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赠以旧时月
第一章作者:凌霜降更新时间:2018-10-18字数:8453

1

多年之后,官天泽能确定的是,在十六岁这年遇见姚十一,对

于他来说,就是在最美好的时候遇见了最美好的人。即使没有虚无

的信仰,也值得谢佛拜神。

只是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开始相信,所有出现在生命中的

人和事,都是命运安排的。

她穿一件灰色的 T 恤,个子小小的,瘦得像一张纸,站在一身

雪白的名牌连衣裙的姬百合身边,像是公主身边的丫头,而且还是

那种笨而不伶俐的丫头。

因为贪吃一口蛋糕,被台阶绊了一跤,正好摔在官天泽的旁边。

到底是有多么爱吃,连摔的时候都是下意识地护住手里的食物,致

使手掌擦在水泥地板上,血珠都渗了出来。

“姚十一你真是的!”姬百合走过来,却没有伸手扶她,只是

冷冷地嘲讽,“你少吃那一口会怎样呀?”

“每一口吃的都不能浪费。”她自己爬起来,脸上是难以掩饰

的窘迫,居然顾不得受伤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把最后一口蛋糕吃掉

了。

她吃东西的样子,让官天泽想起一个词——饿俘。那样迫不及

待又珍贵异常地对待那一点儿食物。

于是,他多看了她一眼,瘦小、脸色苍白,那双眼睛算是脸上

唯一的可取之处,灵动,似埋了故事的深潭,又像墨色的石头,恍

惚觉得会发光。

那双墨石一般的眼睛落入官天泽四季平静的心湖后,产生了说

不清道不明的化学反应。

姚十一摔倒的动静引起了过往女生的注意,但因为被这女生突

如其来的摔倒而阻断了去路的官天泽因而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那个男生是谁?好帅!皮肤好白,还有,他的眼睛是丹凤眼!

气质好复古呀。南北朝时代那些贵族公子的范儿呢!”

南北朝贵族公子范儿?南北朝又叫魏晋南北朝,政权更替频繁

而混乱。世袭贵族掌握着绝对的权力,贵族公子们十分娇贵,对物

质与文化的要求都很高,生活奢侈浮华,性格也清高孤傲。

他清高孤傲吗?不,他只是喜欢安静,喜欢独来独往。独自去

野外爬山,独自在深夜跑步,独自享受孤独。

太过享受孤独,让他与本身十六岁的年龄有些格格不入。他太

沉默稳重,甚至,已经显得有些老气横秋。

官天泽几不可见地眯了一下好看的凤眼,冷漠而不屑地轻哼了

一声,转身继续走向教室。

那时候,官天泽根本没有想到,那个摔倒在他面前的瘦小女生,

会在他的生命里占据怎样重要的位置。

2

教室里闹哄哄的,除了几个自来熟的同学在叽叽喳喳以外,其

他互不认识的同学三三两两地与自己的旧校友、旧同学说着话。

官天泽挑了个离自己最近的空座位坐了下去,然后拿出一本书

来看。

姚十一和姬百合就在离官天泽前三排位置的那个角落座位上。

姚十一正在哄嫌弃自己丢人的姬百合:“别生气了好不?我保证下

回吃东西的时候看路,再也不摔了。”

她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讨好与歉意,姬百合哼了一声后训她:“这

是第一次吗?笨蛋都知道要看路,摔倒的时候先丢东西护自己!你

倒好,每次摔得血止都止不住!你有点儿骨气好吧!别看到吃的就

什么也顾不上了。为了吃东西而摔个狗啃屎那样很没品,太丢人了。”

“知道了,知道了。”姚十一点着头,微笑着小声答应着,她

早习惯了姬百合这样管家婆毒舌式的关心。

她环视了教室一周,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因为外表出色到哪儿都

像发光体的官天泽:“嘿,百合,是刚才那个男生,他和我们同班

呢。”

“关我什么事。”姬百合冷冷地看了一眼官天泽,再冷冷地别

开脸,她对长相太过俊美的男生没什么好感,“还不处理伤口想死

吗?”都多久了,渗出来的血珠竟然还没有凝固。

“擦破点皮没关系的啦。”姚十一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纸巾。

姬百合瞪她,一脸嫌弃,可姚十一不管姬百合的脸多冷,从不生她

的气。

“老师来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风轻轻吹动窗外的树叶,微微地沙沙作响,衬托得讲台上那个中

