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栗子公主的夏天
1作者:惊煞人香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3203

“同学啊,你进来这么久了,到底要剪什么样的发型呀?”理发店里胖胖的大妈见我呆呆地坐了半天,却一直一语不发,便热心地问道,并开始滔滔不绝地向我推荐一些时尚的发型。

可惜她不明白我的心思,我现在的发型可是在安阳最昂贵最大牌、金碧辉煌得就像是一座宫殿的发型屋里做的。

如果说我想做个时尚漂亮的发型也不会挑这家了——不仅待在整条街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还又小又破,而且这里只有一个胖胖的大婶,看她那肉嘟嘟的拿着剪刀的手,就知道她不会有什么高超的手艺。

不过这样也好,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剪掉这一头华贵美丽的头发,告别富家公主车芸熙的生活,从此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没有耀眼的过去,也没有可以梦想的未来,只有属于平民金娜拉的生活。

妈妈叫我把以前的一切全都隐藏起来,隐藏起以前那个光芒四射的车芸熙,告别公主的富贵生活,变成最平凡的金娜拉。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那么,就先从改变我的发型开始吧。剪个最难看最老土的样式,这样谁也不会把现在的我和以前的车芸熙公主联系起来了。

想到这里,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坚决地对大婶大声说道:“大婶,帮我剪个最难看的发型。”

大婶听了我的话,大吃一惊,眼睛瞪得好像就要掉出来,半天没有回过神。可是沉默了一会,她突然无可抑制地大笑起来。这下轮到我沉默了……

“同学,你是失恋了吧?”看我一脸严肃的模样,大婶盯着我的眼睛,很肯定地说。她还真有想象力,我无语。

更可怕的是,大婶还在那里继续挑战我的极限。

“同学,失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同学,你喜欢的那个男生为什么不要你呀?”

“同学,我这里有个打工的学生,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呢,我介绍给你好不好?”

……

哦,天哪,好像碰到唐僧了……我,我只是想单纯地剪个头而已啊。

“大婶,我要剪头发!”

大婶被我粗暴地吼了一声,怔了一怔,望着镜子里眉毛拧在一起的我,这才停住嘴巴,开始动手整理起我的头发来。

“大婶,正沅有没有在?”这时小店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带来了门外清爽的风,风里带有淡淡的青草和汗水混合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味道让我感觉很舒畅。

接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走了进来,他的声音清脆爽朗,就好像是最干净的风缓缓地吹拂过脸庞。这样的人,给我的感觉是阳光的,像是被最温暖的阳光笼罩在其中的感觉,可是现在的我一直待在黑暗里,而且是无边无际的黑暗。黑暗是害怕阳光的……我本能地逃避地闭上了眼睛。

说实在的,现在的我害怕见任何人,尤其是代表阳光的人。

“哦,正沅今天请假了,没有来呢。”大婶一边回答,一边自顾自地动起手来,“同学呀,你的头发好漂亮,剪掉好可惜的。这样吧,我把你的刘海修一修,烫一半,留一半,头发呢,稍微剪短点,再给你烫得卷一点。”

我没有说话……随便她怎么弄吧……

“大婶,这样的话,她还能出去见人吗?”那个男生清爽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不过却带着明显嘲讽的味道。

“你不知道,这个同学失恋了,要把自己弄得丑一点。”

这个大婶不仅话多,而且很八卦,我没有承认的事,她竟然煞有其事地讲给别人听。上帝保佑,还好我的眼睛是闭上的,不用去面对那么尴尬的事。

“大婶,看来她受到的打击不小呢,这么个造型,估计下半辈子都不会有人看上她喽,真可怜呀……”

我以为他是阳光,想不到他说的话一点也不温暖人心,真是白白浪费了好嗓音,原本对他的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我自己愿意变丑是一回事,从别人口中听到说我丑,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家伙还竟然说我可怜,我最讨厌这个词了。即使我不是车芸熙,我也一样可以坚强地活着!我想睁开眼睛驳斥他,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皮这么沉重,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呢。

难道是我心虚了吗?是因为他在我最难过、最脆弱的时候,正好碰见我由车芸熙向金娜拉转变吗?唉,这个臭家伙为什么一直待在我身旁,还不走开……我紧闭着眼睛,继续装睡。

“同学,弄好了,你快看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婶拍拍我的肩。

“大婶,别叫了,估计她是悲伤过度,昏过去了!”那个浑蛋继续大放厥词。

他竟然还没有走?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面对他,现在心里的悲痛让我无法承受任何人的调侃,所以只能继续装睡。

