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做个下人,美其名曰:近水楼台先得月!

嬉笑姻缘乱君心
第二章 做个下人,美其名曰:近水楼台先得月!作者:风姿卓绝的番茄哥更新时间:2018-10-23 00:04:00字数:11137

段越越被骗了,那个叫彦楚歌的死没良心的竟然把他骗进了君亲王府做个下人,美其名曰:近水楼台先得月!

“呸你妹的近水!”段越越第一千零一遍的诅咒彦楚歌,别以为她不知道,落君煌可是当今皇帝的亲弟弟,整个落王城大名鼎鼎的君亲王,让她做个下人去勾引他,她还不如直接说自己是护国将军彦楚歌的师妹比较好。

“哎哎哎,臭小子你发什么呆呢!你,说的就是你,还不快去把这地上的落叶扫干净。”不远处这个用鼻子说话的人正是当初拦着她不让她进门的管家落马。

“落总管,我觉得其实我可以去给小王爷做书童的。”段越越拿着大扫把,笑脸盈盈地望着落马。

后者斜视她一眼,鼻子里一声冷哼:“就你?长的没几两肉的,还是多干些粗活儿把力气锻炼下再说吧。要不是小柳儿介绍,哼,凭你也想进王府。”

说完,屁股扭扭的远去了。

段越越陷入沉思,既然明里没办法接近小白猪,那就等晚上来个夜潜小王爷寝室,把那头小白猪就地正法了!

然而,让段越越万万想不到的是,整个君亲王府大的过分,别说潜入小白猪的卧室了,她连自己的下人房都没找到。

是的,她段越越光荣的迷路了!

在园子里绕了大半天也没见着个人影,这让段越越深深的为王府的安全抹了一把汗。终于,在天色即将全黑的时候,她找到了厨房。

段越越摸摸干瘪的肚子,正打算着要不要冲进去大祭五脏庙,却突然被王府的一个家丁拦住去路。但见他一脸讪笑,眼珠子转啊转的终于开了口:“小兄弟,您是新来的吧?”

段越越浑身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打量着这人好半天,终于冒了句:“你是太监吧?”除了太监和女人,只怕没人能比她还娘了。

那人脸色一黑,笑容僵在脸上。嘴角抽了抽,却还是忍住了:“小兄弟,您看这晚膳时间就快到了,可我这不争气的肚子却又疼的半死,想去如厕吧,又怕误了主子用膳的时辰,所以您看这……”

被段越越当作太监的人一脸的艰辛,段越越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兄弟,我能体谅你!作为一个为了传膳而忍着不去大便的人来说,你活的挺不容易的。”深深地吸了口气,段越越觉得自己这样的感慨足以对得起这位太监朋友了。

显然太监朋友也被愣住了,他诧异:“您就不考虑帮我去传下膳?”

“我?”段越越指着自己的鼻子,嘿嘿地笑起来,“其实吧,我也挺想帮你的,可是你知道我绕了多久才从后院绕到这里来的么?整整2个时辰啊!你知道两个时辰是什么概念吗?转换成我们那个时代就是4个小时啊!你说这么大一个园子也不设个定点马车什么的,这让我们的两条腿得受多少折磨啊!”

太监朋友显然被段越越这么一大串的说辞给绕晕了,可最后还是无语的哀求道:“求您了,您就先帮我站个位置,别让总管大人发现少了个人就成,我解决了立马就回来。”

所谓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段越越觉得自己初来乍到还是有必要打好下层间的关系,介于这位太监朋友只是要求自己站个场子,便果断地答应了。

可不想,太监朋友一去不复返,等到传膳旨意下来也愣是没见着人影。总管大人瞄了她半天,一拍脑袋:“你不就是今儿个下午刚进府的那啥……小……小越子!”

段越越内心狂吐:啥叫小越子?他干脆直接叫她小月月得了。

压抑住内心的冲动,段越越嘴角上扯,面带微笑:“落总管,您记性真好!”

