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赠以旧时月
第二章作者:凌霜降更新时间:2018-10-18 00:03:00字数:9675

1

姚十一喜欢杨锐的表现,实在是太明显了。上课上着上着,姚

十一就会悄悄地拿出一面小镜子,放在书本后面,调整到一个可以

从镜子里看见杨锐的角度,盯着镜子一直看,还偷偷地笑。而且,

她的脸会慢慢地红起来。从人类文学的角度来说,可称为少女怀春。

但是,每当杨锐出现的时候,姚十一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上体

育课,她不是跑慢了就是摔倒了,要不就是总撞到别人。其实不是

她不想做好,她只是紧张,于是越紧张就越容易出错,一出错就更

紧张。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她越不想在杨锐面前出丑就越会出更

多的丑。不到半个学期,姚十一在种种打击的围攻下,终于变成了

一只独特的蜗牛:远远地看到杨锐就绕着走,只有在杨锐不在场的

时候才会满血复活似的活蹦乱跳。偏偏杨锐又是个不识相的家伙,

总是喜欢绕过来和她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于是她窘迫着、脸红着,

却又欣喜着,充满期待外加手忙脚乱,懦弱逃避外加无知无畏。

真是可笑至极,这就是姚十一喜欢一个男生的方式。

官天泽仔细研究过姚十一的这种行为,他看书上说,有一种情

感叫近情情怯,所指的大概就是姚十一现在这种状态吧。

偷偷地喜欢,很喜欢很喜欢。但当喜欢的那个人一旦出现在自

己面前时,反而会变得害怕他出现不知道做何反应而选择躲避。

还有另一种说法,叫小女生就是矫情。

第一次期中检测考试过后,高一(三)班因为官天泽和姬百合

出名了。官天泽拿了第一,姬百合第二,而且两人远远地甩了第三

名四十几分。官天泽的抽屉里,不断地收到纸条与巧克力。有矜持

一些的,打听到姚十一是官天泽的同桌,就在路上拦住她让她转交

礼物。

姚十一很认真地把那些东西转交给官天泽的时候,官天泽就坐

在位子上,冷冷地盯着她看。他觉得自己的目光里有讨厌的志得意

满,也有一种“所有女生都喜欢我,你有什么感想”的探究,官天

泽觉得自己的这种探究莫名其妙,却又无可厚非。

就当是雄性动物之间的竞争吧,凭什么姚十一这样的小女生喜

欢的人竟然是杨锐而不是自己呢?

这样想,笨、无聊,却不由自主。

他也动了春心喜欢上了姚十一?

笑话!

2

男人对女人产生兴趣最初是因为繁殖的欲望,所以男人为了有

优秀的后代,目光总是盯着那些条件优秀的女人。社会渐渐形成之

后,尽管多了所谓的爱情这种解释,但男人喜欢美女这一点仍然没

有改变。美丽即是优秀,这是人类在本能上的追求。

姚十一算美女吗?

当然不。她甚至比几乎所有有勇气给他写情书送礼物的女生都

长得差好吗?那么瘦!那么矮!除了眼睛大一点,五官平平!而且

皮肤苍白兼营养不良没发育!

官天泽不是第一次在心里与自己打架了。

他从来不是一个骄傲的男生,所有的物质他应有尽有,亦不缺

少和睦的家庭。他的智商很高,看过很多书,知识丰富。

他只是天生个性冷漠一点,没有其他缺点。

他过去也一直不觉得自己没喜欢上哪个女生有什么问题,毕竟

配得上自己的女生少之又少。令自己欣赏的女生也不是没有,但比

起姬百合那样被男生们统称为女神的女生,官天泽觉得瘦小不起眼

甚至有点可怜兮兮的姚十一更值得他关注。

书上是这么说的:“如果不再以外貌为标准来关注一个女人,

那么这个男人很有可能对这个女人产生了真爱。”

嘁。

官天泽把那本胡扯的书丢开,倒回了床上。

这天下午放学后,官天泽又去了球场。

“哇,官天泽来了!”

“真的是呢。我觉得他的丹凤眼好特别,好有气质。”

“嗯,不但帅,还有一种特别美好的气质!”

