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赠以旧时月
第三章作者:凌霜降更新时间:2018-10-18 00:04:00字数:9940

1

“真的吗?”官天意好不容易逮着哥哥聊天,继续执着地当好

奇宝宝。

“当然。”

“可是我为什么会觉得奥数比较难呢?”九岁的男孩已经不好

骗了,“你很快就能做出来。”

“你才九岁,我马上就十七岁了。九岁的大脑还没完全发育呢,

你潜力大得很。”但其实科学的说法是,智商来自于基因。他的智

商就来自于他的父亲,官天泽的父亲是一位数字天才,凭着那些天

份,他年纪轻轻就有了雄厚的家产。

“哥,你昨晚去哪儿了?”

“爬山。”

“在山顶过夜你不怕吗?”

“不怕。”

“那你怕什么呢?”

“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是害怕的。”说完这句话后,官天泽的脑

子里忽地冒出一个声音:真的没有什么是害怕的吗?

他想起了自己发现姚十一发烧晕倒的那个瞬间,还有她在他的

背上因为高烧而引发痉挛的瞬间。

官天泽想,一定有什么事已经发生了,所以他才有了一些以前

他不曾有过的情绪体验。

第二天,姚十一没有来上学,但姬百合来了。姬百合的个性高

傲又毒舌,在班里根本就不与其他人交流。

虽然长得美,可全身长满了刺。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人会主动

去告诉她姚十一生病的事。

姬百合扫了一眼姚十一的空位子,直接掏出手机给她打了电

话:“姚十一,你成绩都烂成那样了,还敢逃课不来上学!”

“病了?病了还不去看医生,待在家里等死吗?

“不发烧了就给我滚来上课!”

姬百合还真是一句比一句没人情味。

“她病得很重,是肺炎,还有并发症什么的,昨天都烧晕了,

要住院呢。”说话的是杨锐,他对姬百合说话时的样子,带着小心

翼翼的拘谨与讨好。

047

官天泽看着杨锐的表情皱了一下俊眉:杨锐那是什么表情啊?

少男怀春?

“给我滚来上课!”姬百合对着电话吼了一声,理都没理一脸

讨好的杨锐。杨锐很是没脸,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走开了。

而令官天泽无语的是,姚十一居然听了姬百合的话,拖着生病

的身体在早上第四节课之前来上课了!

这家伙,是被人欺负惯了吧?让她来就来!

中午放学后,姬百合拉着姚十一去了时光与永恒餐厅,点了一

堆牛排、意面之类的叫姚十一快吃。

姚十一这次吃得不像以前那样狠了:“百合,真的不用点这么

多,我这两天都有吃东西,真的。告诉你吧,昨天我竟然烧晕了,

官天泽把我送回家,还买了很多东西放在冰箱里。我昨天有吃饭,

今天早餐也吃得很好。”

“想不到那个面瘫竟然还挺有同情心的。”姬百合对官天泽没

什么好感,却也不至于厌恶。

“对呀,平时看他又冷又闷的,没想到人还挺好。”姚十一说,

“唉,这欠他的人情都不知道要怎么还他。”

“还什么还?你把欠我的人情还完再说!”姬百合对姚十一的

霸道一如既往。

2

听说她想要还人情,官天泽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倒映出来

的那张一向冷漠的脸,竟然在微笑。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果然是上扬的。

那么讨厌的姚十一只不过是说了一句欠了他人情要还,好心情

就像一串小小的泡泡,跳呀跳的,真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即使是无意专门去听她们聊天,窃听也是一种不怎么君子的行

为。

按以往的官天泽,应该会因嫌吵而换地方。但每天中午放学后,

他总是不由自主地走进这间餐厅,坐同一个位子,点同样的食物。

在吃饭的同时,或早一点,或晚一点,听两个女生一边说话一边走

进来的动静,听她们一边吃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从前,有一个女孩,四岁的时候,母亲因病过世了。