年女人的声音更加威严,她在宣布自己对这个班级的所有权:“我

叫张燕,将和大家一起度过你们短暂的三年高中时光。高中时光说

是三年,其实很短,犹如白驹过隙猝不及防。有的同学想着,这才

高一,高二再努力吧。我告诉你们,这种想法绝对不能有!一旦你

高一偷了懒,就等于你整个高中都偷了懒!高中偷了懒,就等于你

此后的每一天都不能再偷懒了!因为无论你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赶

上那些在高中时没有偷懒的人了。”

姚十一的那声尖叫,就是在她这段抑扬顿挫的话刚说完的时候

发出来的。大家的目光“唰”地转向她,她苦着脸皱着眉,似乎在

忍受什么了不得的疼痛。而她旁边的姬百合高冷地挺直了腰板,她

肤白似雪,长发如墨,顿时收获了全班男生的仰慕与女生的妒忌:

那个女生长得好好看!

姬百合的美差点让全班同学忘了姚十一的惊叫。谁也不知道姚

十一尖叫是因为姬百合从包里掏出了一瓶药用酒精,打开就往她受

伤的手掌上倒!

姬百合的理由很简单,伤口得消毒。她一向就是个霸道且无理

无视任何场合规则的人。

姚十一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顿时很慌张,想要解释些什么,

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敢说出来。

而很显然,新班主任已经将她的行为视为挑衅。

3

然后,姚十一成了首个被班主任施行一种叫“新官上任三把火”,

又名“下马威”的“传统酷刑”——讲台上中气十足带点儿东北口

音的张燕忽地把声音提高了八度:“怎么回事?从幼儿园算起都读

了十几年书了,还不知道老师在讲台上讲话时你要保持安静吗?你

以为这是歌剧院吗?就算是歌剧院,我不叫你出声的时候你也得给

我憋着!给我站起来!”

“抱歉,我刚才不小心碰到受伤的手了……”姚十一站起来,

很诚实地试图道歉与解释,却被粗暴地打断:“我让你说话了吗?

我告诉你,在我这里,不遵守规则的学生没有资格说话!不尊重老

师的学生更没有资格说话!你给我闭嘴!为了惩罚你的突发状况影

响到其他同学,今天你就站着听课吧!”

讲台下七八十双眼睛终于首次全神贯注地定在了姚十一身上:

得有多不识相,才会在开学第一天就这么出人意料地“引人注目”啊。

那些目光中其实包含着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你丑你笨,你还

不好好藏着,还不识相地出来现,不被狠狠打压难道要由着你吗?

有时候,畏惧强权,欺软怕硬,也是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规则。

官天泽也在看姚十一,这个瘦得像个没发育的小学生,圆溜溜

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呀转,就是不肯让眼泪掉下来的小女孩,他对她

接下来的反应更感兴趣。

会哭吗?应该会吧,哭着跑出去或者趴在桌子上眼泪横飞。如

无意外,大概就是这样的剧情。

绝大部分女生处理尴尬与丢脸的方式都是哭泣。

哭泣有助于她们发泄情绪和获得同情。然后整个高中时代,都

会因为这一刻感觉到丢脸和尴尬,而变得默默无闻。多年后如果不

是大家一起声讨班主任的无情与残酷,大概都不会有人记起她。

他的小学时代和初中时代,都见过这样的女生。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生,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管她们

有着怎样的脸,在她们各式各样的身体里,心都是玻璃做的,随便

一个意外就会碎成玻璃渣,无法愈合。

如果这女生因为开学第一天就遭遇了班主任的无情打压而碎了

玻璃心,官天泽挺为她感到遗憾的。

真的挺可惜的。

为什么他会为她感到可惜呢?官天泽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小小地

吓了一跳。

4

姚十一在满堂冷漠的目光中直直地站着,她的眼睛还在看着脸

色因为强忍愤怒而露出不屑的张老师。大概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自己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对待,所以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里

的尴尬倒是满的,止是她没有哭。好像是强忍着,又好像是,她根

本就没打算哭。

官天泽想,她其实还是哭出来好。从心理学上来说,那样有利

于发泄情绪,减少对自己的伤害。

可瘦得有点不像个十六岁少女的姚十一就那么站着,不哭,不

捂脸,也不逃跑。

是该赞叹这个女生强悍的心理素质呢,还是应该可怜她有可能

是被吓傻了?