“不过他不是不喜欢运动的吗?都不来操场的。”

“谁说的?上次他跟杨锐打篮球的时候你没在吧?打得可好

了!”

拜女生们的躁动所赐,场上的杨锐也发现官天泽了,手一扬就

把篮球丢了过来:“官天泽,来一场。”

官天泽接过球,把书包丢在看台上,走了过去:“今天还打半

个小时吧,我尽量和你平手。”

“哈?这些天拼命练习了?”杨锐一副“我就知道你丫偷偷练

了”的表情。

“嗯。”如果每天跑完步后练二十分钟投篮也算的话。

“官天泽,我会把你当成对手的。”

“万一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哭就行。”他的运动神经应该还

算不错,打篮球不觉得吃力。上次之所以输杨锐两个球,完全是因

为投篮没有经验。

“难道你还是运动天才吗?”杨锐不屑。

“试试。”

半个小时后,三十比二十八。官天泽赢了杨锐一个球。杨锐不

可置信地瞪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篮球恶狠狠地往边上一扔,转身走

人。官天泽平静地转身,拿上自己的书包离开。

他的身影笔挺,动作利落,甚至带着一种天生的优雅,引得女

生们又是一阵花痴赞叹。

3

官天泽注意的是姚十一。她就站在几个高年级女生旁边,一脸

惆怅地看着杨锐已经远去的背影。

官天泽赢了杨锐,果然让姚十一因为杨锐的沮丧而沮丧了。

但他来球场就是为了赢杨锐的。官天泽的心里很畅快,却也涌

起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惆怅。他拿着书包,穿过议论不休的观众群离

场。

“居然赢了篮球队的杨锐!好强!”

“是高一那个天才官天泽吗?居然还会打篮球!”

“哇哦,是个萌正太哦。”

“气质好特别。”

“像书里形容的那些贵族公子,是吧?”

“对,就是这个,贵族公子。”

学姐们更大胆地议论着这个高一的风云人物。官天泽听到后,

不似以前的无感,也没有想在姚十一面前炫耀的得意,心里忽地充

满莫名的惆怅与愤怒。

惆怅于姚十一看着杨锐的目光,愤怒于自己竟然在意她用什么

样的目光看杨锐。

圣诞节前,姬百合请假了,姚十一生病了。由一开始的感冒,

变成了很严重的咳嗽与发烧。

一开始姚十一也以为只是感冒,按她的经验,一般三到五天就

会自愈。

但倒霉的是,感冒转变成了剧烈咳嗽以及持续的低烧。

面对一个生病却似乎不吃药也不看医生的同桌,官天泽一开始

觉得病死活该。

但当姚十一开始剧烈咳嗽时,他开始烦躁起来。烦躁于姚十一

对自己的病居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既没有吃药,更没有打针。体

质好一点的人,大概熬一熬就会好。但很显然,她并不属于体质很

好的人。首先,她的肠胃本来就不好,一会儿饿得太狠,一有吃的

又吃得太多,胃没有毛病才怪。

在古代,得个伤风感冒也是会死人的,那会儿医学远没有现代

发达,死的大都是体质不好又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的人。

随着她的咳嗽越来越剧烈,官天泽觉得内心的烦躁一阵接一阵,

如潮水般涌起,几乎无法控制。

周三的早上,姚十一还在发低烧。第二节课时,她就已进入高

烧状态了。官天泽坐在她旁边根本没碰到她的身体,都能感觉到一

股热气从她身上迸发出来。

“喂,你发烧了。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官天泽终于忍不住了,

伸脚踢了一下她的凳子腿问她。

“没事,烧几天就好了。”姚十一的脸红彤彤的,眼睛也迷蒙

一片,回答得很诚实,也很无知。

“你应该去看医生。”都烧了快一周了,再烧下去有可能会变

白痴的。

“知道了,谢谢。”姚十一喃喃地回了他一句,就趴在桌子上

不再说话。

官天泽看了一眼她似乎在往外冒热气的后脑勺,第一次感知到

一种叫着急的情绪:本来就已经不聪明了,再这样烧下去,她是非

得往智障的队伍里站吗?