女孩的父亲因为经常要出差,为了能够有人帮忙照顾女儿,很

快就再娶了。

继母一开始对女孩还算和善。后来,女孩的奶奶希望女孩的继母

能够为自己生一个孙子。女孩的继母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女孩意外落水,

继母救起女孩,肚子里的男婴却不幸流产。较为迷信的奶奶伤心过度,

听信算命先生的话,认定女孩命硬,注定一生无兄弟姐妹。

痛失爱子的继母开始对女孩挑剔刻薄起来,就连父亲也因为失

去了未谋面的儿子而对女孩丧失了应有的关爱。

女孩的继母又是个会做事的,在父亲面前对女孩仍是十分大度

慈爱,因此更换来了丈夫的怜爱。只是当丈夫不在时,便对女孩变

本加厉地刻薄。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姚十一。

姚十一之所以坚持要别人称她为姚十一,是因为家乡习俗里人

丁不旺的家庭爱在孩子的排行前加一个十,以表达希望家族人丁兴

旺的愿望。她的内心无比渴望父亲与继母能够再有一个孩子的迫切

希望并不比她的父亲与继母少。

也许,她甚至是有些内疚的,为了那个因为自己还未出世就早

逝的弟弟。

结合姚十一和姬百合的聊天内容,以及姬百合为姚十一抱不平

的态度,还有他在医院和姚十一家里的所闻所见,官天泽大致能猜

测到这些年姚十一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在那样的生活环境下,姚十一能活泼外向才是怪事。

当然,除非说了姚十一的家事。偶尔他们也会谈论到官天泽,

也就三两句:“百合,你说官天泽不会是个智能机器人吧?上什么

课都是不用老师讲就懂……杨锐很喜欢和官天泽说话。”

但她们谈论得更多的还是杨锐。杨锐今天穿了什么;杨锐的自

行车是什么牌子;杨锐家会住在哪一片儿;杨锐喜欢吃什么;杨锐

什么时候有球赛;杨锐什么时候训练;杨锐哪个投篮的姿势最帅。

3

而每当姚十一谈论起杨锐的时候,官天泽都会对自己不由自主

皱起的俊眉毫无察觉。

官天泽偶尔意识到这种不由自主一定代表着什么,但他没有去

深究。

官天泽知道自己在悄悄发生变化,他在顽强抗拒,也甘之如饴。

如果当时思考得深一点就好了。在种子未发芽之前就挖出来,

应该会少痛一点儿,少惋惜一点儿吧?

