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蔷薇未满十七夜
楔子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2826

Somewhere in the world,

Somewhere in the dark,

I can hear the voice that calls my name.

Might be a memory,

Might be my future,

Might be a love waiting for me.

Let me hear your voice,

Let me be with you.

When the shadow falls down upon me,

Like a bird singing,

Like a breeze blowing.

It's calling me,

Somewhere in the world.

——Kuwashima Houko《Somewhere》

[壹]

雷阵雨过后的第二天,气温又大幅度的回升起来。

热,这大概是对周遭空气的唯一形容词

果然也只有湛蓝无云的天空才是仅有的慰藉。因为蓝得近乎透明,好比一种美好的自由的体现。

[贰]

学校操场四周的篮球架下面盛开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花,白色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单薄,有大二年级的几个学姐坐在楼下的长椅上吃着便当,夸张的嬉笑与感叹声,听进耳里只觉得吵闹。此刻的乐正森律趴在走廊的窗口旁向下望,嘴巴里叼着一根牙签,右手攥着电话。

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乐正森律开始为下午即将到来的英语测试头疼。虽然现在还只是大一,也是最为轻松的时期,可还是要为偶尔出现的考试烦心。

尽管,大家都觉得他是那种不需要担忧考试成绩与学分的人,因为他是著名乐正集团的未来继承人,连新闻都公认的事实。他的人生,打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好会辉煌荣耀,即便不用奋斗,也可以毫不费力便步入上流社会。

可比起那个,还是学习优秀一点更值得炫耀。比如,此时正和几个同班女生朝公共教室走进去的贝树希。

贝树希是上个学期才选修历史系的女生,刚走进大教室的时候就立刻引人注目,引发了一场长久的小声议论。首先,是她那很有气质的外表。因为没有人不喜欢漂亮的事物,所以当时的乐正森律也难得的多看了她好几眼。但是一直到上学期结束,他也没有主动和她讲过话。

不过她身边围绕着的人也不会少于他,每天都会看到她和一帮人有说有笑地进出餐厅,偶尔碰见和朋友们走在一起的乐正森律时,她也是礼貌性地微笑点头。

写情书给贝树希或是当众告白的男生大概可以组成一个连了吧,当然还要去掉那些地下暗恋者。想要邀请她聚会的女生也多不计数,有这种顶级美女在的联谊现场,男生们也会更加卖力。不过她好像每次都委婉地拒绝掉了,搞得同学们在私下里称呼她为顶着一张温柔可爱治愈系少女面孔的“冰山女王”。

乐正森律也不由得好奇起来,在大学里,这个年纪,这种长相,不和男生交往,也不参加联谊,的确是件比哈雷慧星撞到地球还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乐正森律觉得贝树希太神秘,以至于神秘到有些问题也是大有原因的,因为她的出现抢走了他不少风头。原来班里乃至扩展到校里,最受欢迎的第一号人物都会落到他头上,脸是实力,人脉是辅助力。但贝树希确实漂亮,并且还漂亮得过了头。这连乐正森律都不能违背良心否认。

下课后,乐正森律在校门口等家里的轿车来接,他倚靠在石柱上发短信,屏幕光芒映着他的脸。刚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白影从面前冲过去,砰的一声连车带人倒在自己面前。乐正森律惊魂未定,白影已经扶着自行车从地上站起来,扭着眉小声嘟囔:“好痛……”

是贝树希。

好像不去打声招呼不太好,乐正森律想了想,然后无奈地走过去,露出平日里面具式的笑容:“你不要紧吧?有没有摔伤?”

贝树希见是他,一边揉着裙摆下的膝盖一边乖巧地微笑:“没事没事,被门口的石头绊了一下而已。乐正,你是在等人吗?还不回家?”

“啊……等我家的车。”

“那要等很久吗?”