4

第三节课上课时,班长叫了起立后,姚十一根本没动。偏偏语

文老师是一位超级严肃的未嫁女博士,大吼:“那位女生昨晚做什

么去了?为什么不起立?”

官天泽也以为姚十一只是睡着了,又踢了一下她的椅子:“喂,

上课了。”

姚十一根本没动,官天泽心里一惊,伸出一只手去摸她的额头,

烫得可怕。这家伙,已经烧得半昏迷了。

“报告老师,姚晓筑同学她高烧昏倒了。我送她去医院。”官

天泽手脚利落地把她背起来往外走。

背起她的时候,只觉得她像一团滚烫的火,烧得极度危险。官

天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害怕与

着急的情绪正陌生而失控地在他心里横冲直撞。万一……

不,不会的,只是发个烧,不会有事的。

“老师,我和官天泽一起去吧,多个人好有照应。班长,你负

责去通知张老师。这种情况医务室处理不了,得马上去医院。”不

知道是天生的善良热心,还是真的也对姚十一有意,或者是什么别

的原因,杨锐居然站起来跟了上来。

不知道是不是他背的角度不对还是怎么的,刚走出教学楼,一

直烧得全身无力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的姚十一忽然身体一阵痉挛似的

抽动。不只是官天泽,连跟在后面的杨锐都吓坏了:“怎么回事?!”

“可能是高烧引发的痉挛。我们得快点,你快去校门口叫车吧。”

官天泽加快脚步,他并不知道,自己俊美而冷漠的脸上,第一次出

现了一种焦急与担忧的神情。

到了医院,烧得晕乎乎的姚十一直接被推进了急救室。

医生诊断为肺炎引发了高烧,并且还引发了其他炎症,需要住

院。官天泽和杨锐都还没有成年,只得打电话给张老师。

张老师半个小时后赶来,给姚十一办了住院手续。奇怪的是,

张老师说已经给姚十一的妈妈打了电话,但直到张老师离开医院回

校上课,她的妈妈都没有来。

打了针之后,姚十一总算醒了。但他却开始狂吐,吐出来的东

西里根本没有食物,全是水和胃液。吐到最后,里面居然有了血丝。

来检查的医生皱了一下眉,开了胃镜检查的单子。

检查诊断的结果是中度胃炎。医生板着脸,对躺在病床上虚弱

得气若游丝的姚十一说了句:“怎么回事?才十六岁就有这么严重

的胃炎。仗着年轻就不好好吃饭?”没等姚十一回答,他又看了官

天泽和杨锐一眼,问:“你们是她的什么人?朋友?她的父母呢?”

“他们是我的同学。我爸出差了,我妈很忙,大概要下班后才

能来。”姚十一赶紧小声认错,“他们俩是我的同学,人可好了。

都怪我自己不好,乱吃东西,又乱节食,结果把自己弄生病了。非

常抱歉。”

“你们这些小女孩,整天嚷嚷着要减肥,又整天乱吃零食和饮

料,胃能受得了吗?年纪轻轻就有胃炎,看你们老了怎么办。”医

生倒也还算是嘴黑心慈,责怪了几句,又嘱咐了几句后才离开病房。

5

“谢谢你们了,都中午了,你们回去吧。”因为有杨锐在场,

姚十一浑身不自在得扭扭捏捏,“那个,我很重吧?你们背我真是

辛苦了,对不起呀。”

“病成这样还介意这个呀。而且你已经很瘦小了好吗?”杨锐

“呵呵”地笑,说出来的话却让姚十一开始皱眉:他嫌自己瘦小了……

官天泽原本便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凝了霜似的冷:背的人又不

是他,不否认就算了,还这么积极地响应!官天泽觉得自己这种情

绪很幼稚,却又无法阻止它的出现。

“你们快走吧,我没事,我一个人在这儿等我妈就成。”姚

十一说这句话的时候,都快成哭腔了。官天泽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俊眉,决定如她所愿。

“平时壮得像牛一样,怎么会生病住院呢?装的吧?”一个高

高瘦瘦、皮肤有点偏黑黄的中年女子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推门走了

进来。

“官天泽!你们快走吧!我妈来了。谢谢你们呀。”姚十一说

这句话的时候,既急促,又尴尬,官天泽明显感觉到,她在叫自己

的名字时,是一种带着恳求的音调。她圆圆的眼睛没有看向杨锐,

而是看向了官天泽,眼神里竟全是哀求!

