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南鱼星,微笑海
楔子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3637

不需要变得完美,

因为有缺憾才是人类。

但是,

无论何时都不能够认输。

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前方的路,

总会有光照亮。

——Rainbow stone·元惟也《I am here》单曲Solo

南鱼座,南天星座之一,它有南面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南鱼座α星,距离地球22光年,它的视星等染为1.2M,是第是十八亮星。秋季的亮星很少,在南天,它简直是最亮的一颗。另,所谓的南鱼,便是指古巴比伦的鱼神。这是东茉羽曾经在星象杂志上看到过的报道,并且被她出奇的记在脑子里面很多年。

一直没有忘掉过。

圣诞节前夕。

气温零下八度。

小提琴教室里挂满了装饰气球与彩带,磨砂玻璃窗上用喷漆画出了红色鼻头的圣诞老人。教室中央摆放着圣诞树,彩灯悬挂在上面闪烁着斑斓的光。

刚满十周岁的东茉羽正站在老师面前演奏V·K的《小星星幻想曲》。她熟练的按压弦弓,偶尔瞥一眼架子上面的乐谱,白皙洁净的小脸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个漂亮精致的人偶。

当最后一个C音符落下,老师微笑着为她轻拍了几下手,赞扬道:“茉羽,这首曲子你已经练习的非常完美了哦。相信在下次的小提琴大赛上,你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

教室里的其他小朋友纷纷向东茉羽投去羡慕而又佩服的眼神,几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发出低声的惊叹。

可东茉羽本人却没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与快乐,她只是向老师说今天要早退,因为她肚子有些痛,而且全身疲乏不是很舒服。老师完全没有怀疑,几乎是立刻答应了她的要求。东茉羽对老师行了一个李,然后收拾好小提琴背到肩膀上走出了训练班。

外面很冷,白色的呵气呼出口去仿佛就可以被冰冻成霜。东茉羽拉紧红色的围巾深吸一口气,突然飞快的在人行道上奔跑起来。匆匆忙忙的望一眼钟楼上的指针,还有五分钟,五分钟后,演唱会就要开始。

和肚子痛那种事情根本无关,不过是随便找出的借口而已,只要能离开训练班,她并不认为这是撒谎。拨开人群,穿过红灯,东茉羽焦急的在内心倒计时。

还有三分钟。

她不小心撞到了穿着灰色外套的大叔,小提琴摔落在地,她急忙弯身捡起,然后向大叔说句“对不起”便继续加速。

还有两分钟。

如果爸爸妈妈问她圣诞节想要得到什么礼物,如果她真的能够说出口,那么她所希望的一定不是见到圣诞老人,而是可以获得一张夏季时的Rainbow stone的巡回演唱会门票。

还有一分钟。

但是,看不上夏季巡回演唱也不要紧,至少现在,让她赶上今年圣诞节前的Rainbow stone的最后一次露天演唱回。

十。九。八。七。六……

快一点,要再快一点,东茉羽抱紧怀里的小提琴,远远的,已经看到了市中心大厦前熙熙攘攘的人群。

五。四。三。二。一……

“砰”的一声,巨大的露天舞台上,耀眼的烟花四起,闪光灯打照在从天而降的大片红色绸缎上,待红色绸缎一点一点落下,迷离晕黄的灯光中,身着咖啡色长皮衣的纪惟也张开双臂出现在舞台中央,有明亮而虚妄的烟火再次从舞台两旁飞跃而起,照亮了他洋溢着温和笑容的嘴角。舞台的另一端,穿着白色外套的夏青司带着满身的光辉慢慢走向搭档纪惟也,弯过眉眼,那是被称之为天使般的笑。

光使一切有瞬间的盲。

演唱会现场的人群顿时像海浪一般举起双手疯狂的尖叫高呼着同一个名字:

“Rainbow stone!Rainbow stone!Rainbow stone!”

……零。

东茉羽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用那小小的身躯拼命的挤过人群,怀抱着她的小提琴站到演唱会现场最前排,更加接近舞台,更加接近Rainbow stone,也更接近——纪惟也。

在她难得露出的崇拜与喜悦的眼神中,Rainbow stone组合的两人对大家鞠躬问好,纪元惟也拿着麦克风走到舞台的最中央,激动的对台下的观众说道:“很高兴可以在圣诞节前为各位带来今年的最后一次演唱,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Thank you!”

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夏青司微笑着将食指放到唇边,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果然,现场因此而乖乖的静下,他低声说出了歌曲的独白:

“不离开你,永远。这是我对你的,一生的不离不弃。”

纪惟也闭上眼睛,轻缓的哼唱,紧接而来的是突然爆发的歌声,又同时具备着阴柔的中音质感,不仅震撼着现场与舞台,也让东茉羽小小的心脏被撞击,每次听他的声音,她的心里都会涌出难以言语的感到与希望。

那个在舞台上怒吼般歌唱的人。

他唱着Rainbow stone的销量奇迹歌曲《献给我的娜塔丽丽亚》。

“娜塔丽丽亚,你是这世上唯一的花

来自雅典的少女,也无法,无法沾染你的香华

Why I say I love you

我们共同犯下的罪,泪在最后洒入雨中

娜塔丽丽亚,你有这世上最美的瞳

哪怕夜晚的到来,也无法,无法遮掩你的笑容

Feel you by my side

下弦之月带来悲恸,你的心还在我胸中”

舞台上,俊美且带有一丝邪气的青年始终面带微笑,因舞步的起伏节奏极快,使得他的碎发上缀着细密的汗珠。

他的声音充满了爆发力,明明听上去那么温柔,却又如利刃般毫不留情的刺进心里。

台下的东茉羽近乎迷恋的盯住纪惟也的一举一动不放,只有这一刻,她才感觉到无限的幸福。就是在半年前,她迷上了这个双人偶像组合,成立7年,尚未出道之前便已后透亚洲的Rainbow stone。

