凌晨1点的时候,他才终于弄完了,眼睛几乎都花了。

头昏脑涨地将图包发过去,他关机上床睡觉,临睡前最后一个

意识就是——这辈子,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小魔头了。

那么,林轩是怎么招惹上童童的?

这件事就要从三天前开始说起了……

那天,林轩的表妹安心向他哭诉,说这学期都没有好好上课,

PS完全不会用,铁定要挂科了。他面上教训她,但心里已经软了。于

是,趁着表妹睡觉之时,潜入她的电脑,为她做好了作业。

没想到,安心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好友童童。

童童当时又惊又喜,“真有这种好事?”

安心翻了个白眼,伸出手指戳戳屏幕,“不然呢?你以为我能

做出这种水平的图……哎呦!”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童童一屁股挤

到地下。

“靠!你要摔死姑奶奶啊?!”

童童则看也不看闺蜜一眼,两眼放光地在桌面上新建了一个

文本文档,取名为“黑客大人请进”,然后打开,输入如下内容——

“尊敬的黑客大人您好:

鄙人现诚挚邀请您进驻建林小区2号楼2单元202户……的电

脑。

那里山明水秀、鸟语花香,是您理想的栖息地,是高科技人才

的乐土!

我们将竭诚为您打造最优渥的环境,期待您的到来!

此致,敬礼!”

写完后,童童抹了抹眼角,多么简短给力啊,多么感人肺腑啊!

她真是太对得起中学的语文老师了!

而那头,林轩在看完信之后,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这妞

好2!

枫叶学校的老校长即将病退,林轩被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搞得

不胜其烦,他外公一拍板,不然你就去接任校长吧。不过林轩同志

没那么脸大,他心知自己的年纪无法让众老师信服,也没做好准备

扛起校长的重责,于是决定隐瞒身份,先以代课老师的身份进入学

校。他选择的科目是——英语。

在教导主任的安排下,林轩来到广告专业本科班,进门的时候

随意往里扫了一眼,脚下立刻一顿,差点被讲台绊倒!天啊,怎么又

是那个小魔怪?­

只见第二排的桌子上趴着一个挺清秀的女生。她闭着眼,头偏

向门口的方向,小嘴微张,均匀地吐气呼气,嘴角边还有一丝可疑

的晶莹,疑似……口水?

林轩在妹妹那里见过童童的照片,自信绝不会认错。64张图的

噩梦再次在脑海里重演,他定定心神,决心对童童忽视到底。

林轩走上讲台,在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马上开始讲课。

教室里回荡起纯正的英伦口音,喧哗的环境渐渐安静了下来。

女生的眼中无一例外都冒出红心。男生也收起了最初的轻慢神

色,或许,这不是个小白脸?

“the­Dutch­banking­community­has­developed­the­ideal……”

“呼……”不和谐的呼噜声在身边响起。

林轩顿了顿,再次道:“develope­the­ideal……”

“呼——”这次竟是比上次还响。

林轩深吸一口气,要忍要忍。

“the­ideal……”

“呼!”堪比震天雷。

忍无可忍了啊喂!林轩一巴掌将书重重地拍到童童桌上,咬着

牙怒道:“ideal!(完美的)”

童童被吓了一跳,浑身一个激灵,噌的一下抬起头,正想骂人

呢,视线里就撞进了一张惊为天人的男人脸。时尚又不轻浮的发型

下,是一张白皙到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孩嫉妒的面庞,高挺的鼻梁带

着异族风情,薄唇紧抿着,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怒色……可即使满

带怒色,也不影响他的美貌啊!­

在 这 样 的 美 貌 下,她 的 脑 子 里 只 能 接 上 一 个 词 语 ——

“husband(丈夫)。”

“嘎嘣”一声,林轩几乎听到自己头脑里某根名为“理智”的

弦断了。这什么孩子啊,刚上大学就开始想丈夫了?!

