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节 时下最流行的“烟熏妆”

窈窕熟女
第二章节 时下最流行的“烟熏妆”作者:赵瑶瑶更新时间:2018-10-23 00:03:00字数:5699

两人在家养精蓄锐几天,又重新出发找工作了。

这次她俩改变了策略,分头行事,约定了一个小时后在人才市场门口会合。

不到三十分钟,两人都出来了,相视一笑。

“成了?”齐妙一看真宝比自己还早,问道。

“成了!”真宝点点头。

“你呢?”

“约了明天上午十点面试,估计没什么问题。”齐妙微笑点点头,上来挎着真宝的胳膊,“走,回家,好好吃一顿。”

“好!”

回家后,两人进行了分工合作,一个打扫卫生,一个负责做饭,买菜两人是一同去的楼下小区里的菜市场。

晚上齐妙写日记,有这么一段话:

这一天过的特别惬意,丰富的晚餐,窗明几净的小屋,可爱的孩子,欢声笑语,一个幸福的家就应该是这样,只不过,这个家里缺少一个男主角,孩子缺少一个父亲,妻子缺少一个丈夫。而我,缺少的还太多太多。

带着感伤,合上日记,齐妙这一夜竟然又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齐妙急急忙忙的顶着一个熊猫眼去参加面试,临出门的时候被真宝看到了她的一脸惨状,便强行拉着她坐下,说是要给她化了一个惊为天人的妆,折腾了二十分钟后,齐妙也来不及照镜子,抱着自己准备的资料,便匆忙而去。

公交车上的人很多,已经没座位了,齐妙一手抱着资料,一手拉着吊环,肩膀上还挎着一个包包,时不时便往下掉,这开车的司机技术实在不怎么样,速度时快时慢,一会一个急刹车,把车里的人晃的东倒西歪,齐妙深受其害,被踩了N脚,被晃的差点吐出来。

下车的时候,齐妙还感觉到头脑非常的不清醒,靠,竟然晕公交车了,她猛的吸口气,拍拍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公司还真有点不好找,齐妙连打了两个电话给人事部的李小姐,才最终找到了地方。

到公司,人事部的李小姐接待了她,给她填了一张表格,然后请她等了几分钟,便让她拿了自己填的那张表下楼去面试室。

到了面试室,齐妙礼貌的敲门。

“请进!”一个深厚的男低音。

齐妙推门而入,里面的人抬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便回复了常态,齐妙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她仍是很镇定的递上了自己刚刚填写的简历,坐了下来。

“你好!齐妙小姐!”

“你好!”

“今天没照镱子吗?”那人低头看着齐妙的简历自顾自的说了一句。

“跟我说话吗?”齐妙没明白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 那人否认。

“神经病!”齐妙心里暗骂一句。

“你三十岁了?”那人终于抬起头来,一双黑亮的眼睛凝望着齐妙。

“是的。”齐妙心想,这男人长得还不赖嘛,看样子年纪也不大。

“你应聘的是行政秘书?”那人继续问。

“是的。”齐妙的语言倒是非常简短。

“我们招聘的行政秘书年纪要在二十六岁以下,身高一六五以上,气质佳,会化淡妆,举止得体。”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

“那为什么让我来面试?”齐妙一下子就愤怒了,光是前面两样她就达不到,后面三样怎么听着都有点讽刺自己的味道,所以她声音不自觉得有点抬高了。

“嗯……”那人刚说了一个字,齐妙的电话便响了,安静的房间里,这铃声来的突兀,而且有点诡异,因为这是真宝刚给自己下载的铃声,叫做“嫁衣”,这首歌非常凄艳,讲的是一个女孩穿着婚纱死了,死前录下这首歌,诉说自己的痛苦,沮咒负心的男子,那曲调在夜里听起来更觉恐怖。

“那个,齐小姐,你先接电话吧。”那人脸色一变,估计也被这铃声下了一跳。

“喂,你好。”齐妙见他失了镇定,心里突然舒服了一点。

“齐妙小姐,我们是XX公司的,请问你找到工作了吗?”竟然是一家公司打来的,要求她去面试的电话,齐妙一听乐了,瞥了对面那人一眼,压低了声音说:“你是哪家的呀?我没投简历呀,这样吧,我正在面试,等下回电话给你。”说完,她便“啪”的挂了电话。