Rainbow stone。彩虹。石。

从第一次听到纪惟也的声音开始,东茉羽才发觉到,世界上除了小提琴之外,是有着其他更多的色彩与绚烂的。然而出身优秀的音乐世家,父母亲的名望显赫,再加上她从小便被灌输优雅的西方音乐,所以她很清楚,爱上了“非主流音乐”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让父母知道。

她只能偷偷的喜欢。偷偷的翘掉小提琴的训练课,偷偷的一个人跑来听纪惟也的露天演唱会。

偷偷的收集有关他的各种资料与信息。知道纪惟也是所属的New moon事务所的第一个天才,他敏感,冷漠,猜疑,还有轻微的神经质,镜头前笑容灿烂,私下里却寡言少语不擅与人交际。他的外号是“大熊先生”,因为他像大熊座一样闪闪发光,并且也是“仿佛可以发光般的歌声”开拓人。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但却十分爱护他的歌迷,喜欢小动物,与出身高贵的夏青司情同手足。可频繁的酗酒与抽烟,令他在众多青少年家长眼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只是不管他怎样张扬怎样跋扈,他仍旧可以唱出销量奇迹的歌曲,他是New moon的一线金牌,也是Rainbow stone的灵魂与核心。

就是这样,Rainbow stone一路磕磕绊绊地走来,赢得市场与人气,大红大紫,获得了半个地球的关注。但是在艺能界这种每年都会诞生上千新人的地方,New moon事务所很快便捧起了堪称与Rainbow stone实力相当的女子双人组合Inside。她们的出现从根本意义上来说抢去了Rainbow stone的一些风头,事务所也逐渐将重心转移到了Inside身上。而后,在圣诞节露天演唱会过后的第三周,媒体爆料出的新闻更是将Rainbow stone的纪惟也推向了万丈深渊。

几乎覆盖了整幅杂志封面的巨大标题:

当红偶像男艺人纪惟也奉子成婚隐瞒New moon公司十年之久,并与其禁止恋爱的New moon事务所高层谈判崩离从而遭遇彻底封杀。

负面新闻几乎是一夜之间向Rainbow stone与纪惟也袭来,在种种压力之下,Rainbow stone组合被迫解散。

第四周,3月10日,夏青司单飞开始了个人Solo活动。

第五周,3月26日,纪惟也被爆出妻子是孤儿院时期的恋人,两人秘密育成一子,已十二岁。

第七周,4月18日,纪惟也意外去世,死因是由于酒精与感冒药同时服下,在宾馆被服务生发现了尸体,有人怀疑他是因压力过重而自杀,那是他被事务所终止任何活动与封锁采访的第48天,死亡年龄仅有三十三岁。

从此不再存在Rainbow stone,从此不再存在纪惟也,夏青司因搭档的意外离开而心情悲重,与New moon公司涉谈许久终于解除合约去了国外,据说他是无法接受纪惟也的死亡,甚至已经做出不打算再回国签约任何公司的觉悟。新人依旧不停崛起,偶像时代化如潮水席卷艺能界,转眼Inside组合登上一线地位,她们站在了原本属于Rainbow stone的舞台。

时间流逝,大家好像也渐渐的忘记了纪惟也离开的悲痛,走在大街上随时都可以听到有关新明星的卷题:“唱那个《白猫》的小健很帅哦,声线也很特别,绝对会红的。”

“你说的是哪个小键?藤木健?”

“藤木健是谁?唱《白猫》的是斯泽健!”

而背着小提琴的东茉羽从她们的身边经过,她只是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那群讨论着新明星的高中女生,然后转回身,继续漫无目的的走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回到家中,她翻开了房间里的日历,纪惟也离开的那天用红色的马克笔标记出来,而如今……是他不在这个星球上的第97天了。

东茉羽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不能哭。已经决定要振作起来。电视新闻里播放着纪惟也最后的节目访谈,他对着镜头露出淡淡的笑意:“总之,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就算现在你们将离我而去我也仍会感谢你们曾给我的期待。我爱我的妻子与儿子,所以New moon公司禁止恋爱本就是不公平的待遇,我从不后悔,今后也绝对不会后悔,也请大家不要在打扰我爱的人,谢谢你们。”

他说,他不后悔。

——绝对不会后悔。

东茉羽转头看向墙壁上面贴着的纪惟也的海报,这是她在上一次小提琴大赛中取得第一名的成绩后,才被母亲允许贴在房间里的海报。画面上,纪惟也握着卷筒站在舞台中央,闪耀的灯光下,他用尽全力在歌唱。东茉羽爬上床,伸出手指抚了一下海报上面他的面容,下定决心般的说道:“大熊先生,我要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闪闪发光的,能够照亮他人旅途与人生的存在。那样的人,纪元惟也一样的人,她想要成为。

是的,绝对,不后悔。

一个人在黑夜中哭泣的没有力气,

画了一张不像自己的自己的脸,

再也不要把虚弱的自己隐藏起来,然后强装笑容,再也不要,

再也不要……

毫无装饰自然的活着是这个世上最难的事情么,

想从你那里得到没有形状的东西,被伤害的东西我已经不想要了。

流着黑色的眼泪,哭喊着,以陌生的表情迎接明天,

却又体会一样的创伤,

如果这样的日子持续着,

想消失在远方,

即使我知道这样,很任性……

作者:沐小弦

加入书架南鱼星,微笑海目录下一章 >>【1】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