班内也是一片哄堂大笑。

而在这一片笑声中,童童却左右瞧了瞧,好像有些困惑的样

子,最终将一双纯真的大眼睛对向了他。林轩在边上看着,心里更

无力了。好嘛,这丫头显然还不知道大家乐什么呢。

“算了,你好好听讲吧。”他对童童摆摆手,转身走回讲台,强

挤出一丝笑容道。如果童童不是个女生,不是个小孩子,他自然有

千百种方法对付她,但人家就是了!他能怎么着?­

男人清朗的声音中透着一点点无奈,就仿佛一针鸡血一般,让

童童顿时清醒了。天啊,太萌了吧?!她猛地举手道:“老师,我能

问个问题吗?”

林轩脸上的笑容似乎有点挂不住了,“……你说。”

“您是新来的英语老师吗?”

“刚刚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是来代课的。”

“什么?”童童大惊,“我怎么不知道?”她在心里捶胸顿足。

林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因为你那会儿在睡觉。”

童童:“……”

好吧,这个错误的确太严重了,她以后争取不犯了。

“咳咳。”她清清嗓子,进入下一个问题。“那请问您今年贵

庚?”童童一边问着,一边拿出小本子准备记录。

“这跟咱们的课程有关系吗?”这老师还挺不给面子的。

“是没什么关系啦……”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坏笑着说:

“不过每个老师第一节课的时候都会简单说下自己的情况啊,大家

说是不是?”童童狡猾地回头寻找后援。立马得到班上大多数女生

的响应。

她得意地晃着脑袋回过身,对男人得瑟地挑挑眼角,就差来一

句:美人,大势所趋呀,你就从了我们吧!

在一波高过一波的起哄声中,林轩好像没办法了,皱着眉答道:

“24。”

真是美好的年纪啊。童童明显有些荡漾,而荡漾的结果就是,

开始前言不搭后语了……

“那请问您今年贵姓?”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貌似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答道:“敝

姓林,今年姓林,明年估计也姓林。”

“……”她不就多说了俩字吗?至于这么损么。童童脸一红,

撅了撅嘴。

那边林轩看她还想开口,忙道:“对老师想进一步了解的同

学可以下课来聊,现在我们继续上课。”然后,看向童童,微笑问:

“好吗?童童同学,先坐下吧。”

“好吧。”童童勉勉强强坐下,趴在桌上后,忽然想到了一个

问题。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的?

童童揉揉眼睛,一脸迷茫。

很快便到了下课的时间,童童紧随林轩跑进办公室,趁着没人

直接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咣当一下回响,林轩的心都跟着颤了颤,下意识伸手捏住了教

案。

童童讨好地笑着接近,“老师,您刚刚说想继续了解您,可以

下课后来聊——”

“你想了解什么?”林轩挤出一丝笑。

“很多啊!”童童精神一振,笑得越发灿烂,“您的年纪我知

道了,那婚姻情况呢?您有没有女朋友?相处的怎么样?如果不好

的话,可以考虑下……”她正说得欢快呢,突然听到“喀吧”一声,

只见林轩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根掰断了的粉笔,明明笑得很温柔,却

让人莫名地毛骨悚然。

“童童同学,请你适可而止。”这句话简直是从他嘴里一字一

字蹦出来的。

童童看了眼桌上断成两截的粉笔“尸首”,小心肝禁不住颤了

颤,慢慢咽了口唾沫,干巴巴道:“老、老师你不要这样,我、我只是

毛遂自荐下,想解决您的困扰……”

“那你觉得我需要吗?”林轩面瘫着一张脸问。

童童赔笑,“当然不用,当然不用,嘿嘿。”

直接自荐失败,童童正琢磨着该如何转圜,林轩已收拾好东

西,决定走为上策了。

“童童同学,我要下班了,你出门的时候麻烦带上门。”他飞快

撂下一句,起身便走。

童童急了,又不敢不锁门直接跑,拿起锁冲出门,一边往门上

挂,一边在那儿直直跺脚,“林老师!林老师!你等等我啊!”