但世事怎么可能有如果。印度有句谚语是这样说的:所有你遇

见的人,都是应该遇见的。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必然会发生的。

所以,那些在那家叫时光与永恒的咖啡馆里所听到的一切与姚

十一有关的事情,所感受到的一切与姚十一有关的感受,都是一种

必然。

后来,官天泽想,也许上帝给了他一颗完美晶亮的水晶心,这

颗心透明而晶亮,又冷又硬,几乎毫无瑕疵。但上帝给了他这样一

颗心的原因,却不是为了让他更冷更硬,而是为了让这颗心种出一

朵花。

而姚十一,就是这朵花的种子。这朵花的种子长得不美,个性

也没有出彩之处,一开始甚至是令人生厌的。但是,她那么恰巧,

刚刚好就具备了一个特别到独一无二的形状,刚刚好就能嵌进他心

里唯一存在的那道缝隙里,然后慢慢地生根发芽,以他不能阻止的

速度蓬勃生长。

这颗种子最早的名字叫厌烦,后来变成了好奇,再然后成了同

情,最后是欣赏。

他渐渐纵容自己去纵容姚十一那些原本令自己心生厌恶的行

为,比如说,她喜欢吃,他就默许她吃掉那些女生送来的点心和巧

克力。换作以往,他要么丢掉,要么不收。但现在只要送到他面前,

他就会接过来放在课桌上。

比如说,每当姚十一为杨锐而动心动情时,他会一边不屑,一

边同情与难过。因为根据他的判断,杨锐对姚十一根本无意。如果

硬要说杨锐对哪个女生感兴趣的话,也会是姬百合而不是姚十一。

甚至他觉得杨锐之所以搭理姚十一,完全是为了姬百合。

想想姚十一的自作多情,多么可悲。

人是真的不能做不光明正大的事情的,就像怀揣着一个秘密,

不管你放多久,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蛛丝马迹,最后大白于天下。

官天泽知道自己亦不可能幸免,但这一天,来得有点太快太突

然了。

高一下学期,阳光毒辣的六月的某一天,快期末考了。

桐城一高到底还是以升学率为主打的重点高中,班上的同学家

虽然有钱的居多,但不努力的同学还是少。除了官天泽和姬百合这

样脑子天生好使一点儿的,还有像姚十一这种似乎天生对成绩这种

东西比较乐观的,其他人都挺紧张地在复习功课。

中午放学,官天泽一如继往走得挺早的。也许是下意识地不想

与姚十一在咖啡馆门口遇见,他总是早早地就到了那里。还是坐那

个位子,还是点一壶茶,再随便点上一份吐司三明治什么的作为午

餐,一边吃一边开始看书。

然后,他就暴露了。

4

姚十一和姬百合也是挺固执的人,也总是坐同一个位子——就

在官天泽坐的隐秘性不错的雅座的隔壁间。她们聊天说话的声音并

不大,但在没什么隔音效果的小咖啡馆里,官天泽想听不清楚都难。

“百合。期末考了,高一马上就要结束了。”姚十一语带忧伤,

她脑子没有姬百合好使,在这所高手如云的重点高中里,功课一直

跟得很辛苦。

“结束就结束呗。”姬百合从来不曾为成绩操心,她脑子好使,

随便听听课,看看书就能应付高中的功课。更何况,她的父母不想

浪费女儿的天分,家里的补习老师请了不少。

“还有两年就要高考了,高考一结束,我十有八九就再也见不

着他了。”姚十一所说的这个他仍然是杨锐。

“你这个没出息的!你还不到十八岁呢!如果谈恋爱谈到四十

岁,你至少还有二十几年时间可以谈,你打算未来二十几年都喜欢

那种四肢发达的男生吗?”姬百合对杨锐仍然没什么好感。准确一

点说,姬百合对任何男生都没什么好感。脑子不如她的,她看不起;

像官天泽这样脑子像她一样好使的,个性又被她鄙视。

“我又不像你是天才。”姚十一十分乐观地规划着自己的人生,

“我就想喜欢一个普通的心地善良的男生,然后考一所普通的大学,

和他谈恋爱,毕业后一起找工作,然后结婚生孩子。一家三口过普

通的幸福小日子就好。”

“姚十一你知道吗?女人的脸都是被你这样的人给丢光的。”

姬百合是倡导女权的新时代女性,“女人可以恋爱,但要和足够优

秀的男人恋爱。但恋爱不一定就非要结婚,婚姻制度其实是对女性

的一种摧残。家务、生孩子、适应与男性的家族生活,不管是现在

所谓的职业女性还是全职太太,都是现代社会对女性的一种不公平

的对待。你要做一个独立生存的人,不管是情感、个性,还是生活,

都不需要为一个男人做出规划。你的生活只要为你自己规划就足够

了。”

“百合,我怎么觉得你说这么多是因为你书看得太多看傻了?”

姚十一语气轻松愉快,笑得没心没肺,“我反正不喜欢你所说的那

种生活,感觉好孤单的样子。”

“我确实傻了,我竟然试图和你这样脑子光滑得没有皱纹的人

交流。哼!”姬百合哼了一声骂道。

“百合……”姚十一太习惯姬百合的毒舌了,她有点担心百合

这样会得罪别人,但又觉得有什么关系,反正百合那么优秀。

“我坐这里吧。”官天泽所坐的雅座竹帘忽然被人撩开,然后

来人一声惊呼:“咦?官天泽,你怎么在这里?”

竟然是杨锐。

“哦。我今天中午没回家,在这儿随便吃点。”官天泽这样回

答,应该算自然吧?应该也能解释他只是今天恰巧在这里,其他时

间他都在家这个信息吧?

5

杨锐还没坐稳,姬百合和姚十一就撩起竹帘闯了进来:“你什

么时候在这里的?!”