官天泽读懂了那种哀求,他想,凭什么自己要满足她的要求呢?

可他说出口的却是:“杨锐,我们先走吧。”

走的时候,出于礼貌,杨锐还是跟刚进门的满脸不耐烦的女人

打了声招呼:“阿姨你好,我们是姚晓筑的同学。既然你来了,那

我们就先回去上课了。”

而官天泽仍冷着脸没有出声,姚十一这位“妈妈”的事迹,他

在咖啡馆里听得太多了。他虽冷,但素有教养,可这一刻却忽然任

性了,连礼貌性的招呼都不屑给予。

“姚十一的妈妈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出了病房后,连粗神经

的杨锐都觉察到了姚十一母亲的态度不太对劲。

“不知道。”结合他所知道的信息,官天泽大概能猜到,姚

十一与母亲的关系并不友好。至少,姚十一的母亲对姚十一的态度

是很有问题的。但是,他不想向杨锐透露太多。

“现在快到放学时间了,中午你准备去哪儿吃饭?”折腾了半

天,杨锐应该是饿了。像他这样的运动型男生,饿的时候是很少思

考问题的。

“我回家。”官天泽没有和他一起吃午饭的打算。首先,他喜

欢独自一人;其次,他不打算交什么朋友。

“哦,还想着和你吃完饭后去打一会儿球的。那算了。”杨锐

说完,沉默了一秒,问官天泽,“你真的没有打过篮球?”

“和你打过两次。”为什么问这个?

“哇,不会吧?你难道不但智商高,还是个运动天才吗?不会

是武侠小说里说的那种天生骨骼清奇的运动天才吧?”杨锐居然把

手搭在官天泽的肩膀上,官天泽十分不习惯地瞟了一眼他搭过来的

手,眼神里充满了抗拒,但杨锐显得十分兴奋,“我向教练推荐你,

你也进篮球队怎么样?”

6

“我不喜欢打篮球。”官天泽明确拒绝道。

“考虑一下吧。你可是个运动天才呀。你要是进了篮球队,咱

们俩联手,一定扫横高中篮球赛无敌手。”杨锐开始畅想未来。

“你为什么要跟来医院?”

“不想上博士小姐的课,好闷的。”杨锐继续说篮球的事,“官

天泽,考虑一下吧。”

“我考虑一下。”官天泽觉得他顺眼点儿了,既然杨锐不是为

了姚十一而来。

“真的?太好了!”杨锐的高兴不像是装的,看来,他对官天

泽的兴趣比对姚十一还大。

杨锐走后,官天泽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走回了医院。

刚才姚妈妈的态度,让他有点儿不放心。

“你什么意思?你这么壮的人会晕倒吗?实在病了为什么不在

家睡觉呢?为什么要去学校?是想告诉别人你生病了我不管你吗?

我不是叫你多喝水了吗?感冒多喝水不就行了?你还好意思来住

院!住什么院呀,打完这瓶药水就给我回家去!”

官天泽刚刚靠近病房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责骂声:“小小一

个感冒,居然还住一间单独的病房!你以为你是谁?银行家的女儿

吗?也不拿镜子照照你那脸,你那张苦脸有这福气吗?”

“对不起。”是姚十一的声音,软弱可欺,谨小慎微,甚至有

点儿战战兢兢的可怜兮兮。

官天泽心里一动,低头看到自己不由自主握起的拳头。这是第

一次,官天泽正视自己心里莫名其妙跑出来的想保护姚十一的想法。

是吧?像她那样瘦小的、虚弱的,还被欺侮着的小女孩,是个

人都会想去保护她吧?这只是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本能,而不是

什么爱情,不是吗?

官天泽后退两步,靠墙站着,用思考平息内心翻涌的愤怒情绪。

他一向是个冷静而理智的人,他相信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就能控制

自己的人生。

“这瓶药水打完了就自己回家去!别在这儿赖着不走!我去办

出院手续!”刻薄又强势的中年女子打开门走了出来,走到楼层护

理站那儿叫:“护士!护士在哪儿? 606要办出院手续!”