张老师用一种更年期中年女人所特有的强硬与坚持,也在盯着

姚十一。她被岁月深深地刻上了皱纹的眼睛里写着得意与威严:“时

间不容我们为了无知的人浪费,开始上课吧。”

一直到下课,姚十一都那么站着,没哭,也没出声。她倒是拿

出了课本,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课。

下了课老师走后,姬百合伸出手一把将姚十一拉到了座位上,

也没道歉,一甩头就走出了教室。

“嘿!更年期的老师都那样,别放在心上。”坐在姬百合后面

的那个高壮的平头男生忽然安慰了姚十一一句。

“谢谢,我没事。”姚十一说谢谢的时候,竟然也没转头看那

个男生一眼。只是在那个瞬间,她一直清亮的眼睛里忽地蒙上了一

层水雾。

那个瞬间,官天泽疑心是自己看错。她哭了吗?他愣了一秒,

再想去仔细看时,她已经坐直了身体,脸朝着窗外,就保持着那个

姿势,直到下课放学都没有动。

原来她还是伤心了。

上课的时候,姬百合拿回来一捆纱布,凶巴巴地丢在姚十一的

课桌上。

上午最后一节课,以自由抽签的方式安排座位。官天泽居然被

姚十一幸运地抽中了。

在她发现抽到了与官天泽做同桌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她圆圆

的眼睛。看了一眼官天泽,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签,脸上的表情

呆滞了好一会儿。

不会吧?上天让她挨了一顿骂,然后就给她派来了一位貌若天

使的男生做同桌吗?

5

“哇,你上辈子是拯救了地球吧?竟然抽到了这么好的同桌!”

一个女生看了一眼姚十一手里的签,赞叹道。

官天泽面无表情地拿起书包走到抽到的位子上坐下,全程高冷,

没看任何人一眼。

但是,他发现自己再冷漠,也无法阻止小女生们自动自发的热

情。她们的聒噪与初中时的女生没什么两样,让他有点儿后悔没有

选择去读男校。

“哇哦,你就是那个天才官天泽吗?怎么没人告诉我原来天才

也有长得帅的!”

“谁告诉你天才应该长得丑的?达•芬奇、爱因斯坦其实都很

帅!看书少没见识!喂,官天泽,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你的眉毛是真的吧?好精致。现在的男明星都化妆,你不会

也化妆吧?哦对了,我叫李美卉。”

官天泽眯起细长的眼睛,深呼吸,警告自己情绪不要被这些小

丑带着走。

“好幸运,能和这么帅的天才同班!感觉自己在和江直树同班

呢!我叫罗欢欢,你有女朋友了吗?”

这会儿官天泽有点儿希望自己生活在古代,那时候的少女应该

没有现在的少女主动热情得让人觉得烦。

官天泽被女生们围着,他旁边的位子也被女生们占着,姚十一

提着书包在外围站了好一会儿,才被先前那个安慰了她一句的平头

男生解救:“喂,我说你们,不要看到男生就扑过去好不好?把人

家的座位都占了不知道吗?作为女生,要矜持。矜持知道吗?”

“你谁呀你?”

“杨锐,你是在妒忌吗?”

“我说你要帮女生也找个长得好看点的呀,帮个小学生似的儿

童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口味比较特别呀。”

伶牙俐齿的女生们针锋相对地回应着他,还不忘刻薄地讥讽了

姚十一瘦小的身形。

不过后来她们总算散开了。姚十一有些小心翼翼地坐在官天泽

身边的位子上。她确实很瘦小,身高有一米五吗?大概。坐在官天

泽旁边,比官天泽矮一个头还多,像是高中班里忽然闯进来一个小

学生。

“你好。我叫姚晓筑。”似又犹豫了好半天,姚十一才下定决

心跟官天泽打招呼。官天泽只看了她一眼,没搭理她。倒是杨锐对

她的名字感兴趣:“你叫姚晓筑呀,我看刚才你的那个朋友叫你姚

十一,还以为你真的叫姚十一呢。”

“你也可以叫我姚十一。”姚十一说话的声音有点低,但仍微

笑着回答了杨锐。她对他满怀感激,“我的朋友叫姬百合,她非常

聪明,人也很好。”

听到这句,官天泽不禁挑了挑眉:她是要装圣母吗?姬百合那

样对她呼呼喝喝害她站了一个上午还夸她人很好?