“我吃好了。”官天泽合上书,站起身就要走。虽然她们并没

有确切的证据,但被对方当场抓包自己偷听,也实在不是一件令人

舒服的事情。

杨锐丝毫感觉不到气氛的诡异,他看着姬百合眼神晶亮地笑:

“嘿,你们也在这儿呀,不如一起吧。”

“我要走了。”姬百合和姚十一挡在门口,官天泽不得不重复道。

“先别走呀,离上课还有时间,难得这么巧,一起坐一会儿呗。

上次我跟你提过的进篮球队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跟教练

说过了,他巴不得你马上去呢。”杨锐热情得很。

“夏天了。”官天泽只答了三个字,外面是这座城市六月份逼

近四十摄氏度的午间高温,他不喜欢大汗淋漓地跑在球场上。

“球场有冷气!”杨锐努力鼓动他,“而且你人气很高呀。啦

啦队新报名的女生全都是为了你才来的!每天都有人问官天泽什么

时候来训练。”

“每周训练几次?”官天泽改变主意了,上周姚十一报名去啦

啦队结果人家没要她,改去球队管理室打杂了。

“每天一个小时,周末三个小时。”杨锐兴奋得放下食物,“这

么说你答应了?”

“嗯。”官天泽倒是无所谓,他想离开,姚十一此刻因为窘迫

而通红的脸让他感觉很不好。

“姚十一,我们走。”姬百合冷着脸转身走了,姚十一低着头

跟了上去。杨锐看着姬百合的背影良久,喃喃地说了句:“官天泽,

你也没见过这么有劲的女生吧?”

官天泽没答话,杨锐对姬百合的好感越来越明显了。

“我先走了。”官天泽也不想和杨锐待在一起,他大步离开,

却在服务台与大门的拐角处站住。姬百合正在问服务生:“在我们

隔壁间的那个男生是不是经常来这里?或者说,他每天都来?”

“这个……”服务生很为难,说吧,会得罪付了账单还大方给

她加小费又年轻帅气的客人;不说吧,肯定会得罪眼前这位大小姐。

“好了,你不用回答了。”姬百合聪明绝顶,怎么会猜不到服

务生的犹豫,“他每天都来。”

“真的吗?”姚十一惊悚地道,“那我们说的话岂不是全被他

听到了!那我那什么……”姚十一没再说下去,她想说的,是自己

喜欢杨锐的事情被我知道了吧?

“我就知道,那种闷声不响的家伙多半是猥琐的变态!”姬百

合的舌头是用氰化物泡过的吧?他只不过是凑巧在那里听到,怎么

就成猥琐的变态了?好吧,官天泽承认后来自己是有意坐在那里视

听她们取乐,但这也不算是变态吧?

“他不会说出去吧?”姚十一都快哭了。

“他敢!”姬百合哼了一声。

他不是不敢,他只是觉得无处可说,也没有必要说。

6

接下来的几天,姚十一都表现得很不自然,那种“你竟然知道

我的秘密”的神色始终在她的大眼睛里挂着。

一开始,官天泽当然也被她弄得有点尴尬。但他觉得,化解尴

尬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说,只当什么都没发生。

但很显然,姚十一并不是这样想。她在东思西想,胡猜乱蒙,

甚至有点儿惶惶不可终日。如果不是正值期末考,可能会有不少同

学发现这几天的姚十一就像一台有了什么毛病的机器,又抽风卡壳

了。起初官天泽不太明白她的这种表现是因为什么,他以为只是因

为自己去过她家,见识过她在家里的窘迫,然后又知道了她为什么

会如此窘迫。

最后一科考完之后,欲言又止了好几天的姚十一终于对官天泽

开了金口:“那个……官天泽,我要和你说件事儿。”

“嗯。”官天泽继续看书。

“那个,都考完试了你为什么还看书?”姚十一小心翼翼地问。

“闲书。”他看的是一本关于植物是否有感知之类的闲书。但

姚十一要和他说的事儿是关于他看不看闲书的问题吗?

“那个……”姚十一“那个”了好一会儿,大眼睛里的无奈都

要变成眼泪滴下来了,“那个……”

官天泽没吭声,继续看书。嘴快的姚十一也有在我面前卡壳的

时候,这感觉不错。

“那件事情拜托你不要跟他说行吗?”最后姚十一“那个”了

半天,竟然眼睛一闭,语速极快地说了这么一句。

“好。”官天泽答应得很爽快。

这小妞的语速竟然还能快到这种程度,一句话都快得要连成两

个字了,但她又确实是每个字都发出了音节。一般能用这样的语速

说话的人脑子都转得很快,也很灵敏,官天泽觉得也许姚十一并没

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笨。

“啊。”姚十一没想到官天泽竟然应得这么痛快,她呆了一会

儿,才小声地说了句,“谢谢你呀。”

“杨锐喜欢的人是姬百合。”官天泽说出这句话之后,内心简

直是崩溃的:他怎么变得这么八卦,这么多事了!他想继续看书,

但有点儿看不下去了。

就算这几天姚十一的纠结让他很心塞,就算姚十一为了杨锐魂

不守舍又怎样,关他什么事?