林轩只当没听见,越喊跑得越快,等出了逸夫楼的时候,身后

哪还有童童的身影?

­­­“嘿嘿,就你那小短腿,喊得再欢实有啥用?照样追不上我……”

他得意地笑笑,为甩掉了那个麻烦的小鬼而欣喜不已,一转身却

“啊”地大叫一声,猛地倒退一步,活似半日见了鬼。

“你、你、你,从哪儿钻出来的?”林轩左右看看。这学校不干

净啊!

“咱们楼有后门直通这边啊。你不知道吧?”童童双手叉腰,

美滋滋地扭了扭,一脸欠扁的样子,还学着他刚刚的口气道:“就

你这个小脑瓜,跑得再快有啥用?不照样被我追上了?”

林轩的嘴角抽了抽,攥攥手心。啊,手突然好痒!

他严肃道:“童童同学,请尊重你的老师。”

“安 啦 安 啦。”童 童满不 在 意 地 摆 摆 手,“一回生二回熟

嘛。”

谁要跟你一回二回。林轩默默地扭过脸。

只可惜那傻妞不是善解人意型的,在他明显情绪不佳的情况

下,居然还一脸嫌弃地看着他道:“老师你是大人,不会这么小气

吧?哎,好了好了,为了弥补我刚才课上的失礼,我带你去转转学

校?”说着一摆手,标准的迎宾姿势。

林轩干咳两声,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小家子气,尤其不想再跟这

丫头玩什么你追我赶的游戏了,太丢人了,于是只得叹口气道:“前

面带路吧。”

幸好一路走来童童都算正常,直到观光线路的最后一站——

“老师你看!”童童背靠着湖面站在石台上,高扬起双手,激

昂地说道,“这就是咱们学校最美的景观——华清池!清澈明净的

水质常引来飞鸟栖息,无数情侣在这里许下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

地愿为连理枝的爱情誓言。到了傍晚时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

共长天一色,更是让人震撼啊!这里——就是您来到枫叶不容错过

的风景!”

“……”

林轩的确震撼了。不过不是被这美景,而是被童童那堪比专业

导游的口才。她真的学的是广告吗?

“童童,你要不要考虑转系去念旅游管理?”他诚恳地建议

道。

“什么?”童童抬头看了他一眼,身体晃了晃。

林轩瞅着后面不知道有多深的水,心也跟着晃了晃:“那什么,

你还是过来说吧。别掉下去了。”

“没事。”童童大咧咧地从台上蹦下来,“我都在这边玩了半

年了,熟得很。”

看到一边坐着个钓鱼的老大爷,她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爷

爷,您这钓鱼竿能借我用用吗?”

老大爷警觉地看了她一眼,“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童童赶紧解释,生怕自己被当成偷儿了,“我就

是想和老师钓鱼。”说着,指指身后的林轩。林轩倒也上道,见老大

爷扭头看他,连忙负手作儒雅状,瞧着倒也似模似样。

“老师啊,挺年轻的嘛……”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老大

爷竟好像有些意味深长的样子,难道他也觉得这么美艳的男人当

老师太可惜了?童童有种冲过去握住他的手,喊声“知己啊”的冲

动。

然后,她就听到那老大爷说:“好吧,拿去用,不过小心别弄坏

了。我这可是多——功能鱼竿。”

一个鱼竿要怎么多功能?童童皱了皱鼻子,倒也没多想,捧着

鱼竿小跑回林轩身边。

“喂,你会钓鱼不?”

林轩看了眼童童手里的鱼竿,缓慢地摇摇头:“不会。”

“真笨。”她小声叽歪了一句,碰到自己可真是他的福气啊!童

童偏过头,睁着清亮的大眼睛笑道,“哎,看我的!”

女孩的笑颜如花,在阳光的反射下,泛出耀眼的光芒。林轩不

自觉地眯了眯眼,只见童童气势非凡地舒展了下身体,随即对着湖

面用力一甩臂!然后……

“噗通”一声,就掉下去了。

水花四溅,林轩整个面部线条都是抽搐的,他用力摁了摁自己

的眉心,扭过脸问:“大爷,这水多深?”