6

同桌一周,官天泽对姚十一这个同桌还是挺满意的。因为她几

乎不说话,存在感很低。而且她似乎对自己的外貌并不感冒。这两

点,都让官天泽感觉舒服。她不爱说话,很好。他喜欢安静。没有

因为他的外貌而崇拜或者暗恋他,也不会动不动就发个小脾气闹个

小别扭什么的。她很安静,他也感觉不错。唯一让他不舒服的,就

是她的肚子每天早上都会一通乱叫唤。

“你不能吃过早餐再来上学吗?”官天泽冷着脸向姚十一争取

安静的环境。瘦小成那样,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甚至没发育:“不吃

早餐很容易变笨的。”他总不能直接说她的肚子叫得让他感觉恶心

不是?

“啊,那个,抱歉。”姚十一的脸上堆满了尴尬的歉意,“知

道了。”

第一次,有点类似于同情的内疚从官天泽的脑海里闪过,他感

觉自己好像让她受伤了,或者是勾起了她的什么伤心事。

但也只是闪过的同情而已。并不代表什么,不是吗?

周一早上,一直到第三节课,姚十一的肚子都没有叫。官天泽

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静,一边竟从心底某处生出一种莫名的不习

惯。

为何不习惯?有些什么发生了吗?是什么?

官天泽凝起了俊眉,这让他的脸看起来更冷漠了。

“今天哑啦?”姚十一不但没说话,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儿,

连姬百合都看不过去了,走过来问了一句。

“早餐吃撑了。”姚十一嘴唇发白,甚至好似在冒冷汗。她的

一只手正捂着肚子,悄声说自己胃疼得有点儿厉害。

“又贪吃了吧?”姬百合哼了一声,一脸不屑地走开了。

上午第四节体育课,做准备运动的时候,站在后面的官天泽就

看到第一排最末位的姚十一今天有点儿摇摇欲坠。

果然,四百米跑到一半,姚十一就忽地蹲下剧烈地呕吐起来。

大家正觉得恶心又惊悚的时候,更可怕的来了,吐完后的她居然没

能站起来,直接倒在了跑道上。

杨锐是体育委员,他第一个冲过去,把姚十一背起来就往医务

室跑。

班上有人昏倒了,体育老师一脸倒霉地宣布自由活动,也跟着

去了医务室。

有几个女生去问是怎么回事,体育老师顺便把她们也训了一顿:

“你们这些女生就是娇气,一不小心就低血糖。跑个两百米就倒,

看你们考试时怎么办?”

“是食物中毒才引起的低血糖。”杨锐补充说。

食物中毒?开学快一个学期了天天都不吃早餐,才吃了一次早

餐就成了食物中毒?她到底吃了什么?

7

那间咖啡馆,叫“时光与永恒”。

算是比较高档的餐厅,经常会来一两个他们学校的有钱学生。

开学以来,最固定的顾客,便是官天泽与姚十一及她的朋友姬百合

了。

官天泽喜欢去那儿,一是因为便捷,二是因为咖啡馆的位子是

用竹板围起来的小单间,相对开放,又具有私人空间。

姚十一生病那天,官天泽第一次半推半就地成了一个窃听者。

那天他刚坐下没一会儿,姚十一与姬百合就来了。刚进门姬百

合就点了三人份的黑森林加三人份的比萨和炸鸡翅,然后还有奶茶

和冰激凌。连服务生都有点看不过去:“如果没有其他客人的话,

点这些有点太多了。”

“你只管上就是了。这儿有个饿了几天快饿晕了的家伙,一定

吃得完。”姬百合不以为意。

“我今天早上有吃早餐,只是都吐了。”姚十一诚实而坦白,

“过期的方便面就是不能吃呀。”

“明知道过期了还吃!你脑子抽筋呀!”