“得了,马屁就别拍了。来,拿着,这些菜是要送去给王爷用的。小心点,别摔坏了。”说着,落马便将一个长相精致的盘子塞到段越越手里。

盘子被盖子盖着,但仍能闻到里面散发的丝丝香气。段越越吞吞口水,问道:“落总管,啥时候轮到我们吃饭啊?”

落马白了她一眼,开始谆谆教诲:“府里有府里的规矩,做奴才的要懂得安守本分。哪有主子还没动筷的,下人就开始想着吃了。”

啧啧,讲了这么多话全都是用鼻子说话的,段越越深深的觉得落马总管绝对有发展成为内侍总管的前途。

于是,在落马的再三强调下,段越越托着盘子跟着人群往府邸的一个院落走去,边走边疑惑着,好像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等到进了院子看到那坐在书桌前专心看书的帅哥哥,段越越想死的心都有了。

送给谁吃不好,竟然是给的帅哥哥?!想起先前帅哥哥还想要一爪掐死她的恐怖记忆,段越越低头、再低头。

“哎,头不用低成这样子。”旁边同样端着盘子的家丁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段越越。段越越抬眸回以一笑,却正好可以透过开着的窗子看到帅哥哥。

落君煌依旧是一袭白衣,俊雅的脸庞少了先前所见到的冷然,如此便多了份温柔的气质,他单手拿书,看的正入迷。段越越在想,如果给他配上一副眼镜,是不是会更迷人。

似乎是感觉到段越越这股强烈的视线,落君煌猛然抬头,与段越越来了个四目相对。段越越傻眼了,落君煌眉宇微皱,却是不动声色的从书桌前移到了饭桌上,语气淡然地飘出两个字:“用膳!”

段越越拽了拽旁边看门的家丁,小声说道:“大哥,小弟肚子疼,能否帮忙把这盘菜端进去?”

家丁扫了她一眼,漠视。

段越越吃瘪了,眼看着前面的人已经进去,只好硬着头皮也跟着走了进去。她放下盘子,不用看也知道落君煌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她。

内心一阵哀嚎,虽然她知道自己长得人见人爱,但此刻却拼命的希望帅哥哥能忘记她这张脸。

当她正随着人群准备撤退的时候,落君煌的声音冰凉凉的刺入段越越的耳膜:“段越越,你留下来伺候本王用膳。”

段越越懵了,她僵硬着身子,转身,便见落君煌像是没事人一样坐那看着她。吞吞口水,无视掉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她讪媚十足:“王爷,您有什么吩咐?”

“怕你下毒。”落君煌淡然的扯扯嘴皮。

段越越抽搐,她其实很想告诉他,她还欠着二两八文钱的债,她没钱去买毒药哇!

“王爷您真会开玩笑。”她继续讪媚。

“试菜。”依旧是轻轻浅浅的两个字。

丫的当她是什么?试菜?要是真有谁看他不爽,那她岂不是就做了替死鬼?!段越越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微笑:“这样可不好啊,考虑到个人口腔卫生问题,王爷最好还是不要让奴才弄脏了您的晚膳比较好。”

“吃。”这下落君煌连眼皮都不抬了,直接丢出这个字。

段越越火了,猛地一拍桌子:“丫的不就想让我给你当替死鬼么?老子吃给你看,没毒也诅咒你被噎死!”

落君煌皱眉,凌厉的视线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旁人更是震惊,个个张大嘴巴睁大眼睛。刚刚听到的不是幻觉吧?竟然有人敢这么跟王爷说话?

段越越是真的火了,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就开始扫荡。与其说是试菜,不如说她是直接吞干净了满桌子的美食。

此刻她内心的想法是:反正话已出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吃饱了做个饱死鬼,到时候还有力气去找小白猪给她穿越回家。

“王爷……”落马一进门看见的便是落君煌端坐在饭桌前冷眼看着段越越扫荡一桌子的饭菜,于是便战战兢兢的挪到他面前。

“都出去。”落君煌冷声,周围的气氛急骤变冷,连正在享受美食的段越越也一个不慎被噎住了。

“咳……咳咳……水……水……咳……”她猛咳,不顾满手的油腻死死地拽着落君煌的白衣,蹭的上面满是油渍。

落君煌冷视她,将书桌上的茶杯递给她,等到段越越缓和了之后才开口:“说!这次又是为什么潜入王府?”