“齐小姐,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企划的职位。”那人严肃的说。

“企划?”齐妙凉了半截的心瞬间又回暖了。

“看你的简历,学的是中文,请问你对企划有什么看法?请你用一分钟的时间表述一下。”

“我是这样理解的……”齐妙一看有戏了,开始发挥她六年来从事销售所练就出来的嘴皮子功夫,说的是唾沫飞溅,口水一不小心都喷到了对面那人的脸上。

“行了。”那人不动声色的擦了一下脸。

“好的,其实让我再讲三天三夜也没问题的。”齐妙做销售的毛病犯了,那就是一讲话便有点刹不住。

“到岗时间是后天?为什么?”那人低头看一下简历,又问。

“哦,因为要留一天时间给你们考虑。”齐妙回答。

“不用了,你下周一来上班吧,你的工资暂定是二千五,试用期三个月,以后根据你的表现再论,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先回去吧!”那人站了起来,拿起简历要走。

“谢谢。”齐妙也连忙站了起来。

两人走出面试室门口,齐妙跟在后面。

“这里是洗手间。”那人突得停了下来,说了这么一句。齐妙刹不住脚,差点撞他身上,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望去。

妆花了!齐妙惨叫一声,里面的人就是她自己,眼睛四周全是黑乎乎一片,怎么看怎么像是鬼。

“呵,这是时下最流行的烟熏妆。”齐妙强压镇定,露出八颗牙齿,微笑着解释。

“嗯,很特别!周一见。”

齐妙头一低,灰溜溜地离开面试公司,她觉得自己特别像夹着尾巴逃跑的灰太狼。

回到家里,齐妙拉着真宝就是一顿凑,武器是沙发上的抱枕。

“你害我丢人丢到家了!”齐妙边打边谴责真宝。

“乖乖,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怎么办?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让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也没有造成多么恶劣的后果,你的面试不是很顺利吗,工作又落实了。”真宝,一只手搂着齐妙,安慰道。

“可是我的美好形象,毁于一旦!”齐妙非常懊恼。

“不过话说回来,你那领导,心理素质绝对强悍!”真宝笑了。

“你还说!都是你害的!以后你让我怎么面对他呀!”

“呵呵,没事。反正最难看的一面已经暴露无遗了,以后只会越来越好,说不定他看到你的真面目会惊为天人呢,这样,你下周一去上班,我保证给你化个美美的妆,绝对震撼,帮你一雪前耻,怎么样?”真宝坚定的说。

“姐姐,你饶了我吧。”齐妙可再也不敢化妆了。

“呵呵。不闹了,庆祝你找到工作,我们带着丫丫去外面吃吧。”真宝提议。

“好,去肯德鸡!”

一家三口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丫丫玩滑滑梯,两人坐在那天南地北的吹牛,晚上十点才回了家。

齐妙日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丢人丢大发了,但是想想那人的强装镇定,突然觉得很好笑,有趣的一天。

第二天,齐妙一起床就发现自己床前坐了一个人,此人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脸,吓得齐妙朝着真宝房间的方向一声尖叫:“真宝!救命啊!”

“到!”面前女鬼把长发往两边一撩,露出本来面目,正是真宝。

“靠,要死了,我脆弱的心脏哪能承受得住你这般折磨呀,一大早就装贞子!从哪弄来这头发,搞什么鬼?”齐妙说完便重新倒在床上,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

“呵呵,上班第一天,我不想吓着别人。”真宝解释。

“对了,还没问你,你找的究竟是什么工作?”齐妙坐了起来。

“销售!”

“卖什么?”

“卖酒!”

“哪家?”

“天运!”

“老板名字?”

“蒋思远!”

“靠!”

“怎么了?”

