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海豚之森夏不眠
楔子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23字数:3675

如果绕过一片乌云

是为了月光重新闪现——

就仿佛回忆把你赠给我

直到永远,永远。

——米哈依尔·艾米涅斯库《如果》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季眠夏依然记得儿时看过的一个宇宙节目。

当时依然年幼的她还无法听得懂那么高深的自然现象,她只是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上的大片星云。专家介绍说“这是海豚座”,“面积188.54平方度”,“占全天面积的0.457%,在全天88个星座中,面积排行第69位”。

季眠夏的第一印象是,海豚座上一定是住满海豚喽。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直到很多年之后也没有办法改过来,每每提起海豚座,她总会认为那里是海豚的森林。

还记得那些围绕在海豚座周围的星云,明亮闪烁。

跳动在季眠夏的瞳孔里,仿佛点燃的小小火束。

原来海豚在黑色的森林中,依然可以活下去。

那时你孤独的一个人,正生活在遥远的异乡。

——(俄)屠格涅夫《一朵小花》

七月天气炎热。

这城市的繁华喧嚣以及行人的匆忙更是使得气温在无声之中缓缓升腾,视线都快要被焦灼的热度模糊。斑马路旁等待着绿灯的上班族一脸淡漠的神情,不停看着手表时针的间隙又会流露出明显的焦躁。挎着LV提包的时尚女子骄傲的走出地铁站,十厘米高的鞋子被踩得喀嚓喀嚓的响。公园里的情侣相互依偎,诉说着温暖的甜言蜜语。牵着名贵牧羊犬的才俊青年在讲着电话,谈笑间眉飞色舞。市中心的摩天大厦上挂着液晶显示器,广告中的女子妖娆万变。汽车鸣笛。地铁呼啸。

这城市千般回转,时间被凝聚在一扇玻璃窗户的走廊里,鸽群结伴飞过,扑打翅膀的光影中映照着走廊之中的季眠夏的身影。

季眠夏和宁末夕成为北哲广告公司的兼职业务员时,正是天气预报说过市内温度持续上升,请广大市民做好防护措施以免中暑的第三天。

当时公司里正在准备一场庆功会,而她们被安排到负责接待公司董事与高层的岗位上。

领她们来到庆功会场的人事部经理已经离开,她初来乍到,对公司内部的详情还算不上了解,又想极力表现,不希望让雇佣她的人感到失望,和宁末夕一起摆放好花束,把庆功标语挂到会场中央,接着将青色的理石地拖得亮光闪闪,几乎看不到一丝灰尘。

季眠夏放下手中拖布,立在落地窗前遥望这个城市,高楼群立,前卫时尚。

“晴以最近在医院的情况怎么样?”宁末夕边整理旁边的花束边问。

“挺好的。主要是医生很负责。”季眠夏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到了开宴的时间了。

“这就好。现在就怕遇不到好医生。”

两人正说着,季眠夏的手机就响了。

“眠夏,你现在在哪里?”从电话里传来晴以主治医生陆嘉寞略微迟疑的声音。

“……我在上班……”

“眠夏,你来医院一趟吧,晴以失踪了。”

季眠夏心头一跳,手指不自觉的握紧电话:“我马上去。”

宁末夕看到她惨白的脸色,猜到几分,拿过她手里的工具和服装袋,“我替你,你赶紧去医院。”

她来不及说谢谢就朝电梯口跑去。

急急忙忙的同人事经理请了假,在这种重大场合突然声称有急事必须要去处理,再加上季眠夏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兼职小职员,这的确让人事经理很是不高兴。可是季眠夏又是道歉又是鞠躬,不好再为难她,又加之宁末夕在旁边说一定会做双人工作才肯放了季眠夏的假。

站在电梯中,季眠夏望着楼层的显示的“8”字而焦急难耐。她满脑子想的事情全部都是——外面的天气这么炎热,季晴以一个人跑掉,会不会中暑?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晴以他根本没有应付任何事件的能力。

电梯的显示屏终于跳出“1”楼的字样。梯门打开,出现在季眠夏眼前的是人群熙攘的正门大厅。

因为庆功会的缘故,业界的许多知名人士也都前来参加,所以公司才会显得如此热闹。

季眠夏挤过人群,在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一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走来的男子的肩膀上。

双方皆是向后退去一步。

季眠夏连连道歉,对方的动作似乎有些迟疑,却也还是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随后便擦过季眠夏的身侧走进公司。

那一瞬间,那人与季眠夏的身体有着小面积的接触。温暖的气息拂过耳廓,有着一种久违的辛香。

季眠夏忍不住回过头去。

男子穿着藏青色的西装,背影高大,身形清瘦修长,有明晃晃的阳光洒在他宽阔的背部,从肩到脚,勾勒而出的纹路像是一条紧紧绷起的弦。仿佛随时都会“砰”的一声断裂,发出一种低沉而厚重的哀鸣腔调。

如同港口的船只起锚时的声响。

那个背影转瞬便融入了起伏的人潮之中,迅速的被淹没。

季眠夏抿紧嘴角,望着人群深处的目光中的期望一寸一寸的熄灭,最后转身离去。

刚刚从计程车上跑下来,季眠夏便见到了站在医院门口频繁走动的男子。

“陆医生。”季眠夏小跑过去。

陆嘉寞见到她,表情吁了口气,迎着她走过来,边说:“那个新来的护士不了解晴以,所以把他一个人丢在病房里,一转眼就不见了。我已经拜托其他医生在医院里守株待兔,一旦发现晴以就会立即通知我们。现在我们一起去外面找找,一定不会有事的,晴以会平安回来,我们要镇定。”