“不深、不深。”老大爷慢条斯理地摸出一支打火机,准备点

烟。

不深是有多深啊?!林轩好想咆哮……

“也就2米吧。”老大爷吸了口烟,终于说完了话。

“2米?!”想到童童那两只小短腿,林轩眼里一暗,马上脱下

外套,就准备往湖里跳,却被老大爷一把拦住。

“年轻人,莫冲动,冲动木有好果果。”大爷依旧是不慌不忙

的样子。他捡起地上的鱼竿,拉到最长,然后将一头伸向水里。

童童扑棱着抓住了鱼竿,在老大爷和林轩的共同努力下,被拉

上了岸。

大爷看了眼落汤鸡一般的童童,一边收鱼竿,一边操着浓重的

口音道:“我都说了,我这是多——功能鱼竿。三不五时有学生娃上

不来了,都靠我这鱼竿哩。”

童童正在抹脸上的水,听到这话真是欲哭无泪,原来多功能鱼

竿是用来钓人的?!这倒霉催的……她正在心里暗暗抱怨呢,突然

脸上覆上了一只温暖的手,“怎么了?很冷吗?”那担心的声音就如

冬天里一股温泉水,让人的心乍然暖和了。

她抬起头,眼前是一张溢满了关切的脸,清雅的面容因她而凝

重,让童童忍不住心跳加速,脸也跟着烫起来了……

“呜呜,吓死我了……我好难受。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她

一头撞进林轩怀里,好像要掩饰自己的失态一般,嗷嗷乱叫着。

林轩的脸色瞬时青了。女孩抱住他腰的力气贼大,声音也贼

大,让她话语的真实性顿时一路暴跌到负数。他拎起她的领子就

往外拽,谁知这丫头就跟认窝儿的小狗一样,把头埋在他怀里,死

也不出来。

“啊!我真的好难受!我喘不上气来了,老师,怎么办?”

他怎么知道怎么办?!林轩简直想一巴掌拍过去。他自己都快

喘不上气了啊喂!其实这姑娘的真实身份是隐藏在民间的暗杀人

员吧?!­

“你、你放开我,要勒死我了……”他翻着白眼道。总算在断气

前的最后一秒得到了自由。

“咳咳咳……”林轩揪着领口大声咳嗽着,那姿态简直比刚从

水里捞上来的童童还要狼狈。他生平第一次发现,原来空气的滋味

是如此美妙。

一边的老大爷则淡定地看着眼前“相亲相爱”的两人,笑而不

语。

待林轩缓过劲儿来,抬眼就看到那大爷的神色,顿时浑身不自

在。该不会误会他跟这小丫头有什么了吧?林轩心里毛毛的,赶紧

跟童童拉大距离,尴尬地对老大爷道:“这孩子有点吓到了,都是

我这个当老师的没管好……”

嘶,怎么听着有点欲盖弥彰的劲儿?!

“年轻人,莫撒谎,撒谎木有好果果。”那大爷却一副一切尽

在我掌握的得瑟样,简直跟童童如出一辙。然后,林轩便见到他脸

上透出一丝怀念的意味儿。

“唉,想当年,我也是常跟我‘学生’来这里钓鱼的……”大爷

忧伤重重地,背起包,一摇三晃地走了。

夕阳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而在这一片落寞中,林

轩更忧伤了……

片刻过后,他慢慢地转回头来,声音平静,“喂,你说实话,那

大爷其实是你爷爷吧?”

童童:“……”

童童的衣服都湿成那样了,林轩当然不能让她自己回家。他带

着童童走到停车场,拉开副驾驶那侧的车门,摆出一副慈师的面孔

微笑道:“上车吧,我送你。”天知道,这张笑脸下有多少咬碎的银

牙。

谁想到那丫头还不领情,看都不看他“慈祥”的脸一眼,哇的

一声,就兴奋地扑向了车子。

“好漂亮的车啊!很贵吧?是QQ还是奥迪?”

