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等不到,忘不了
楔子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3271

这里我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脱身而去。

月亮在迷茫的水面上发出磷光。

天天如此,时光总是互相追赶。

晨雾化做一些舞蹈人形。

一只银鸥从落日上下来。

间或有一条帆船。高高在上的星星。

间或是一条木船的黑色十字架。

孤独一人。

有时清晨醒来,连我的心都变得潮湿。

远海传来声响,又传来声响。

这里是个海港。

这里我爱你。

——巴勃鲁·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

那是樊夏辰27岁的秋天,10月底的天气总是有些干冷,再充足的阳光也无法温暖指尖的冰凉。

坐在列车上,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在长途车程中睡着。倒是身边的人从上车开始就没再睁开过眼睛,快要到站时,樊夏辰摇了摇他的手臂,对他说:“逸凡,马上就要到了。”

时逸凡皱着眉头睁开眼睛,近来加班太凶,导致他严重的睡眠不足。还没醒过神来,手机就又传来简讯的震动声。他掏出来一看,是来自李恒的祝福外加感慨短信,他不禁抿嘴笑一声,握着樊夏辰的手念给她听:“敬爱的时大律师,作为你多年的校友,在此通过一则信息的方式来恭贺你终于结束了四年的马拉松恋情,如今即将修成正果,多说无益,李恒携家人共同等待喝您喜酒的那天。另,我家爱妻带好给你的那位时太太。”

这样的短消息让樊夏辰哭笑不得,“李恒发来的?下个月才结婚呢,他们倒急上了。”

肯定是被阮凝给带坏了,越来越爱闹。

时逸凡倒也觉得无所谓,只是笑笑。转眼望向车窗外,看着列车慢慢进站,说:“夏辰,你很久没回家了吧。”

樊夏辰看着窗外略有些陌生的站牌,大概是在她离开的这些年里又经过了翻修。变化了很多,林立的大厦,众多的广告牌。惟独没变的,大概也只有记忆中那灰白无云的天空,成群掠过天空的白鸽,以及……那么多回不去的时光。当年决然离开,割断了那么多牵绊,终还是回来了,回到这个她以为早已释怀的故地。

列车停下,广播员播告到站的声音在喇叭里回响起来。时逸凡牵过她的手,两人顺着人流走下车,他的掌心被她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微微划到,于是将她的手握到眼前,笑笑:“听李恒说你这次策划的主题是一枚叫做‘海洋之心’的钻戒,似乎很受欢迎,你是不是也想要那样的戒指?”

樊夏辰侧头看着他温和俊美的脸,摇了摇头:“那只是个策划。”

“也是。”走出站台,他的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一下她无名指的结婚钻戒,“还是这样的适合你。”

她不留痕迹的抽回手来,勾勾嘴角,淡淡一笑。

樊父和樊母在家中准备晚饭,于是樊夏辰就没要他们来接。回到家中,丰盛的饭菜摆满了一桌子,时逸凡露出的笑脸显然在第一时间就赢得了夫妻俩的喜爱,彬彬有礼的模样更是令樊母夸个不停。

虽说是第一次见面,可时逸凡和樊父樊母聊起来好像从不缺话题。于是整场晚饭中没出现过尴尬的话题冷场现象,反而是笑声不断。关于俩人下月的婚礼,樊母一边给女儿盛汤,一边叮咛:“我听说大城市的酒店都不好订,要提前好几个星期预约才行,你们两个可要抓紧,别到最后弄得手忙脚乱。实在不行,我和你爸去帮你们张罗。”

时逸凡笑两声:“没事的,那些事情都交给我,你们不用担心。”

最后又聊到了樊夏辰的工作,时逸凡告诉樊父樊母,夏辰最近升职了,因为她为她所在的成南公司所属的《希雅》时尚杂志策划出了一次非常成功的主题——“海洋之心”。

尽管这和《泰坦尼克号》并无关联,但因为策划出的戒指主打语是“眸中深海”,而戒指是一颗海蓝色的椭圆模样,六棱面,闪耀无比,故此才和沉于海底的海洋之心刮上了边儿,也算是为了借此提高宣传度。

在情人节当天发布了这款戒指的策划设计,并制作出了简单的样本刊登出来,不仅大获读者喜爱追捧,连专业的评论家也给出了极高的赞誉,并称一定会有商家不惜血本来买下制作版权的。也是因此,樊夏辰晋升为了“樊策划”。

樊母不得不感叹:“女儿大了,工作成功,爱情顺利,就是因为一点都不需要我们担心,做父母的反而有点被冷落似的,就怕她出门在外照顾不好自己。”

“有我在,樊叔叔,樊阿姨,你们就放心的把夏辰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她有丝毫闪失。”时逸凡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樊夏辰,意味深长的眼神。