“可是我的肚子天天饿得大声叫唤,我习惯了就没什么问题啦,

但我的同桌受不了呀。昨天他都提意见了。”

“受不了就让他滚。”

“百合……”

“你管那个面瘫怎么说!”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好你个头!快吃!”

“百合,等我赚钱了,一定加倍对你好。不,加一百倍。”

姚十一大概是真的饿狠了,隔着一张卡座门,官天泽都能听到

她咽口水的声音。

官天泽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样子,她吃东西的时候是真没什么形

象。

“妈的,那个老女人竟然还在虐待你!姑奶奶我告她去!快吃,

吃完去找律师!我给你出律师费!”姬百合气得爆了粗口。

“喂,她是我妈,别跟她计较了。再说了,她也不是一直不给

我吃的。”

官天泽的眉毛微微地皱了一下:那个家伙,竟然连饭都吃不上。

难怪那么瘦小。

“你妈早死了!她只是你的后妈!而且是恶毒的后妈!有每天

不给早餐吃也不给午餐费的妈妈吗?每天五角钱,现在五角钱能买

什么呀,连买个包子都不够,你迟早得饿死。要不是我每天中午救

济你,你早饿死在街头了。”虽然姚十一说得挺轻松的,但姬百合

仍十分气愤。

官天泽觉得自己忽然明白了为何姚十一会对霸道无理的姬百合

如此顺从。

照目前看来,她们似乎是供养者与被供养者的关系。

8

姚十一喜欢上杨锐的秘密,官天泽一眼就看出来了。杨锐也不

知道为什么,经常会来找姚十一说几句话。杨锐一走近,姚十一就

会坐得很直,偶尔,还会脸红。

官天泽有一点儿小小的挫败感,不管是外貌还是成绩,他都比

杨锐优秀许多不是吗?而且,坐在她旁边的人是自己不是吗?可似

乎姚十一对自己敬而远之,却对杨锐远而喜之。

时光与永恒咖啡馆里,低调的土豪官天泽天天贪图方便去解决

午餐。可怜的吃不上饭的姚十一也天天跟着土豪朋友姬百合蹭吃蹭

喝。

通过不怎么光明的偷听,官天泽终于确定了姚十一喜欢杨锐的

判断。

“为什么不吃完?难道不用你付钱就这么浪费吗?”姬百合依

旧呼呼喝喝。

“我能不能打包留到晚上吃……”姚十一仍然笑嘻嘻的,“分

开吃不容易胖。”

“就你这发育不良的小身板还怕胖吗?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自己

的身材了?认识你十年都是干扁柴火妞。啧啧,你这眼光!你要是

喜欢了官天泽那样的,我还觉得好点儿。你喜欢那个四肢发达的体

育男,别这么随便好不好?”

“你说的,官天泽是面瘫!而且他的眼神好可怕,不说话都能

冻死人。杨锐健康又阳光,也很善良!”

官天泽闻言,竟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看了一眼自己:眼神很可怕

吗?

“我敢打包票,杨锐那样的男生,喜欢的是身材性感的辣妹。”

姬百合停顿了一下,用十分刻薄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姚十一瘦小的身

材,“你这样的干扁柴火妞,根本不可能是他的菜!醒醒吧。”

“百合,你又没有早恋过,你怎么会知道早恋是什么样的?”

姚十一轻轻地笑,似乎不管姬百合多么刻薄,她都能宽容地接下来,

全身心地相信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这让偷听的官天泽觉得,这是一个具有圣母玛丽苏特质的女生,

这种女生通常在妈妈看的狗血连续剧里出现,在女生们热爱的言情

小说里横行,毫无个性到无趣。

但他为什么要在乎她有没有个性、有没有趣呢?!