“大概还要半个钟头。”

“太好了。那可不可以送我去前面街角的银行旁?我的左腿膝盖痛得踩不了自行车脚踏。”

乐正森律眯起眼睛,有时候,他很难拒绝别人提出的请求,更何况是不太熟的人,尤其是贝树希这种漂亮的人。他知道这是致命的缺点,可一时半会儿很难改正。于是他搔了一下头,接过她握着的车把骑到车座上,调整好面部表情扭回头,朝她露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的笑脸:“上来,我送你过去。”

“谢谢!”贝树希飞快地跑到后座坐下来,却是用很男性化的坐姿——双腿搭在车座两边。

“很豪迈嘛。”他打趣一下,以正常速度踩着脚踏车板。

“小时候经常这么坐,因为夏舅舅年纪小,要是我只一个方向坐的话,他会很难找准平衡。”贝树希解释。

夏舅舅?年纪小?乐正森律露出怀疑的好奇眼神:“我有个叔叔……今年也快四十岁了。”

“啊,那是大叔啦。”

所以说舅舅和叔叔这类的亲属,年纪怎么可能会小。是她的形容词不当才对。

“去银行那里,你家住在那附近吗?”他转移开话题。

“不是的,有约好的人在那里等我。”

“哦。”

接下来彼此不再开腔,乐正森律莫名地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僵。直到绕到绿色的银行旁,贝树希喊了一声“夏舅舅”便不由分说地从车座上跳下来,以至于男生突然重心不稳,险些和前面的出租车后车牌造成追尾事件。

好险。他惊魂未定地吐出口气。

“树希。”目测不过是二十一二岁上下的男生站在银行门外,踩灭扔到脚边的烟头,从逆光中走出来,阳光洒照在他的脸上,好像会发出光来一样。

“等了很久吗?”贝树希说完这句才想起愣在那边的乐正森律,她转过头去说了一次“那谢谢啦,再见”,接着推过自行车停在空处,然后和那个男生并肩走进银行。

两人说着一些好像很有趣的话题,因为贝树希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很幸福。

那男生转头看了一眼乐正森律,有些冷漠的眼神,他又拿出一根烟咬在嘴上,接着揽着女生的肩消失在了乐正森律的视线里。

乐正森律站在原地有些愣神,他皱皱眉,自言自语地念叨一句:“贝树希喊他,夏……舅舅?”

这样看来,的确是“年纪非常小”的舅舅。

[叁]

几天后的雨天,乐正森律正拿着单反相机拍摄走廊里开花的仙人球。奇怪吧,摄影社偏偏要他这个掌握不好聚焦光线的人来拍摄展览照片。

刚刚下课的贝树希迎面走来,看到这边的乐正森律,开心地朝他露出微笑,打招呼说:“好巧。”

他点头,不知怎么就变成贝树希站在他身旁,看着他拍摄仙人球。偶尔,还要听着她连环炮珠似的话不停歇。

“乐正,听说你是富二代?怪不得整天车接车送,真方便。”

“还好吧。”他挑挑眉,“只是我不习惯起早而已,有车送是为了迁就我这个毛病。”

“为什么不能起早?”

“……我低血压。”

“真的假的?你这么年轻,没想到身体那么不健康。”贝树希不敢置信地笑出声来,好像听到了一个很不得了的笑话。

“喂,你说话不要那么老成吧?”男生不满地白她一眼,“什么叫‘你这么年轻’,你是大我很多岁的阿姨吗?”

贝树希一脸正经地摇头,“不会,我和你同年。”

靠在身后的墙壁上,贝树希转头看向他的瞬间,却突然听到乐正森律有些突兀地问道:“那天的那个人……真是你舅舅?”

贝树希眨了一下眼睛:“没错,是夏舅舅。”

可是未免太年轻了一点,甚至会有种同岁的错觉。不过乐正森律也觉得不该去管这些闲事,转过身的时候追加了一句:“有那种舅舅……你果然和别人不太一样,很神秘。”

没想到却得来女生含义不明的一句:“彼此彼此啦。”

什么?

他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女生同样含义不明的淡淡微笑。站在逆光的位置里,总觉得那泛着亮黑色的眼瞳看上去有些陌生。

乐正森律皱起了眉,“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关于乐正你的传闻也很多。神秘一点不是坏事啦,反而让人觉得很刺激。但是,要等到成为朋友你才会告诉我,你真实的一面吧。”她抿起嘴角,“所以,我也是这样。”

[肆]

有时候会觉得太过于深入对方的生活与秘密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一开始,乐正森律还不太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可望着贝树希,他仿佛有点明白什么叫做好奇是人类恶劣的天性了。

是不是很多事情不知道才比较幸运呢。

他敛下眼。

或许,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My little horse must think it queer.

To stop without a farmhouse near.

Between the woods and frozen lake.

The darkest evening of the year.

——Robert Frost《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

作者:沐小弦

加入书架蔷薇未满十七夜目录下一章 >>[壹]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