季眠夏跟在陆嘉寞的身后用力的点头,她不由的抬手抹掉眼角的泪痕,她心时现在是又慌又乱。

季晴以虽然有二十岁,但是却远远没有二十岁的男生该有的智力和应变事情的能力,对于季晴以是否平安归来这个问题,她想都不敢想。

她的弟弟和别的孩子不同,这是她从小就意识到的,所以听到头脑萎缩病这样的字眼,除了一定要将他治好这种信念外,别无其他。

在她考上大学来到这座城市的那一年,她便同父母商议,将弟弟季晴以也一同带来,为的是通过高科技的脑科治疗,使他的智商可以逐渐的达到常人的标准。为了可以令季晴以得到最好的治疗,季眠夏要兼职多份工作来赚取医药费。甚至不得不从学校的寝室中搬了出来,租下简陋相对便宜的房子,和弟弟住在一起,以便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如今已经20岁的季晴以每日都需要到医院复健,令季眠夏感到庆幸的是,他的主治医生是陆嘉寞。起先季眠夏也觉得陆嘉寞太年轻,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实习医生,年仅24岁的他既缺少临床经验,又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会不会治不好晴以的头脑萎缩病症。

可是,陆嘉寞是善良温和的人,有着高深的学历却从不轻狂,对待病人非常有耐心,尤其是像晴以这种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来说,他更是会将语气放得缓慢柔软,像是书画中的儒雅君子,温润如玉。

然而在这座高温的城市中寻找多时,两人不停的向路人打听,又去了平时带晴以去玩的公园,也没发现季晴以的一丝线索。

眼看夕阳就快要落下,季眠夏顿时感到异常强烈的无助,她坐在路旁的石椅上大口大口的呼气,交叉而扣的十指仿佛在微微颤抖。

陆嘉寞坐到她身边,掌心覆住她的手:“晴以不会有事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晴以了,多少他会懂得保护自己。”

话虽然是这样,但显然是在安慰她。

手指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她终于反应过来,轻轻点点头:“嗯,我没事的。”

这时陆嘉寞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我,是的,我还在外面。这是真的?”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让陆嘉寞整个人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最后吐出一口长气,连连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太感谢您了。”

季眠夏诧异抬首。

挂断电话的同时,陆嘉寞转头对她露出释然的微笑,“眠夏,晴以找到了。”

“怎么满身都是伤……”

回到医院后,季眠夏看到在病床上熟睡的弟弟面露忧心,尤其是在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瘀青与红肿,更是心疼不已。

“一定是被街头的小混混给欺负了。”帮忙为季晴以擦药的张医生继续说下去,“像他这样的孩子必须要看得紧紧的,单独跑出去多危险,你看,出事了吧。好在都是一些皮肉伤,过几个星期就痊愈了,没有伤到筋骨可真是万幸。”最后又望向陆嘉寞,不由的指责一句:“陆医生,你下次可不能再让他跑出去了啊。”

“是,我知道了。”陆嘉寞点头。

尽管根本不是他的错。

刚回到医院,那个小护士又是哭又是道歉,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指责,再说只要晴以平安回来,比什么都重要。

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张医生,晴以他是怎么回来的?”

张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哦,是有个年轻人送他回来的,大概是看到晴以口袋里面的联系地址了。对了,他刚刚才走没有多久。就在你和陆医生进来之前,他才走。”

“他有留下联系地址吗?”这次是陆嘉寞问道,“也好让我们道谢……”

“没有。”张医生笑着摇了摇头,“找他要过,但他说只是小事,没有关系。”

季眠夏站起来:“我出去看看,说不定可以追上他。是他救了晴以,至少要说声谢谢。”

季眠夏快速的跑出医院,又向前跑过几个小道,四处张望,眼神穿梭在医院走廊里,到处都是陌生脸孔,到处都不像她所要找的人。

她跑出医院,抬起眼角。

夕阳西下,微风轻拂,那个人正打开停靠在医院停车区的车门,那是一辆宝石蓝的车子,他突然侧了一下脸。

她几乎站立不稳,即刻扶住旁边的石柱。

那样的背影太熟悉,那样的侧脸在她曾经的少年时光里,有多刻骨铭心。

从来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擦肩而过。

她的手指抚上了扣在耳朵后面的助听器,微微垂下睫毛,视线在晕黄的光线中有些模糊。

车子的倒后镜映照着季眠夏越来越远的身影,他移开目光,淡漠冷凝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他的手指把着方向盘,车窗外的灯光穿透进来,勾勒出了那张线条清秀的脸庞。

一如季眠夏回忆中的美好模样。

一切过去仿佛都是为了将来能够拥有回忆的余地而存在。

可是清晰的过往越来越少,岁月被染上了一层厚重的尘埃,模糊得不堪回首。只是不管听力如何的下降,从前那些朦胧的声音还是会在耳膜深处不停的回荡。

像是一种温柔低语,贴进耳畔,将覆在回忆之上的透明薄膜吹拂而去,从而经久不息。

作者:沐小弦

加入书架海豚之森夏不眠目录下一章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