樊夏辰也感觉到了他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她想给他一个微笑回应,但她始终都没有抬起头,只是沉默的吃饭。他越是和父母欢笑,她心里越是不安。那不安,隐隐的,像慢性毒素的浸入,一察觉便无法收拾,迅速蔓延扩张。

晚饭过后,樊夏辰还是被抢过樊母刷碗的事情,被她推到客厅里去看电视。时逸凡和樊父聊着南天北地,她和他们说了一句我先回房休息,便离开客厅。但走到拐角时,追上来的时逸凡拉住了她的手臂,声音很低,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他盯着她的眼睛,仿佛强调一般:“夏辰,我们快结婚了。”

“我知道。”樊夏辰有点退缩,怕父母听见,她放小声音。

他轻叹了一口气,低下眼,松开了握住她的手,眼底有着一丝担忧,“我只是怕你会突然忘记。不要怪我翻旧帐,其实四年前,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已经动摇。”

樊夏辰只是沉默,半晌后才平静的对他说:“我很累,先去休息了。”

没再回过头去确认他的表情,樊夏辰回到房间关上了门。躺在床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已经很久没回到这个屋子里,竟会有一丝无所适从。

她揉了揉眉心,心情莫名的很沉重。从床上坐起来,就听见手机响。蓝色的屏幕上显示着“宁雅”的名字,樊夏辰迟疑了片刻才按下接通键,“喂”了一声。

电话那端的宁雅先是叹了口气说:“你回老家怎么都不告诉我一下?和他一起回去的吧?”

“嗯……”樊夏辰应了声,扯动嘴角缓慢的笑笑,“回来得有点突然,没来得及告诉你。”

“要不是我今天去你们公司找你还真不知道呢。”

“宁雅,我是担心你知道我带逸凡回家了,你还是会心里不舒服。”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宁雅的语气立刻板了起来,“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忘了。”

“是吗?”

“那你还想要我怎样?”宁雅翻翻白眼,又察觉到她语气中的不对劲,左思右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夏辰,你这么做是正确的,不要想过去的那些事情了,更不要去想当初那个撇下你不管的家伙。”

“……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樊夏辰讪笑两声。

“对,就是这个。你心肠软,我想,逸凡也肯定很担心你。别再让他伤心了。”宁雅说完这些才挂了电话,只是樊夏辰却觉得自己的内心被更加的扰乱。熟悉的房间,亲切的一切,倒在干净温暖的被褥里,她安静地睁着眼发了一夜的呆,无法安眠。

隔天清晨她起的很早,去外面散步,独自一人怀念高中时的校园。当她路过别墅区里写有“倪家”门牌的别墅门前,她不由的停下了脚步。望着窗户上面贴着的“出售”二字,她心里蓦地一酸,紧接着逃一样的匆匆离开。

过了这么久,她竟然还是会在这里胆怯。总觉得他的脸在脑海里挥散不去,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想起他那双黑润的眸,坚定的对他说,若我能十年爱你如一日,你就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樊夏辰深深吸进一口气,回到家中时,樊母正在准备早点。时逸凡被派出去买豆浆,见女儿回来,樊父招手要她过来,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一个匿名包裹,对她说:“是寄给你的,刚刚快递送过来。”

樊夏辰拧拧眉心,看着手里的包裹。

谁寄给她的,也没写名字,而且,连地址也没有。

她一边拆着快递胶封一边往房间里走,包裹里面装有一个被泡沫固定的小小方形盒。樊夏辰困惑的表情在下一秒打开盒子的瞬间便消失无踪,转而换上的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方形盒中,在昏黄灯光下闪烁着蓝色光斑的戒指恰恰就是她所策划出的“海洋之心”。这款从未上市过的戒指,形状别致,诚然出自巧工妙匠之手。如若要有,也只有那个人拥有。

樊夏辰握紧手中的戒指,心里猛地一震。她知道,他回来了,是倪嘉苇回来了。欣喜如潮袭般涌上她的心口,可又因内心深处那抹不安分的悸痛与迷惘而手足无措。

四年了,他携着这枚戒指,再次回来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她黑色的瞳孔瞬间收紧。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当初那种局面,进退两难。然而那个人却依然扰乱着她的心,她不清楚该怎么描述自己对他的感情,只能用力的闭上眼睛,心里大片的凄凉蔓过,仿佛带着她回到了时光倒流的从前。

四年,十年,这光阴竟然真的如一日般飞快不见。

而命运的追赶却像深海水面上的冰层,锋利如刃,刺肤入骨。惟有过去的那些回忆,让心中还残留下了美好,从此有了可以回顾的余地,从此,再无法忘记一个叫做倪嘉苇的人……

作者:沐小弦

加入书架等不到,忘不了目录下一章 >>[一]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