“是我以前老板开的!就因为电脑不卖了,转行卖酒我才失业的,没想到你竟然是去那里上班,他当时嫌我年纪大了,怎么就不嫌弃你了,你比我还大几个月呢!而且你还有闺女了,我再老还是个小女孩!”齐妙义愤填膺外加大言不惭。

“哈,面试的时候我就戴的这个假发,看着不是很嫩吗?而且我简历填的是未婚,年龄也少报了四岁!”真宝老实交待,一脸狡黠。

“这也行?那身份证复印件一交不是露馅了?”齐妙脑子有点直,不会转弯。

“我说当时家人虚报的,身份证上面的不是实际年龄。”真宝吐吐舌头。

“靠,我怎么没想到这招儿!女人呀,太阴险了。”齐妙一拍脑门,对着真宝感慨。

“哈,这叫美人心计。你out了,老土。我这一点小伎俩比现在那些小狐狸精可差远了,要不然也不会被人背后捅刀子了!我告诉你,齐妙,以后在公司多长点心眼,要不然被人玩死了,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真宝严肃起来。

“没那么夸张吧,看无间道看傻了吧你。哈。”齐妙大笑,倒床上不起来。

“丫头,你就没心没肺吧,以前吃的亏还少吗?算了,赶明儿买点猪心回来炖炖,给你好好补补,让你缺心眼儿!”真宝丢下这些话,转身离开了齐妙的房间。

“呵呵。”倒在床上的齐妙一脸不以为然,还在那里傻乐呢。

她不知道的是,现实往往比电视剧还要精彩,很快她就会笑不出来了。

真宝上班三天,齐妙也在家当了三天家庭“煮”妇,只不过她的厨艺比真宝真的差远了,自己都有点受不了,但是没办法,真宝说是新工作,要加班跑业务,一定要在第一个月就脱颖而出,要不然自己很难站住脚。齐妙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心思,因为丫丫在幼稚园的花费也不少,她只能靠自己。

周一到了,齐妙很早就起来了,穿了在堂姐家新买的衣服,简单擦了一些口红,就上班去了。

到了办公室,接待她的仍是人事部的李小姐,齐妙被安排坐在了李小姐前面的一张桌子上,不一会行政部人员便把齐妙叫了去,原来是办工作卡,还有领用一些办公用品。

五分钟后,齐妙抱着一些办公用品回到了座位上。

是笔筒,笔,文件夹,文件架之类的东西。

齐妙把东西一一收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对着那个散装的文件架出神,回头看看别人的桌子上,文件架全部都拼装好了。

齐妙把文件架的散件全部拿了出来,期望能从里面找到一些拼装说明,无奈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说明纸上印着拼装好的样子,然后便是一行小字:xxx文具厂。

硬着头皮上吧,齐妙仔细照着图,小心翼翼的开始拼装,结果折腾了半个小时也没弄好。齐妙想请人帮忙,但是看大家都在忙忙碌碌,不好意思打扰,心想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做,慢慢拼吧。

就这么的,又折腾了半个小时,终于弄好了。齐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从小到大,齐妙的动手能力基本为零,这小小的文件架组装,搞得她紧张地出了一声冷汗。

环顾一下办公室其他同事,还好,没人发现她的窘态。

故作镇定的把办公用品放好,齐妙转过头对后面人事部的李小姐说:“李小姐,有什么我们公司的资料吗?我想了解一下。”

“我这有些资料,你去复印一下吧。”李小姐从文件夹里递了一些资料给齐妙。

“好。”齐妙答应着接过资料,走到复印机前面,正准备复印呢,一看机器有点傻眼了,上面全是日文。

齐妙本来心气儿挺高的,因为自己怎么着在电脑公司也做了几年店长,什么办公设备她没玩过儿呀,她揭起复印机的盖子,把资料放进去,伸手按机器上一个大的圆形按钮,按完没反应,她又按另外几个,还是没反应,脑门上又急得冒起了冷汗。

“那个,李小姐,我没用过这个,你教我一下吧。”齐妙终于开口求救。

“那很简单的。”李小姐吐出一句话,身子坐在位置上一动没动。

齐妙听到这话,心里非常不舒服,但是她没吭声,继续站在那里。

“我来帮你吧,按这个。”这时候有个男同事站了起来,走到齐妙面前,对她微微一笑,动手操作给她看。

“谢谢啊。”齐妙瞥了一下男生的胸卡,技术部主管“凌远”

一天很快过去了,齐妙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

“怎么了?妙妙,快点,洗手吃饭,我今天做成了第一笔订单,虽然金额不大,但是聊胜于无,哈,咱们来庆祝庆祝。”真宝已经到家了,已经接回了丫丫,做好了晚饭。

“恭喜了。”齐妙放下包,洗了手,坐到了桌子上,把丫丫抱腿上坐着。

“你怎么了?”