这么一想,书就彻底看不下去了。官天泽把书摔在课桌上,起

身离开了教室。而姚十一瞪大了她原本就大的眼睛,还在消化官天

泽的话。

官天泽逃学了。

他去了植物园,一个人走了几个小时,眼看花而心无花,脑子

里全是关于姚十一的想法。他是有毛病才觉得她刚才语速快有可能

是个天才,事实上她就是个花痴,如姬百合所说的那样,脑子一片

光滑缺少皱纹。这么笨的人活该她没有人喜欢!可是他为什么要介

意她有没有人喜欢呢?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得了的女生,只不过

是一个就想着嫁个普通男子过普通日子的女生,一点梦想也没有的

女生!还有自己,为什么要对她说杨锐喜欢姬百合的事情?这关他

什么事?

他这是怎么了?

7

第二天一早,姚十一刚进教室,就察觉到官天泽在生气。她是

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人,她确定官天泽在生气。

可是他为什么生气呢?她没敢像在姬百合面前一样试图逗对方

开心,因为就算她说话了,官天泽也不理会她,简直把她当空气。

最后,她识趣地闭上嘴装看书。她心想,长得美的天才都一个德

性——生气的时候都是莫名其妙的。想着想着,她又偷偷地观察杨

锐,发现杨锐的目光果然一直都在姬百合身上。

唉,她就知道,没有人会不喜欢姬百合。

幸好,看了一周官天泽的臭脸,暑假就要到来了。

姚十一又开始了一个人在家饿肚子的假期之旅,实在饿得不行

了,就会给姬百合打电话求她救济。姬百合烦她了,甩给她一沓钱,

她认真地拿了两百块,想着够自己买点吃的就行。姬百合趁她上厕

所时,把钱都塞进了她的包里。姚十一回到家发现的时候,撇撇嘴,

把那些钱慢慢收好,心想,像姬百合这样嘴毒心善的朋友,就应该

得到最好的男孩的喜欢。所以,杨锐又算什么呢?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她还是觉得难过。

官天泽的假期则平和得多,如同以往,看书、玩电脑、每天晚

上跑步,偶尔下午去学校参加篮球队的训练。七月底,他陪着妈妈

带弟弟官天意去了一趟美国迪士尼。

如果不是因为参加球队的训练时姚十一偶尔会出现,这个暑假

就像过去的每一个暑假一样,他过得乏善可陈。

但大多数时候,姚十一是不来的。球队管理室打杂的女生竟然

有好几拔。杨锐说,她们都是为了官天泽才来的新成员,因为太多

了,所以是轮流工作制。

整个暑假,姚十一同学就轮到了一次,为队员们发矿泉水、捡

球什么的,那天她穿了一件黑色 T 恤,T 恤上印着一只蓝色的叮当

猫张开嘴在笑。给杨锐递矿泉水的时候,叮当猫竟然差点儿摔了一

跤,之后脸一直红得像个被暴晒过的苹果。

那天之后,官天泽忽然有点儿盼望快点开学。这个念头蹦进他

脑子里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竟然会盼望快点开学?!

时间虽然过得有点儿慢,但终于还是开学了。

官天泽是年级第一名,所以他有权利第一个选择位子和同桌。

“保持现状就好。”官天泽是这么对张老师说的。

“好,那你就继续和姚晓筑同学做同桌吧。”张老师对于官天

泽这种等于优秀升学率的学生,从来都是微风拂面春天般温暖,但

对姚晓筑这样的中后等生,就很一般了:“姚晓筑要珍惜机会呀,

好好向官天泽同学看齐,别拖了我们班的后腿。”

“是。”姚十一回答的声音软软的,关于成绩,她有一种无奈,

她很努力地在跑,但好像永远也不可能追上。

官天泽在看书,雕刻般俊雅无双的脸上,冷冷的没有表情。

8

“官天泽,和我换位子。”姬百合站在官天泽的课桌边,很直

接地提出了要求。原本和姬百合同桌的女生顿时喜上眉梢:这么说,

她有和官天泽同桌的机会了吗?

