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OVESHUFFLE换换爱
1、作者:木子槿更新时间:2018-10-18 00:03:00字数:3122

在这座白色大理石校门下穿行了近两年之后,一切依然是原来的样子,梳着长发辫子大眼睛的女生以及戴着耳塞嘴里哼着摇滚乐的男生,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孔,在这个校园里周而复始的出现着,或许不是同一张面孔,或许曾经擦肩而过。

在过去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和桑沁目睹了坐落在深圳这片炽热的土地上发光发热的校园,是以令人赞叹的速度成长着——两年之内盖起了一栋实验大楼,而且这栋楼竟然很新奇的得到了外界的赞赏。它的落成让大学的名气在一夜之间飙涨,然后这个学年,我们的学校开始变得拥挤起来,不少新进的学生都会在某个咖啡厅或者是网吧里高昂起头用清脆的嗓音告诉他或者是她的亲朋好友们——你真该去看看那栋实验大楼……

扬起的眉和挑起的嘴角,都体现了他们内心里强烈的虚荣心和表现欲。

似乎我们这所大学比以往更加 “人才辈出”!

桑沁曾经就被这样的场景震慑住了,一整排的法拉利从大理石的校门鱼贯而入,而从这些车内走出来竟然是我们的学弟学妹们!

当然,任谁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被震慑住,但是桑沁在那一刻被彻底的激怒了,她的指甲紧紧地掐进我的肉里,然后用颤抖地声音说着:“我觉得自己被打击了!“

在以往的两年里,桑沁在这所大学里生活得如鱼得水,她的朋友遍及每一个角落,在每个校庆上独领风骚的她以妩媚的外形和甜美的嗓音得到了很多人的亲睐,换句话说也就是,她曾经是这个校园最闪亮的风景,然而现在的她在第三个学年里明白了,她头顶如天使般的光环将不复存在。

我不断的开解她这些有什么重要,我们手挽着手一起走过的青葱岁月才是最重要的,两颗互相依靠的灵魂,在每个夜里互相温暖着,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然而桑沁并不这么认为,当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晓漠,你不懂的,这些还不够,我需要的远比这些更多,要不然我会感到无尽的彷徨与无助。”

当看着她那双幽深而闪烁不定的眸子,我想我是真的无法理解了。两年来同住一个宿舍的我们,即使每晚听着彼此熟悉的呼吸声入睡,我居然也不能得知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我不明白她在害怕什么,或许换句话说,我不知道她想得到什么样的生活。

而在这个我们都如匆匆过客一般的校园里,我们又都能得到些什么呢?

友谊已是万幸。

然而桑沁并不是这样想的。她转过脸来对着窗外的夜色沉思,酒红色的披肩长发反射着隐隐的月光,更加显得光泽无限。

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从小到大,桑沁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别人忽视她的存在。

这样固执的念头是何时开始存在的呢?上小学的时候,不,应该说是从幼稚园的时候。即使小朋友们抢夺着她最心爱的小熊玩偶,她在表面上也没有露出丝毫不快的神情来,淡定而大方的给予让她得到了所有人称赞,包括她那高高在上的母亲,包括那个漂亮的像是仙女般的老师。

桑沁从那一刻便爱上了那种感觉,无法比拟的快感迅速的霸占着她的全部神经,她恍然间有了醍醐灌顶的觉悟……

整个大三的上半年也就在桑沁偶尔的梦呓声中哗啦啦的从指间流过,桑沁的梦呓不外乎是“喂,你开法拉利了不起啊,我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档裤”“你们这些纨绔子弟,除了在学校里开车还会做什么”“你拿过学校的奖学金吗?”……

我常常被她含糊不清的梦呓声吵醒,心中感到深深的困惑。

其实桑沁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大小姐,人见人爱是她的曾经的代名词,可是当越来越多的少爷小姐们出现在学校里的时候,她就开始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我无法理解桑沁的心态,就像她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为何喜欢坐在教室外看天一样,一望无垠的天空看起来空白的并没有任何一丝值得留恋的东西。

她常问我:“天上都有些什么?”

我微笑的回答着:“大部分的时间什么都没有,有时候会有几只飞鸟,偶尔也会有飞机掠过遗留下的白色长长尾痕。”

“能看见吗?”