“别提了,今天又遇到糗事了。”齐妙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真宝。

“这算什么呀?小儿科,你以后遇到的事情还会更多呢。这么点小事儿就沮丧成这样,那以后你怎么过呀?”真宝挺不以为然的。

“觉得郁闷!我简历上可是写得清清楚楚当了几年电脑公司的店长,现在可好了,连打印机都不会用,那个姓李的女的会怎么看我呀,说话阴阳怪气的!”原来齐妙是因为这个不高兴的。

“齐妙,你要有心理准备,这跟你以前的工作可不同。”真宝也坐下来,拿了一双筷子给齐妙。

“唉!”齐妙叹口气,夹起一块鸡肉放嘴里,随即两眼放光,眉开眼笑的开始狂吃,没办法,谁让真宝的厨艺那么好呢。

“你呀。三岁小孩似的。慢点吃。”真宝笑着摇摇头。

刚放下碗筷,满足地拍着肚皮,齐妙的电话便响了,一看来电,竟然是堂姐。

“姐,什么事儿?”

“李浩东那个王八蛋,又搞上一个小丫头,昨天晚上我一个好朋友亲眼看到他跟那个丫头在舞厅里面搂搂抱抱的。”齐思带着哭腔的声音让齐妙的心疼了又疼。

“别哭,也许中间有什么误会。”齐妙安慰她。

“什么误会,狗改不了吃屎!这个家是没法儿待了,妙妙,你带姐走吧。我要离家出走。”

“不行,两孩子怎么办?你能舍得吗?你跟李浩东好好谈谈吧,不行就离婚。”齐妙也有点忍无可忍。

“他是什么男人你还不了解吗?跟他离婚,没准他能杀了我!只要我跟男人多讲一句话,他都要跟审犯人似的审我半天。”堂姐不哭了,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害怕。

“那你就不要理他了,自己的心情自己调整好。我明天下班陪你去做头发,陪你去购物,行吗?”齐妙知道堂姐的爱好。

“好吧。我不会再跟他讲话了,也不会再给他洗衣服了。门都不会给他开!让他死外边去吧。”齐思又絮絮叨叨的念了几句,挂了电话。

齐妙走进房间,坐在床边,摊开了日志,良久才写下了几个字:

当初信誓旦旦的爱情去了哪里?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或者说婚姻是女人的坟墓?可悲的是,也许我只能曝尸街头,连座坟都没有。

扔下笔,齐妙一头倒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

堂姐和李浩东的爱情故事她是知道,或者说基本上是全程参与的,堂姐那个时候年经貌美,很多人帮她介绍对象,但是堂姐心高气傲,谁也瞧不上,后来不知怎么的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李浩东,两人很快如胶似漆,不到一年就结婚了。

大冬天里,两人来学校找齐妙一起去看午夜场。

齐妙坐在后排,看着两人相依相偎的样子,心里面也替堂姐高兴。李浩东的父亲是市里的干部,家庭条件不错,李浩东长得也是高大帅气,跟堂姐郎才女貌。

婚后,堂姐给李家生了一个儿子,公婆对她倒是非常不错,不过李浩东作为富家子弟的嚣张跋扈却渐渐显露了出来,整天无所事事,没有一份工作干得长,不仅如此,他还处处留情,堂姐是百般忍让。

最后,李浩东外边的女人竟然打电话给堂姐挑衅,堂姐忍无可忍,终于回了娘家,誓死要跟他离婚。

李浩东半夜翻墙头跳进了堂姐家的院子,跪在了堂姐面前,就这么的,两人重归于好,李浩东也跟外边的女人断了,堂姐又为他生了一个女儿。

李浩东一直没有稳定工作,在外边瞎混,花钱又是毫无节制,他根本没有能力照顾堂姐和孩子,没办法,堂姐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红火,就这么地成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支柱,没想到李浩东消停没多长时间,又开始故伎重演。

“爱情是天上的圆月,婚姻是地上的大饼!”齐妙睡不着,又爬起来写了这么一句,再也无话。

作者:赵瑶瑶

第一章节 伤不起<< 上一章窈窕熟女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节 入职便成老员工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