“我拒绝。”官天泽的眼睛都没从书本上离开,拒绝得干脆直接。

“为什么?你想追姚十一?”几乎没有被拒绝过的姬百合有些

口不择言了。

“我已经说了我拒绝。”

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让姚十一满脸为难,她伸手轻轻地拉了一

下姬百合,小声说:“百合,你想坐这里吗?我和你换。”

“谁要和你换?”姬百合瞪了姚十一一眼,甩开她的手走了。

姚十一看了看姬百合气呼呼的背影,又看了看八风不动的官天泽,

慢慢地坐下来,无声地叹了口气。

“官天泽竟然还和姚十一做同桌?”好几个一直觊觎着官天泽

同桌位子的女生聚在一起说悄悄话。

“就姚十一,你觉得可能吗?”

“啊,也是哈,她又不是姬百合。大概因为她没什么存在感,

所以官天泽才会继续和她做同桌吧。”

姚十一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心里虽然不舒服,但她一向习惯

自己消化所有的不舒服。姬百合就不同了,她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吼:

“不说别人坏话你们会不会死啊?”

姬百合嘴很毒又很有气势,家里有钱,自己又有本事,人漂亮

还招男生喜欢,所以就算女生们对她再不满,也不太有勇气与她正

面发生冲突。

姬百合一向都是罩着姚十一的,官天泽觉得,姚十一就是那种

不管有什么事都不会出什大事的女生,要出事也是姬百合这种嚣张

的人出。

但没想到的是,姚十一居然闯下大祸了。

一周后的下午第三节是电脑课,电脑教室在图书馆。高二的电

脑课不是考试科目,其实没什么可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在借机上网,

还有一些同学赶紧溜出电脑室去玩了。

姚十一对姬百合说自己不上电脑课了,留在楼下的自习室写作

业。电脑课上到一半,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有同学喧闹起来。

居然是姚十一出事了。

官天泽快步走到二楼的时候,现场已经安静下来。初秋午后的

阳光明晃晃的,亮得刺眼。

姚十一的手上拿着一根棒球棍,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一地玻璃

中,亮闪闪的玻璃反射着午后刺眼的阳光,竟有一种女英雄出场的

错觉。配合着姚十一瘦小单薄的身材,还有小脸上坚定从容的神情,

居然毫无违和感。

刚才那声巨响,是棒球棍打烂了一扇窗户,还有窗户里桌上的

两台用来查阅借书记录的电脑。那两台笔记本被摔在了地上,屏幕

都裂开了。

除了在场的三个高三男生、杨锐,与拿着棒球棍的姚十一,在

那声巨响之前,没有其他人在现场。

“是谁弄的?跟我到教导处去!”匆忙赶来的教导主任大吼。

9

龙城一高非富即贵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因为所谓的以培养新贵

族为教学宗旨,对于寻衅滋事方面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像今天这

种竟然敢拿着棒球棍直接毁坏公共财物的,简直就是天大的胆子了。

官天泽想,也许姚十一来上学的时候光顾着高兴了,一定没仔

细地背校规。也许她看也没看,如果看了,就知道这么干的结果有

可能就会被退学了。

教导主任看姚十一那眼神,简直能把她凌迟了去。

官天泽看着姚十一,摇头,示意她不要承认。但姚十一哪里是

听他的话的人呢,她竟然清脆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是我”,然后

就那么提着那根“凶器”棒球棍,跟着教导主任走了。

现场反应最强烈的是姬百合,她跺跺脚,狠狠地说了一句:“姚

十一你这个蠢货!”

