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光年
作者:安小漠更新时间:2018-10-23字数:1646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我们一样。

坚信着有这样一种力量,能让我们在这个繁芜并且冷漠的世界上通行无阻,让我们在任何尖锐犀利的伤害面前无坚不摧。那种力量叫作爱。

因为深信有爱,所以我们勇敢,我们坚定。

我知道不会有人像我们一样。

在爱的面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害怕得到惶恐失去,写字的人独有的早慧让我们以为看透尘世的纷扰,建立了强大的内心,用来面对每一次变故每一次侵袭,直到很后来,才在一次次碰得头破血流之后看清,你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它就将同样以对等的现实来回馈于你。

像我,像安小漠,像更多耻于表达软弱的人,更像颜初。

夏天将要过去的时候从安小漠那里接到这本书的初稿。让我想想,要用怎样的语言来形容那个叫颜初的女孩子。胆怯却假装勇敢,脆弱却假装坚强,渴望爱却假装冷漠。一边矛盾着一边成长着,总是有无数的明枪暗箭从她四周蜂拥而至,逐渐变得更加孤僻更加难以融于复杂的人际。

没有经历过的人,不知道那种绝望。因为过早对一些人一些事失望,所以理所当然地忘记了什么叫希望。

颜初本应该拥有的幸福,埋葬在她处心积虑的小阴谋里。对她,我有过惋惜,可是很容易就想明白,如她这样的女孩子,早已被那些伤害簇拥着生出了锋利的刺,它们以独特的姿态庇护着颜初远离伤害,即使代价是伤害别人来保护自己也在所不惜。对于爱情,其实说实话呀,两个人要在一起,真的是件很不容易很不容易的事。夏安楚用多大的耐心包容了这个浑身长满刺的女孩子,心疼她的过往,心疼她曾经受过的伤,如若有这样的机会,我相信他愿意换作去做她,让那些灾难降临在自己身上,可是有种东西叫做命运,它强大得可怕,它张牙舞爪地吞噬了所有善良美好和温暖,然而在一切终归平静的时候,我想颜初一定会有后悔吧。

回不去的,已经告别的,光年终于不见。

再见,再也不见。

如果没有拥有过,会不会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呢。这是小说,却也能让人着实感觉到心疼,感觉到难过。

夜半犹听故人歌,不如不遇倾城色。

题记:

有没有一种温暖是这样。它源于最初的小时候。

而后带着细碎的阳光,伴着时间,成长到一地荒凉。

开篇:

我度过无数个这样的夜晚。

失眠,打开电脑,迟缓的坐在转椅上回身,看着身后墙上泛白的光,自己的影子就突兀模糊的印在那里。

恍惚中失神的用苍白的手臂凑过去,静静抚摸,保持微笑,看着白色墙上慢慢的开着细致的裂纹,一条一条的交叉环绕,像是树林里枯败的树枝。

然后由远至近的,飘出另一张脸。

他发出幽幽凛冽的声音,“颜初,我找不到路了。”

我惊诧的硬着身子在那里,身上像被千万条绳子束缚,只能瞳孔因无法相信而瞪的空洞散大。他走过来,不,应该说从墙壁里跳出来,抚摸着我的脸,轻柔细腻,生怕破碎我一寸肌肤。

他说,“来,让我抱抱你,我都想你了。”

我咬着嘴,眼泪簌簌而下,他伸开手臂把僵硬的我拥在怀里,那个怀抱冰冷没有一丝温度,我拼命想喊却发不出声音的木纳,背后撕心裂肺的疼起来,好像有滚烫的水滴随着身体滑下去,滑到脚裸。他慢慢拉开我,心疼的表情望着手里血淋淋的水果刀,又看了看我,手指明晃晃的伸过来。我感觉到,那已长长的指甲触及到了我的眼敛,接着一声吨想,身体里的某样东西被迅速抽离。

剧烈的疼痛下,他拿着我的2只眼珠变得兴高采烈。“颜初,你把欠我的东西还给了我,这样可真好。”

我闭着眼睛,疼痛的呻吟,不知眼泪还是血液,它们像蠕动的2条白虫顺着脸无止尽的流淌。

他大声的笑,“你看,我都忘记怎么照顾你了。”

接着,我被有力的抱起,借着耳朵敏感的听见他大步的走着,推开浴室的门,轻轻的把我放入白色的浴盆里。扑通一声响,冰冷的水漫进皮肤,锥心刺骨,水灌入我的眼洞,耳朵,大脑,鼻腔,霎时变成暗淡的红色,把白色睡裙泡的发涨。最终他的鼻息越行越远,我在空洞无望里咬破了嘴巴,无力的在空气中胡乱伸展着双手,沉沉睡下。

醒来的时候浑身湿嗒嗒的,有种很粘稠的感觉,伴着冷汗。低头看了看,自己果然在浴池里睡了一夜。

而这样的梦已经连绵不断的做了三年。

我叫颜初,三年前开始梦游,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但是,这是秘密。秘密里有关于一个男人。

——颜初的时光琉璃伤

作者:安小漠

加入书架再见光年目录下一章 >>1.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