“当然。”

然后桑沁就是一脸不解的表情,虽然这个问题她问了至少不下一百遍,然而当我再次坐在教室外看天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同样的问题来。

而当桑沁第一次坐在我身旁用温婉的声音问我的时候,我刚刚踏入这所大学,她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漂亮妖娆女生,她的漂亮如同她的酒红色长发一样都那么让人难以忘怀。

而桑沁的笑容和清澈的声音都让我觉得或许我们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令我开心的是,桑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用尽各种手段和我住在了同一宿舍,于是我们一起相处到了如今。

桑沁有很多异于常人的新奇想法,可是真正让她决定实施 LOVE SHUFFLE 这个游戏的,还是我。

在这个学年接近尾声的时候,当我如往常一样心满意足的拿着从图书馆借来的参考书时,却被一个长相俊逸的男生堵住了。

他用他宽大的肩膀把我逼退在过道里,我看着他漂亮的挑染成咖啡色的发丝有些不明所以,而我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抓着手中的书本用以掩饰早已翻天覆地的内心。

我记得他,我们曾经有很多次在校园的绿荫小道上擦肩而过,偶尔抬起头的时候,会看见他邪邪的笑和被风撩起的咖啡色发丝,可我从来不觉得他是在对我微笑,我也不觉得我们这样的檫肩而过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虽然这样的情景不止一次的出现过,我却从未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确实是在刻意的对我微笑,可我觉得像自己这样一个对男生避之不及的女生对他不存在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眼前的他嘴角还是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而且他很快开口,只见如刀片般的两片唇瓣轻轻的一张一合:“我叫池帅,想请你去喝杯咖啡。”

我呆愣在原地,紧张的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能从喉间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我在脑海里迅速的搜索“池帅”这两个字眼,很快得出了如下结论,他是和我同级的化学系学生,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能玩能闹腾,换女友的速度可以用一周一次来形容。

可是依然很奇怪,这样的男生会对我这样的女生感兴趣?谁说新奇的事不是天天有呢?

我们的谈话自然就仅止于此了,我发现自己的手心在慢慢的沁出汗珠。

我想我真的是在害怕,不管他是“池帅”还是其他某个特别出色的男生,对于我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若是真的如其他女生一样欣喜若狂的拉着他的手去喝咖啡,那么我也不叫莫晓漠了了。

莫晓漠与男生是有距离的,莫晓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莫晓漠的字典里没有心动,莫晓漠的心里有着一面厚厚的甚至掉落着斑驳的灰的破旧墙面……

桑沁就是如此形容我的,很显然,比起我坐在教室外看天,她更加快速的理解了我这颗小小的心脏有些交友障碍,除此之外,我安静乖巧,深得人心。

我拒绝这个无论从外表还是从家世看起来都无可挑剔的池帅的事情很快的传入桑沁的耳中,她一遍又一遍的握着我的手低喃着:“晓漠,你该敞开心扉的。”

我无畏的迎向她明亮的眼睛,里面有星星在闪耀:“桑沁,你知道的,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原则。”

曾几何时,我们都试图改变对方,改变那些看起来很荒诞可笑的坚持和原则,然而我们也很快发现一切只是徒劳,她依然沿着她的轨迹生活,我依然过着我孤僻的生活。

我们像两颗互相散发着毒气的植物,却在彼此的毒汁里依然茁壮的成长着,并且不会觉得有丝毫不妥。

然而现在的桑沁似乎无法再接受我的说辞,她推开宿舍的窗,一股六月里的热气迎面扑来,风撩起她的发丝,她坚定的说:“晓漠,我不会再让你这样下去。”

“你凭什么管我?”我用近乎委屈的声音争辩着,生怕她因为我的话不开心。

“单凭我们做了近三年的好朋友这一点,我就绝对不会放任你这样继续下去!”

她漂亮的丹凤眼里有着她第一次问我“天上有什么?”时的清澈透明。

于是我妥协了,并不是妥协于她的说辞,而是我恍然间觉得我们的距离变得有些遥远起来,我不能体会她的心情,她也不能理解我的做法,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形同陌路的两人……

这是我所害怕的。

我的脆弱我的呼吸我的生活甚至我的思想都曾经被她牵动着,我也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仍然是这种状态。

亲爱的,桑沁,她一定不知道我有多依赖她,依赖她在任何环境里都能如一株倔强的植物般破土而出,并且开出最艳丽的花朵来。

这样的依赖里应该是带着崇拜的——深切而浓重的崇拜!

作者:木子槿

锲子<< 上一章LOVESHUFFLE换换爱目录下一章 >>2、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