然后,她竟然真的直接就去办了出院手续!

姚十一得的可是肺炎,而且还引发了胃炎之类的并发症!这种

情况是一定要住院的!

入院时官天泽已经为姚十一付了近一周的药费与住院费,根本

不用她付钱!

可官天泽还是低估了姚十一的继母,当她听说已经预付了费用

后,马上要求退款。

那些退还回来的钱,她竟然问也没问就放进了包里,紧接着,

她又拿出手机打电话:“喂,是我。咱们下午打麻将吧?我家那个

死丫头生病了,说住院呢,我向单位请了假。我告诉你,也不知道

是哪个钱多的竟然给她交了一大笔住院费!退回来了好几千呢!就

一个小感冒住什么院呀,我都给办了出院了!”她竟然一边打着电

话一边走进了电梯,完全没有再回病房的意思。

7

她刚才对姚十一吼的那句“你自己回家去”并不是假话。

竟能这样刻薄狠心地丢下病倒住院的女儿,姚十一继母的态度

刻薄而不加掩饰,连楼层的住院护士都投以鄙夷的目光。

姚十一的继母并不介意这些陌生人的目光,姚十一的父亲经常

不在家,就算在家又能怎么样?她在丈夫面前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

所以即便姚爸爸在家,对姚十一也是与继母一个态度。想当然,姚

十一在家里的日子确实不好过。

官天泽在病房的走廊上靠着墙站了一会儿,路过的几个护士都

对他的颜值暗生赞叹,悄声问不知那个男生是谁,会不会是明星之

类的话。

眼看姚妈妈拿着医院的退款头也不回地离开,想着姚十一还在

病房里挣扎着,官天泽有点儿生自己的气:人家作为妈妈的都不操

心,他干吗担心啊?他为什么要替姚十一操心她有什么样的继母?

而且他为什么要背她来医院呀,弄得现在身上都是医院消毒水的味

儿!而且他居然还给她付了住院费!就算他是土豪也不带这么乱花

钱的!

官天泽,你有毛病!而且你还病得不轻!官天泽在心里给自己

这样评价,握紧的拳头轻捶了一下墙,转身下楼决意离开。

可当他怒气冲冲地走到医院门口时,又停住了脚步。初冬的阳

光难得透亮,在太阳底下,暖暖的,很舒服。

官天泽停下脚步,在医院门口站了半个小时,果然等到了自己

出院的姚十一。

他看了一眼她手里拿着的药,心想她还算知道自己病得不轻,

居然还记得拿上那些药。也幸好他提前把几天的药钱都给付了,不

然按姚十一继母的态度,估计也不会给她买药。再回想一下,也许

姚十一并非不想去看病,只是,她不具备去看病的条件。

官天泽想,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自己竟然还会遇见没钱看病的

可怜继女,也许不是这个世界不疯狂,只是他以前的理解不够深刻

罢了。

“姚晓筑。”官天泽迈开长腿跟上她,叫她的名字,假装若无

其事的样子,“你怎么跑出来了?”

“哦,我觉得好多了,就让我妈办了出院手续。”姚十一此刻

说话都还有点儿喘,几个小时前还在高烧昏迷的人,现在应该浑身

乏力眼冒金星才对,她能感觉好多了才是怪事呢。

8

“这里不容易打到车,我顺便送你回去吧。”司机梁叔一直在

路边等着他。

官天泽顺手接过姚十一手里装药的小袋子时,因为内心对自己

的行为是抗拒而愤怒的,所以动作看起来几乎是用抢的姿势。他打

开车门自己上了车后,回头瞪了姚十一一眼:“不上车吗?”

他心里的害怕来得莫名其妙又坚定无比:他怕她不跟上来,他

疑心她身上连搭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他怕如果自己不把她送回去,

不知道她会不会又晕倒在路边的什么地方。

“嘿,官天泽,你蛮像上帝给我派来的救兵的。”幸好,姚

十一上了车。她没有逞强。也是,她本就不是逞强的人,不是吗?

