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等不到,忘不了
[一]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18 00:03:00字数:1704

十年前的Y市,是樊夏辰的故乡。十七岁的秋初,天空微微泛着清冷的蓝。一大片怆然的金色余晖铺展在天边,显出了朵朵忧郁而宁静的矮云。

有句话不是说,凡人改常,非病即亡吗?

所以樊夏辰觉得,人果然不能随随便便就改变平日作风,否则真的会出麻烦。

那天是周六,她被樊父派去倪副市长家送一份材料。因为樊父近来晋升为了倪副市长的司机,一下子跳跃到了中产阶级,与倪副市长的接触也频繁了一些,于是倪副市长需要什么材料都会让樊父开车到单位取过来。

樊父去洗车了,于是任务就暂且由樊夏辰代劳。倪副市长家的住址她是知道的,上学时经常要路过那片别墅区。可惜具体方位在哪里,她走着走着就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别墅区里到处都是相似的洋房,樊夏辰纠结着挠头,正想找个人问问打听清楚,突然就听到前方的拐角处传来争吵声。

说来也奇怪,她平时最不愿意凑热闹,在学校里遇见别人打架也都是躲着走,可这次却像鬼迷心窍了一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她躲在墙壁后面偷偷看,眼睛不由的瞪圆。因为一个看似十五岁上下的少年正被三个成年男子逼在墙角,叽哩咕噜的说些什么大概是在勒索。而站在墙角的少年就只是紧抿着嘴一声不吭,柔软的黑发覆盖着光洁的额头,清秀的面颊还有着一丝尚未脱去的稚气,红格子短袖配着米白色背带短裤,手里抱着一卷卡纸,左肩上挎着黑色画筒,望着几名成年男子的眼里有着超脱年龄的蔑视。

估计他是被说烦了,于是眉头一皱,开口说:“我身上没钱,你们就是说多少遍我也没有。”

勒索,果然是勒索。樊夏辰在这边看的直揪心,想那个十五岁的男生再怎么嘴硬不肯低头也打不过三个成年大汉啊,可她见死不救算什么?真够倒霉的,遇见这么个事儿,她搓着双手左思右想,最后,她发现了身后的一个垃圾筒。转转眼睛灵机一动,走到垃圾筒旁用力的抬起脚使劲的踹那层铁皮,于是垃圾筒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她再扯着嗓子大喊起来:“抢劫!抢劫!警察同志!那边,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

没想到这老土的方法还真管用,估计是那几个男子被突然吓了一大跳,出于一种先天性的条件反射立刻朝反方向跑,一边跑还一边叫几句国骂。

确定他们都跑远了,樊夏辰才从墙壁后面走出来,小跑到男生身边,这才发现他有一双黑得发亮的眼,干干净净的小脸,一眼看上去有点瘦弱,难怪会被盯上勒索。不抢这样的钱抢谁的去,穿的名牌,骨架单薄,还出现在别墅区,他自己就发出了猎物信号。

“没事吧?”救人救到底,樊夏辰拉过他的胳膊,“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小心又被坏人盯上了。”

“用你多管闲事!”他倒好,一把挣开樊夏辰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的嘲讽。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前栋洋房走去。

樊夏辰半张着嘴巴,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好心当成驴肝肺,她在心里骂自己贱。可更贱的是,她出于同情心泛滥的状态,下意识的跟在他身后走着,想确定他安全到家之后再返回。可没走五分钟,他就停在了一栋别墅前,掏出钥匙时,被身后的樊夏辰吓到,怒气冲冲的拧着眉吼一句:“你有完没完?跟着我干什么!滚!”

樊夏辰顿时瞪大了眼睛。她没听错,他要她滚。一个年纪没她大的小屁孩,竟然敢用这种口气来对她说这个字?!

“你,你道歉!”樊夏辰指着他反驳,“好歹我也救了你,你爸妈没教过你做人要懂得感恩啊?”

“感恩对人,不对变态跟踪狂。”他一字一顿的说着,眼里有冷漠如冰的嘲弄光点。

她是变态跟踪狂?樊夏辰只觉得好气加好笑。她实在不懂一个十五岁的男孩的身上为什么会有着如此可怕的敌意,就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进不了他的眼,救人还救出罪名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说他高傲,说他不可一世,都不如说他无药可救!

她还在这边憋气,男生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樊夏辰冷静下来,不禁觉得这栋别墅的门牌有点眼熟,上面写着个“倪”字,少见的姓氏,再看看别墅号,“125”。她一愣,是倪副市长家的别墅。

那刚刚进去的,难不成就是樊父曾经提起过的倪副市长的儿子?

实在不敢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敲开门,还好开门的人是倪副市长。把资料交给他,樊夏辰回到家后就感冒了。

发烧很久,吃了好几片退烧药才降温。真是应了那句话,凡人改常,非病即亡。你说她好端端的救什么人啊,真是吃饱了撑的,还被对方骂跟踪狂,前面的头衔又要加一个变态。

简直是她十七年人生以来的污点一块。

作者:沐小弦

楔子<< 上一章等不到,忘不了目录下一章 >>[二]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