“……”

林轩淡定地看了眼自己的迈腾,笑容纹丝不改。他“砰!”的一

声甩上车门,几步走到童童跟前。黑压压的身影遮在头顶,童童缩

缩脑袋,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她说错什么了吗?

林轩则长臂一伸,就将她搂了回来,在童童惊惧的目光中,慢

慢地低下头,温柔地说:“傻孩子,这世上不是只有QQ和奥迪两种

车的。”

“啊?”童童干笑着发出一个单音节。

“算了,这么复杂的问题,说了你也不会懂的。”林轩在心里第

一万零一次地鄙视她,收回手,一把拉开后排的车门,“老师还是先

送你回家吧。”说完,也不等她回答,提溜着她的领子就将童童扔

了进去。

“咚”的一声,脑袋撞上车门的声音,童童捂着头“哎呦”一

声。

听着那声音,林轩真觉得就跟刚蒸完桑拿一样,浑身的毛孔都

熨帖了。果然啊,慈师路线不适合他……

他啪的一下关上门,轻飘飘地走回驾驶座。

回去的路上有些安静,童童轻咳两声,没话找话道:“老师,其

实我钓鱼的水平真的还行的。刚刚……刚刚只是发挥失常而已。”

“发挥失常?”趁着红灯的工夫,林轩踩下刹车,转过脸作惊

诧状,“完全没有啊!”

能把自己甩进水里,鱼竿鱼线却都留在岸上,这样的水平还不

够高?!

谁敢说不高,他跟谁急!

童童的虚荣心再次得到了极大地满足,她低下头作小女儿状,

扭捏道:“承蒙老师这么看得起,那、那我下次还教您钓鱼呀。”

林轩眨了眨眼,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没吭声又转了回去。教

他?算了吧。大冷天的,他可不想练习游泳……

到家后,童童的母亲一开门就见到女儿浑身湿嗒嗒的,身上还

披着一件男人的衣服,当即脸色就有些难看。她一把拉过童童,低

声问道:“你怎么回事?”说着,还警觉地打量了一下后面的林轩。

林轩有些尴尬,连忙解释道:“您好,我是童童的英文老师。她

今天不小心跌进湖里了,所以我才送她回来。”

见女儿也连连点点头,童母的神情这才缓和了些,笑道:“原

来是这样啊,真是麻烦您了。快进来坐,我去给你倒茶。”说着,往

旁边站站,露出一条狭窄的过道。

林轩瞟了眼那细细的空隙,告辞道:“不用了,我还有事,不麻

烦了。”说罢,也不理会童童的挽留,转身便走。

他原以为能教出童童这种孩子的母亲,必定是个大大咧咧的

女人,没想到……似乎还挺保守的?

童童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非常有意义。她的人生终于又有了新

的目标了!

——追、求、林、老、师!

她很迫切地想把这个好消息跟朋友们分享一下,却发现自己的

电脑怎么都连不上网了。

“妈,我怎么上不了网?”她对着屋外喊道。

“你都快考试了,还上什么网?赶紧复习吧。”外面传来了童母

的声音。

童童瘪瘪嘴。突然眼前一亮,贼贼地笑了。谁说聊天非得联网

的?她不是有无敌万能的黑客大人嘛!

童童打开文档,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着广策作业,一边等待

大神的到来,却没料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十一点半。

她看看时间,都准备关机上床睡觉了,屏幕上突然弹出了一个

黑色的对话框,紧接着,一行白字飞速闪出。

夜行者:“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总算等到了!童童激动地扑过去打道:“然是等你呐,大神。”

突然,她注意到了屏幕上的变化,猛地瞪大了眼。

童童:“哇噻,好神奇耶!这个也可以像QQ那样弄出名字

来?”

夜行者:“没啥,加个小程序而已。”­顿了顿,他又问,“等我

做什么?”