看来姬百合也不相信是姚十一干的。

杨锐和那三个做事的高三男生竟然傻愣愣地站着,一句话也没

说。官天泽心里对他们有所鄙视,但他对他们的沉默无可奈何。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杨锐因为打球的事情和高三那几个男生起

了冲突,杨锐嚣张的态度惹来师兄们的不满,决定教训他。结果三

对一的时候,被特别关注杨锐的姚十一看到,姚十一为了恐吓住血

气方刚要动手的四人,准确一点儿说,是为了让杨锐不被揍,就真

的动手砸了玻璃。不幸的是,姚十一没看到玻璃里摆着两台昂贵的

笔记本电脑。

而姚十一的供词是:她在图书馆走廊里挥着棒球棍玩,结果就

闯祸了,提都没提杨锐他们的事。教导主任虽然也听了一些风声,

但也许忌惮着某位男生的权贵后台,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竟

然也就默认了姚十一独自承担所有责任的行为。

赔偿当然是必须的。在这一点上,杨锐表达他歉意的方式是在

公布事情处理结果的当天,悄悄地把赔偿的钱以姚十一的名义交了

上去。

当时,姚十一还在向姬百合借钱。

而官天泽,奇怪地把写好密码的银行卡夹在了一本书的某一页

里一整天。

如果杨锐没有第一个先去帮姚十一交赔偿款,他会去帮她交

吗?

会吧。他想。一定会。

以姚十一的家庭状况,她的继母大概是宁愿她退学,也不会帮

她赔偿这笔钱的。

尽管姚十一因为认错态度良好,已经免于即时劝退,但她却没

能逃掉家长到校说明情况及留校察看的处分。

听说姚十一的继母在训导办公室当着教导主任的面,直接对姚

十一甩了耳光。她言语极其刻薄地咒骂姚十一,语速之快出言之狠

让平素以训导学生为专职的教导主任都因为惊讶而根本插不上话,

甚至因此对姚十一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同情。

10

姚十一在训导办公室被继母教训的那天下午,窗外竟然有晚蝉

在凄厉地尖叫着。

而官天泽竟然逃了两节数学课,在楼顶那个装模作样地建成了

花园的天台上站着往训导办公室的方向看。

他看到教导主任勉强保持了他的风度,把姚十一的继母送出了

门。也许姚十一的继母顺带着也把教导主任给骂了一顿,说其管理

不当教育无果之类的,以她的无理,也不无可能。

姚十一和继母出门后,传说中冷面心硬的教导主任竟然站在训

导办公室门口,看着她们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那是同情姚十一的

眼神吗?也许吧。

初秋的桐城一高校园内仍绿树成荫,有晚蝉的几声惨叫,还有

远处操场上上体育课发生的一些声响。

训导办公室离教学楼足够远,正安静地上课的学子们不能清楚

地听到姚十一的继母到底骂了些什么,但不管是谁,只要看一眼,

都能感觉到姚十一正在挨骂。

中年女人骂骂咧咧地走在前面,中间还停下转身给了跟在后面

低着头手足无措的姚十一的脑门一掌。那一掌一定很用力,姚十一

的头都被打得偏到了一旁。官天泽想,也许是因为他的神经太过敏

感的关系,那一瞬间,他的耳边仿佛都能感觉到那种因为愤怒而凌

厉的掌风。

他不由自主地在那个瞬间闭了一下眼睛,心里竟然涌起一种下

楼去拉着姚十一就跑的冲动。

生平第一次,官天泽用握紧拳头的方式阻止了自己内心的冲动。

那天上午,班上至少有三个人没有在认真听课:杨锐、姬百合,

还有官天泽。

官天泽能想象得出来,杨锐是因为愧疚,近一米九的杨锐竟然

沮丧地趴在课桌上,成了一个软弱的一动不动的大个子。姬百合是

因为恨铁不成钢,这两天她一直在骂姚十一:“你是标准的不作死

就不会死!”

他呢?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心神不定,他想大概只是因

为自己想象力较为丰富。

他不断地想象训导办公室里,在教导主任面前,胆小怯弱的姚

十一,对着继母毫无教养的殴打和辱骂,是怎样一种自卑与难过。

官天泽无法想象,甚至试图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象。

因为,想起那样的情形会让他感觉难过。

难过这种情绪,是在遇见姚十一后才开始出现的。

尽管姚十一怯弱、瘦小、贪吃,被光华自现的姬百合衬托得像

个默默无闻的隐形人,但他无法阻止自己去关注姚十一,就像他无

法阻止自己去呼吸一样。

然后呢,他要怎么做?像大英雄那样拯救小白兔吗?

喜欢是什么?是一场独角戏,舞台上从头

到尾,都只有你一个。

嬉闹,欢笑,哭泣,都只有自己。

作者:凌霜降

第二章<< 上一章赠以旧时月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