姚十一的家虽然不在什么豪华小区,但也算是学校周围不错的

楼盘了。到楼下的时候,因为比较虚弱一路都没有说话的姚十一才

说了一句:“我到家了,谢谢你。”

官天泽皱了皱眉,没有搭腔。他与别人的相处,一向如此,别

人随便说什么都行,他总是很少搭腔。

“那个,我妈她,是个可怜人,脾气不太好。希望你不要太介

意她的态度。”姚十一想了想才说出这句话,她觉得十分尴尬,被

班上的同学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这样一个人。

“跟她相处的并不是我。”官天泽这么回答,嘴上冷漠得理所

当然,心里却想着,这个可怜的家伙,她要装圣母玛丽亚吗?继母

对她那样,她还要帮着说好话。

官天泽觉得姚十一应该像一般的虚荣的女孩那样,因为觉得尴

尬而强加掩饰或者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毕竟在班上最帅的男孩面

前,被继母虐待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情。又或者像大多数被冷漠对待

的继女那般,充满了愤世嫉俗的怨恨也行,那样会显得更有个性。

可她多么令人失望,她自始至终都表现得是一个懦弱的、无助

的、慬小慎微的、被后妈虐待的可怜女孩。

官天泽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反倒是姬百合那样虽然狠、冷酷、

自私与直白,却更容易在这个世上生存。像她这样的,分分钟被虐

待被欺负的,真是土爆了,也讨厌爆了!

但是,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喜欢她呢?难道他不是应该一如既往

地对别人没有情绪才对吗?

“谢谢你送我回来。”姚十一下了车,勉强对内心正在纠结的

官天泽扯出一个笑容,“你走吧,我自己上楼就行。”

官天泽看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脸上的表情又冷了一层,他打

开车门下车的样子,像是要去做一件令自己极度愤怒的事情。因为

他怎么看都觉得姚十一现在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般虚弱。因为确定了

不喜欢姚十一也是一种陌生的情绪,他甚至敏锐地觉察到他之所以

不喜欢她这样的个性,是因为她不够强硬,不管去到哪里都会被欺

负!

9

果然,没走几步的姚十一因为剧烈的眩晕差点跌倒,从出医院

撑到现在,她真的有点儿撑不下去了。

官天泽伸手去扶她的时候,感觉到自己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叹息,但他能确定这是自己第一次叹息。

因为遗憾、难受、怜爱,或者是一些其他什么样的他至今为止未经

历过的感受。

这种感受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还不能确切地知道。他当时

归结为一个男人对于弱小者的同情心。

姚十一的家看来是新搬的房子,东西都挺新的。官天泽在姚

十一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秒,还是把她扶到了床上。因为极度虚弱,

姚十一几乎是一倒下去就闭上了眼睛。

官天泽冷着一张脸帮她把被子盖上,打量了一眼她的房间。她

房间里的布置还是跟得上这个家庭的水准的。如果仅仅是从房间布

置这些表面来判断,真的挺难理解姚十一的继母对待她的态度竟然

如此恶劣。

姚十一的家其实不算太差,城市小康家庭应有的一切都俱备。

只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三口之家,冰箱里竟然空空如也。别说蔬菜、

瓜果之类的食物了,就连牛奶和鸡蛋都没有。厨房的储物柜里全是

杂物,居然连一袋米或面粉都没有。想来,在咖啡馆里所听到的她

和姬百合聊的那些关于有一顿没一顿的挨饿的事情,并非玩笑。

想来姚十一那么瘦小,还有胃病,大概也是饿出来的。一直都

是饿着的状态,饿得一有吃的就疯狂地吃,胃没毛病才怪。

官天泽的想法,从送她进门就走,到给她烧点水再走,再到还

是给她煮点粥再走,然后到,在厨房里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着后,

决定下楼去给她买一点食物再走。直到食物塞满了冰箱,而粥也煮

好后,他看着满满的冰箱发呆。他疯了吧?装情圣呢吧他?神经病!