官天泽把手里的勺子轻轻放在桌上,桌上的食物几乎未动,他

忽然没了胃口。

9

官天泽花了几天时间,仔细观察了杨锐。

杨锐目前是班上最高的男生,桐城一高的同龄男生中,比他个

子高的没几个。同样是十六岁,官天泽一米七七的个子在男生中算

是比较高的了,而他目测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以上。按人类男性的身

高生长一般是持续到二十至二十一岁的规律,他如果再长一点,超

过一米八应该没问题。而如果杨锐还能再长的话,那就直奔两米去

了。

杨锐的爱好和擅长的体育项目都是篮球,连周末的特长课都是

去学篮球,一有空就在球场上待着。他带球很灵活,跑动迅速,投

篮也算精准。开学才一个多月,在球场边看他打球的女生已经不算

少了,班上也有一部分女生下课的时候总爱找杨锐说话。

在号称重点高中的桐城一高,除了原本就住在附近的少数同学,

有条件的家长大多都在附近买了房子方便孩子上学。杨锐家就在学

校附近的一个高档小区里。桐城一高附近的楼盘可不是一般的贵,

不是那种倒提起来抖一抖能掉一堆钻石金子的土豪是买不起的。住

得稍远一点儿的,比如官天泽、姬百合这一类,放学上学也会有家

里的专车司机接送。

可杨锐上学放学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只是那辆自行车是动辙过

万的那种名牌山地车。他的穿着什么的虽然不算高调,但都不是什

么不认识的便宜货。官天泽猜杨锐骑自行车不是因为经济问题,而

应该是杨锐比较喜欢骑自行车,或者还有更高端一点的理念。比如

说他比较注重健康环保什么的。这样的男生,被情窦初开的女生们

评为篮球王子之类的,虽然有点儿过了,但也算勉强沾边。

因为个子太高,高一(三)班的学生又是单数,所以不管怎么

调位子,总是有一个人要单独坐的,所以杨锐没有同桌。

官天泽在观察与分析这些无聊的东西时,有好几次都被自己的

奇怪行为弄蒙了:他是吃饱了撑的吗?为什么要去观察一个男生?

他试图放弃这种无聊的观察,但是每当看到杨锐走近姚十一,

她忽然紧张得像一只竖起了绒毛警戒的小动物般的表情时,他又会

不由自主地想,杨锐到底有什么样的特质,能让一个懦弱的小女生

动了心?

10

杨锐居然发现了官天泽在注意自己。

“喂,官天泽,我发现你最近在注意我。”篮球场边,杨锐抱

着篮球跑过来,拍了一下官天泽的肩膀。

“很明显吗?”

“你身上带着一种‘我就是天才’的气质,想不发现你都难。”

“篮球好玩吗?”官天泽唯一喜欢的运动就是在深夜安静地独

自跑步,爬山也不错。

“当然了!篮球是世界上最有魅力的运动。来一场?”

“好。”官天泽把书包往球场边的台阶上一丢,“我只在书上

看过篮球赛的规则。”他说的是实话,但当他上场十分钟后,原本

不屑的杨锐瞪他:“你刚才说你只在书上看过规则是心理战术吗?”

“真话。”官天泽原谅他的质疑,因为他三投两中,只输了他

一个球。

“哇,官天泽在打篮球呢!”球场边不知什么时候围过来好几

个女生。

“那是官天泽?他就是全国奥数第一名?”

“就是他!”

“好帅!”

“智商那么高,长得又那么好,球也打得好。简直完美呀!”

女生们的叽叽喳喳令杨锐更加警惕:“官天泽,咱们俩正式来

一场?”

“好。”

姚十一与姬百合好像也走过来了。杨锐像全身装上了子弹般意

气风发:“官天泽,我要拿出真正的实力了。”

官天泽没接话。

半个小时后,比分是十六比二十。杨锐赢了官天泽两个球。

“我不相信你没打过篮球。”杨锐再次质疑。

“这是事实,不过,我没强迫你相信。”官天泽把手里的篮球

丢回给他,转身走向场边拿起书包准备走人。穿着衬衣打篮球,他

觉得有点儿不舒服。如果说他真的有什么贵公子习气的话,那就是

他不肯委屈自己的身体。

“哇,想不到官天泽竟然差点就赢了杨锐呢,好厉害呀。”

“就是呀,杨锐比官天泽高呢。”

“官天泽的运动神经真好,比杨锐灵活!”

窃窃私语的女生旁边,姚十一正呆呆地看着还在篮球场上一脸

郁闷的杨锐。姬百合看姚十一呆在那里,哼了一声,然后一脸不屑

地转头走了。

姚十一是真的喜欢上杨锐了。

因为这个结论,官天泽丝毫没察觉,自己脸上的寒意更深了。

很多人不知道,喜欢的一开始,是挣扎着

沦陷的痛苦,而非甜蜜。

作者:凌霜降

加入书架赠以旧时月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