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唯此言爱,你是我执着不悔的眷恋。

许我天长,等你地久
楔子 唯此言爱,你是我执着不悔的眷恋。作者:玉晶蓝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1646

如一只迷茫的飞鸟,穿梭在茂密的森林里,然而,竟不知,何处才是可以停栖的枝桠?

终于,有一天,我寻到了那向往多时的青树,结着青色的果子。那时,我意识到了我们的年纪是青涩的,还好,我们仍旧向往着飞的高度,向往着生命的朝暮。

在爱的国度里,能有百分之八十八的人处在迷失之中,他们踏进了迷雾森林,并被眼前的绿野仙踪诱惑住。我想说,我们两个对爱傻傻的人是不是也如此呢?

记忆迈着优雅的步子向我走来,一步步走来,我却更加踌躇。

如何?我才可以永远驻足,陶醉在那片有你的风景,然后,我们并肩执手,看尘世喧嚣,我们怡然逍遥。

还好,还好,你我的距离并不遥远,阻隔我们的只是日光倾城的界限,后来,我大胆抖落了洁白的飞羽,你的笑意是比飞羽更美的风景。

唯此言爱,你是我执着不悔的眷恋,是我一生守护的春暖花开,是我今生最美的遇见。

法国。

平静的大海上,波澜不起,壮阔浩大,在那片深蓝色的诱惑下,潜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罪恶,然而,有一个美丽的灵魂,宛若女神,让深海中诱惑黯然失色。

“站住!……臭丫头,不许跑!站住……。”两个小喽罗样的人物快速追了出来,只见一瞬淡蓝色的光影消失在他们眼前,当他们赶到船的护栏边,淡蓝色的光影已经美丽的与大海结合,渗透着洁净的呼吸。

“前面那个好像是警艇,快把那贱人抓回来,不然咱们都死定了!”一个邋里邋遢,穿着脏兮兮的灰衬衫的魁梧男人愤怒拍着船上已经歪栽的护栏。

“老大,她跳下去了!”

那一条略沾锈迹的铁船,船舱中飞快跑动的人群使得船身摇摇晃晃,外面一共有三个凶恶的男人,而那个穿灰衣衬衫的就是他们的老大,外号:蛇头。

“老大,咱们快走吧,那艘警艇离咱们越来越近了,有危险!老大,快走吧!”

“TMD,反正那女人也活不成了,又少一笔大钱,快撤——。”

那艘破旧高大的铁船离开原来的线路,向另一个方向驶去。

蓝蓝的海韵在阳光柔和的照耀下更加神秘,清黄色的光影投掷在万里涟涟的碧澈之中。

一个阳光少年驾驶着游艇,快意自如的在海上冲舞,就像灵活轻巧的飞鱼在海浪上劈开一道精厉的波纹,清白的浪卷向外压射,刚刚还是宁静的海域随着白灰色飞鱼的游动略起波纹。

在远处的时候,快艇上的少年就看到有一艘大船,轻飘如云,柔柔荡漾在远处的云霓之中,消失不见。

他恍惚看到了一抹淡蓝色的光影,于是将游艇转了个弯,并慢慢停到看见铁船的地方。少年的心忽然慌乱起来,他猛地想起刚刚的那瞬淡蓝光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一个跃身,便投入了苍茫壮阔的大海中,寻觅着光影消失后的美丽。

他控制着呼吸,一点点靠近那个吸引着他的蓝影而去,那是一个极为漂亮的身影,少年微微伸手,用力从身后一揽女子纤细的腰部,开始向游艇划去。

好不容易回到了艇上,少年轻稳地将女子翻过身来,把她放平到游艇白色的平台上。他很紧张的触了触女子的鼻息,微弱却还有醒来的迹象,少年将女子面部修长的发丝拨开,露出她白皙脆弱的面颊,近乎透明的皮肤让他的心怦然一动。

从内心迸发出的喜悦与惊讶让他无所察觉的低吟了一声,“怎么是她?”

还不等再想,双手已经开始紧张按压她的腹腔,这样的快速急救是他第一次做,接着又试了试掐人中,人工呼吸,他几乎是闭着眼睛去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终于,长眸敛合的女子鼻息一动,从口中呛出一些亮晶晶的咸海水。

女子慢慢睁开眼睛,眼神空洞,仿佛失去了灵魂。然后又极度疲乏的闭上眼睛,弯长的睫毛在日光的映照下,盈落一片疏密的睫影,白皙透明的肌肤如同一件精致剔透的玉器,煞是好看。

“小枝,怎么样,好些了吗?”少年轻唤了一声女子的名字,却发现她已经沉睡过去,嘴角还盈亮着晶晶的水珠,使皮肤显得更加透明,有一种娇弱得让人心痛,让人想要用尽一切去疼惜爱怜的感觉。

细长白皙的胳臂和修长纤白的腿部青痕斑布,上面还覆盖了一层单薄侵血的红晕,看样子是被毒打了好多次,而且在救她之前,又遭受过暴力鞭打。

才两年不见,她就生活得如此落魄,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刚才的那艘铁船?

少年不敢再去多想,轻轻为她盖上一层礼盒中的薄纱,轻软舒滑。那件薄纱是准备送给一个同学的,没想到却送给了她。

总之,她刚刚醒了就好。

作者:玉晶蓝

加入书架许我天长,等你地久目录下一章 >>1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