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点伤痛
作者:辛唐米娜更新时间:2018-10-18 00:03:00字数:1638

我来到他的家里时他还在床上躺着。他脸上的神情很怪,像偷偷做了什么事的孩子,满眼的不安和激动。

然后他在床上摊开了一个红色的、封皮有着烫金大字的小本本。然后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我在墙上看到一张装裱得漂亮的婚纱照。

里面两个甜蜜蜜的人儿,男的,是我的爷爷。

那个女人,我不认识。

我没了主张,视线洒在月历上,我想起来,奶奶去世不过三个月。

他们都知道吗?我问。我指别的家人。

爷爷郑重地告诉我我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而且他告诉我这个是希望我能将这个事情用我的方式告诉别的家庭成员,他相信我有将大事化小的能力,而且我是八十年代的人,应该对于他的行为有着理解和支持,而且——他的语气加重了,他说: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他需要一个同盟,他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他得拉一个人和他站在一起,我是他惟一的选择。

我想说我理解。其实在报纸上在电视上看到老年人找伴侣我总是支持的,那些在中间作梗的他们的家人,总是被我痛斥的对象。

可是,这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接受起来仿佛不是那么容易。

我不介意一个陌生的女人住进我的家里,照顾我的爷爷,成为我第二个奶奶,但是我介意爷爷将事情发展得太快了,奶奶去世不到三个月就再婚,而且事先一点风声都不透的将结婚证和结婚照全办妥。

他看穿了我的思想,将一只苹果放进我的手里,苹果已经削好了,我没有胃口吃,便拿在手里。

他说:你一定在想我有些太心急了,你可能还会以为我对你奶奶不忠,在她去世之前就和别的女人有一手,你可能还会觉得爱情是个没希望的事情,五十年的感情就这样会马上被一个新的人代替。

我不语,看着手里苹果白白的果肉在空气里慢慢变黄。

他也看见了,他指着苹果告诉我:你们就像没有削掉皮的苹果,所以你们还可以放上好一阵子,但是我的皮已经削了,如果不吃掉,就只会变黄、变干。爷爷已经七十四了,不是个可以再等的年龄。多等一天,就离死亡更近一天。而且,你奶奶地下有知会理解我的,她希望有个人能像她一样来照顾我,让我开心快活地将我的最后几年过完。

我想说他撒谎,我不相信有女人见到自己的爱人和别的女人双宿双飞还能满心快乐,而且奶奶临走前说得很清楚:她对爷爷不放心。她希望我们能替她管住他的心。

我看着爷爷,他从老花镜后面看着我。

我在他的镜片上看到我的表情,像一个将口中含着的水果糖忽然咽进了肚子里的孩子一样惊慌无措。

风将窗帘吹的“哗哗”乱摆。我坐在床边,虚弱地说:你让我觉得爱情是个没意思的东西。

爷爷像个年轻人那样笑起来,声音爽朗明快,连表情都充满了性感的魅力——我不得不交待,我的爷爷是个迷人的男人,七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只有五十岁,高大挺拔,满腹诗书,笑起来脸颊上有一道深深的褶皱,将他的笑容弄得神秘而诱人。他年轻的照片我见过,并不是怎么迷人,但是他就像酒一样,越老越久,味越醇,劲越大。

他说:我六十年前就知道爱情是个没意思的东西。

你爱奶奶吗?

这话问完我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连一岁的孩子都能想出他会怎么回答。

他笑容黯淡下去,很认真地告诉我:她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那么她呢?我指着照片上那个看上去没有奶奶漂亮没有奶奶优雅的女人问。

这个狡猾的老小孩对我扬了扬自己的胳膊:都知道自己天生的胳膊是最舒服最好看的,可是你失去了一只胳膊,又有机会装一个义肢,你会不装吗?你装了义肢,会感谢义肢给你生活带来的方便,但是你永远不会说义肢比原来的胳膊更好用更舒服更好看。

他闭上眼睛,将结婚证放在枕头下,像一个威严的家长冲我挥挥手: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让你来就是让你知道这个事情。顺便告诉你爸你妈,他们又有了新母亲。

你不觉得你在让她死后陷入一种可怕的境地,一下子成了人们的笑柄吗?你不怕别人说你晚节不保吗?

我最后问道。

他冷笑起来,他说我已经是个管不了别人说什么的年龄了,别人说什么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阿果,你也要学会别管别人说什么,想做就做,这样才会快乐。你说我给你奶奶带到一个可怕的境地,我明白你指什么,但是我问心无愧便是了,至少在和她生活的五十多年里,我没有做过对不住她的事。

作者:辛唐米娜

<< 上一章“娜”点伤痛目录下一章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