我忍,我忍。

“大婶,我回去了。”终于等到那个家伙说要离开了,我不禁深深舒了口气,攥紧的拳头也舒缓开来。

“喂,下次装睡,不要把拳头攥得那么紧……”忽然,那家伙低低的声音传到我耳里。

“你!”真是忍无可忍,我一下从椅子上跳了出来,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可是睁开眼来,除了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大婶外,没有任何人。

“同学,不要那么激动。”大婶怯怯地看着我,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我,我知道她肯定是想,是不是失恋把我的脑子都弄傻了。

大婶的话提醒了我,算了,暂且放过那个该死的家伙。好不容易压抑住内心的怒火,我无奈地又坐回椅子上,对着大婶苦笑了一下,开始审视自己的新发型。

总结了一下,就一个字——“傻”。

一小撮刘海是直的,一小撮是卷的,看起来十分滑稽。而原本飘逸的长发被大婶烫成一个个小卷,贴在头皮上,让我活像一只卷毛的绵羊。

虽然我是想要变得难看一点,但是这个造型简直让我无法见人呀,大婶,我应该说什么好呢,真是欲哭无泪啊。(:-…

更可怕的是那大婶还凑过身来,得意地说道:“同学,你看这个造型怎么样,很有感觉是吧,也许现在看起来会有些奇怪,但等你洗过几次之后,你就知道我的手艺了,会越看越顺眼的……就像你现在刚失恋的心情一样,虽然刚开始很痛苦,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会慢慢淡忘的……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谢谢你,大婶……”抬起头,我发现大婶虽然啰嗦,但她柔和的眼睛里闪动着慈爱的光芒,温情在眼底表露无疑。真是个热心的大婶,还说了这么多话来开解我,虽然我并不是失恋,但是大婶的话却让我的心舒展了好多。

真的很谢谢你,大婶。

我在心里又默默地说了一遍。

可惜,大婶你不明白,现在我内心的这种痛是一辈子的,无论何时想起,都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疼痛。

想到这里,我又黯然神伤起来。

付了钱,我慢慢消失在大婶那同情而又带着满满关切的目光中。

出了理发店,我又去眼镜店买了一副平光的黑框眼镜戴在脸上,这样一来,恐怕连妈妈都要认不出我了吧。

从今天开始,此时,此刻,车芸熙彻底变成金娜拉了。

走到无人的角落里,我突然大声地呼喊着:“车芸熙……再见……再见……”

可是,我好想哭,真的好想哭,那么多天了,我都不曾好好哭过。为什么我的世界会一下子变成这样?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妈妈为什么也这么残忍,爸爸离开的当晚,妈妈就收拾东西带着我和妹妹离开了。妹妹当时还生病住在医院里,妈妈却绝然地放弃治疗,也一定要带走失忆的妹妹,不说为什么,也不许我们问。

我们连爸爸的葬礼都没有参加,我连大哭一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妈妈带到这里来了,而且还要改名换姓地活下去。

妈妈说爸爸破产了,可是生活并没有陷入想象中的困境,妈妈带着我们也并不缺少钱用,用得着让我们改名换姓地潜逃吗,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我相信妈妈,相信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想法,她和我们一样深爱着爸爸,就这样把爸爸孤零零地抛下了,她的心一定比我们更痛。

好几次半夜醒来,我都能听见妈妈隐忍的哭泣声,但是第二天起来,她又像没事人一样。

所以即使我有再多的眼泪,再多的委屈,再多的疑问,我也要忍着,我知道,一旦开口,妈妈那坚强的外表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伪装下去。

可是今天,面对车芸熙的“告别仪式”,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在这个灰暗的角落里,自己一个人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臂腕里,肆意地大哭起来。

眼泪就如同蓄积了很久的泉水般源源不断地喷薄而生,谁能知道一直如公主般幸福的车芸熙也会有今天,爸爸的去世,没有理由的隐姓埋名,有如一把锋利的刀子,时时刻刻狠狠地刺痛着我。

爸爸,我还可以依靠你吗?抬起朦胧的泪眼,望着遥远的天空,我傻傻地问道。

在得不到任何回答之后,我狠狠地用手臂拭干脸上的泪珠,勉强地笑着对天空喊道:“爸爸,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好好记住我只是金娜拉!”

不管我是车芸熙还是金娜拉,永不服输、永不放弃的精神是不会变的,加油!为了明天全新的转校生活!

作者:惊煞人香

加入书架栗子公主的夏天目录下一章 >>2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