官天泽狠狠地关上冰箱门,转身要走。经过姚十一的房门时,却没

忍住想去看她一眼的冲动。

她还没醒,像一只无害的小动物般缩在被子里睡着,露出了小

半边脸,苍白得几近透明,无害而无辜。

官天泽脸上的寒意稍稍地缓了缓。这女生还真是没有安全意识,

他怎么也算一个大小伙子吧,即使病了,她也不能进门就这么毫无

戒心地睡死过去呀。如果在这里的人换了是杨锐,她大概睡都睡不

着。

想到这一点,官天泽心里涌上一股莫名其妙的郁闷。真的,睡

得着,是因为她不介意;睡不着,是因为她介意。介意就是在意,

而不介意,就是不在意。

不能再留在她家了,他只会越想越复杂。

可,喜欢是什么?喜欢是纯粹的来自于内心的感知。

有时候,喜欢就像一根刺,就长在心上,越是急于拔掉,它就

长得越深。

10

官天泽最后为自己对姚十一磨磨叽叽细致周到的做法找了一个

合理的解释:爱护可怜的受到了虐待的小动物,是人之常情,不是

吗?

找着这个堂而皇之的理由后,官天泽安心了。

除了亲生父亲早逝这件事情,生活对于官天泽,真是十分厚待:

拜天生的好记忆力所赐,读书对他来说真的不难。父亲虽然早逝,

但留有不菲的遗产。他的母亲带着他再嫁的家庭又属于世人所说的

那种豪门大户,幸运的是,继父还是个善良的人。虽然他又有了一

个儿子,但对待官天泽的态度与对亲生儿子的态度并无二致。所以

他与异父弟弟的感情,也出乎意料的好。

至少,就同属于再婚家庭这种相似的境况来说,他的遭遇,比

起姚十一来,真是要幸运许多。

离开姚十一家后,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些,官天泽没有去上课,

而是让梁叔开车去了郊外爬山,晚上就在山顶扎了帐篷过夜。第二

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再次确定,自己真的跟别的十六岁男生不一

样,太不一样了。十六岁的男生应该是像杨锐那样的,简单、运动、

阳光。而不是像他这样,独自爬山,独自在山顶过夜,独自看这样

的日出,然后觉得自己孤独而悲凉。

官天泽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他在提前过自己的中年和老年。

可是他才十六岁,有这样的想法和这样的爱好,是不是太奇怪

了?

下山的时候,官天泽又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了变化,他第一次

感到沮丧。这种沮丧来得莫名其妙,却汹涌澎湃。他就奇了怪了,

怎么遇上姚十一之后,他就变得阴晴不定甚至有点娘儿们叽叽地伤

春悲秋了?!

直到回到家里洗漱好躺在床上,这种情绪仍未能完全平息。

“哥。”一个毛头男孩敲了一下门,没等官天泽应答就自顾自

地跑进来兴奋地爬上床蹦了一下。他的面目与官天泽有些相似,但

与官天泽安静阴柔的气质完全不同,是外向而明朗的俊眉星目。他

十分喜欢这个哥哥:“刚才我还以为染叔骗我呢,你真的回来了!

你今天回来得好早,教我做数学题吧。”

“好。”官天泽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问他,“数学很难吗?”

“学校教的倒是不难,但奥数班的难。”九岁的男孩其实应该

去玩,但似乎有一个成绩太好的哥哥给了他不少压力,“我不像哥

哥是天才,我得再努力一点。”

“世界上是没有天才的,努力就是天才。”

“可哥哥你的智商有两百。大家都说你是天才。”

“测智商的那些题目都很容易的,你要是去测,两百还刹不住

呢。”官天泽在弟弟面前和在其他人面前是另外一种面孔。他愿意

去哄官天意,做一个和善有礼的兄长。但是对其他人,他的态度或

多或少都抱着一种不屑。所以,最近他不由自主地对姚十一产生的

各种情绪变化让他有点慌张。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遇的可能性是千万分

之一,成为朋友的概率是两亿分之一,

一个人要爱上另一个人的概率是五亿分之

一,而如果要成为伴侣,概率则是十五亿

分之一。即使只是我爱上你,也要感谢这

五亿分之一的概率。

作者:凌霜降

第一章<< 上一章赠以旧时月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