童童:“没事啊,就是想找人聊聊天,所以就等你了。”

林轩的手指蓦地一顿,看了眼时间,都快12点了。他的心好像

被什么东西轻轻拨拉了一下。­

这个傻妞……

他 迟 疑 着敲下:“想聊天随便 找谁 都 行 啊,干 吗一定要等

我?”­林轩才一发出这行字,心底就隐隐有些后悔了,电脑那边不

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他问这种问题,是想诱导她说什么呢?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担心纯属多余。像童童那种粗神经的姑

娘,跟她讲暧昧,与她谈风情,实在是对牛弹琴。

只见对面利索地回复道:“不是,你不知道,我妈把我的网掐

了,我联系不到别人。”

……她妈直接掐死她该有多好?!林轩一脚跷到腿上,随手拿

起一本作业,呼哧呼哧地开始扇风,不理她了。

过了一会儿,那边又发来了消息:“哎哎,我告诉你,我今天见

到了一位很特别的老师!”

特别?能有多特别?林轩没多大兴趣,早在他进校之前就已调

阅过校内所有未婚女老师的档案。只可惜,枫叶的知识很渊博,美

人很鲜见。他撇撇嘴,懒洋洋地回复:“是吗?”

童童:“是啊!长相美艳,身材爆好!”

嗯!这个是够特别的了!林轩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脑子里已经

自动自发地勾勒出一个“大咪咪。”不过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号人物?

难道也是跟他一样,今天才来学校的?嗯,一定是。

林轩来了兴致,“来来,具体说说。”

童童:“那老师皮肤超好,有长长的眼睫毛,五官也标致。”

“嗯,不错,还有呢?”

童童:“声音很好听,我上课的时候都感觉酥酥麻麻的……”

林轩微闭着眼,摇头晃脑的,想象着那嗲嗲的声音,也觉得有

点酥酥麻麻的了……

童童:“尤其年纪合适,24岁,我最喜欢了。”

也24岁了?不错啊,刚刚毕业,身上青涩未脱的,正好可以由他

来调教下。林轩咂咂嘴,坏笑着想。

童童:“个子也高,足有一米八呢!”

一米八的美女?他没看错吧?林轩停止幻想,开始觉得不对劲

了。

童童:“最主要的是人好啊!从小到大,他是第一个夸我会钓

鱼的人耶!”­

一朵乌云压在林轩脑袋顶上。

“你那老师叫什么……”­他强撑着打下几个字。

童童:“不知道耶,不过他说他贵姓林。”

看着屏幕上那红果果的“他”字,林轩只觉头顶轰隆一声,五

雷轰顶啊喂!­

“妈的!”他噌的一下站起身,使劲儿跺了跺脚,好像要甩掉什

么脏东西一样。他刚刚居然在意淫自己啊!这丫头是故意的吧?!

林轩满脸怒容,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他现在一定冲到童童家,替

她妈掐死这个祸害!­

“小姐!男人是不能用美艳两个字的!!!”­他暴躁地拍着桌

子打道。

童童:“可是真的很美啊……”­

“算了算了,你赶紧下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林轩现在一个

头两个大。他可不想再跟这个小怪兽说话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啊!

童童:“好啊,那我去睡。不过麻烦你帮我把广策作业写完吧,

作业要求我都加进去了。”

——童童请求您接受文件。

林轩默默地看了一眼,问:“你为什么不自己写……”

童童:“因为我要赶紧下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靠!居然用他的话来堵他!林轩痛苦地将脸转向一边,点下接

收键。

童童:“那就辛苦大人了哦,88啦。”

童童欢快地准备关机,临走前最后看了一眼电脑,而此时,夜

行者的名字已经变成了——我不想做作业。

其实,林轩真不想惯她这个臭毛病,自己的作业本来就该自己

完成。但是她下午刚掉了湖,初春的水温还是很凉的,要是晚上再

熬夜,第二天铁定要生病。总归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出的岔子,林轩

多少会过意不去。

看,他真是人民的好教师!

作者:福小福

加入书架校草不靠谱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你喜欢我还是那个怪阿姨?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