“我……”

“不说实话,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他冷声,杀气腾腾。

段越越妥协了,深深地觉得不能为了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师兄送了自己的性命,于是毫不保留的全盘托出:“是彦楚歌那家伙叫我来调查小白的身份。”

落君煌皱眉,死死地盯着段越越:“你竟然还认识彦楚歌,究竟是什么人?”

老大!重点不是这个吧?!段越越哀嚎,帅哥哥你的思路不应该往正常一点的发展,不是应该要问她彦楚歌为什么会叫她来调查小白吗?

“我……我想我们家小白了……呜哇啊啊啊……所以……所以彦楚歌说可以让我混进王府的时候我才答应了,帅哥哥,我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呜呜呜……”段越越开始嚎啕大哭,并开始在心里为自己泪腺的发达而沾沾自喜。

不是她不想告诉帅哥哥自己是穿越来的,可是跟一只猪在白日梦里打架打输了被丢到这里来,这多没面子啊,她才不要丢这个脸。

显然落君煌也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哭给吓到,他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脱……脱衣服?!段越越睁大眼睛望着他,忘了哭泣,就见落君煌当着她的面开始宽衣解带。

“帅哥哥,其实你不用出卖色相安慰我。”段越越吞吞口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

他。

“收起你的口水。”落君煌嫌恶的将外衫丢到段越越的头上,盖住了她的视线。等她拿开衣服的时候,帅哥哥已经稳坐下来,身上只穿了件似雪内衫。

“不要再让我看到上面的脏东西。”落君煌恶狠狠的来了这么一句,段越越眼睛一亮。

“帅哥哥,你的意思是不会赶我离开王府?”

“哼,我倒想看看,彦楚歌想玩什么把戏。”他一声冷哼,冷峻的脸庞更显得阴寒,段越越浑身一个颤栗,突然感觉自己就是那砧板上的鱼肉,不是帅哥哥就是师兄会来将她乱刀砍死。

介于落君煌和彦楚歌各怀鬼胎的心思,段越越算是在君亲王府尘埃落定,安心的做了个下人。但是,想到帅哥哥昨夜的警告,段越越就深深觉得自己这奴才做的不值。

落君煌说:“第一,不准出现在落君段面前;第二,随时随地向我汇报彦楚歌的动向;第三,不要妄图从王府打探任何消息。否则……后果自负。”

想到这里,段越越打了个哆嗦。死命地搓着帅哥哥丢给他的那件白衫,无奈上面的油渍是怎么擦也擦不掉,此时此刻,段越越无比怀念汰渍洗衣粉--有汰渍没污渍啊!

“段哥哥……”一声甜腻的叫声从段越越身后响起,吓的段越越差点撕烂了手上的衣服。

谁的声音叫的这么恶心?段越越战战兢兢的回头,是王府内的一名丫环。

只见那丫环面带羞涩的微笑,不大的眼睛眨啊眨啊眨的,段越越抓头:“你眼睛进沙子?”该不会是想找她给她吹吧?她可没百合的嗜好。

丫环姑娘摇头,顺带抢过了段越越手上的衣服,再羞涩的扭扭身子:“洗衣服这种细致的活儿怎么能让段哥哥你来做呢,还是让燕儿来帮你洗吧。”

原来是要帮她洗衣服!段越越求之不得,立刻把衣服丢给她,顺带交代一句:“洗干净点啊,看到一点油渍咱俩一起受罚。”

“一起受罚!”燕儿姑娘眼睛一亮,满心期待。

段越越立刻改口:“不,是你要承担全部责任!”语毕,打着哈哈准备开溜,“这么大的太阳,皮肤都晒黑了,衣服就拜托你了啊。”

“你要走了?”燕儿姑娘满心委屈。

“呃……洗完后把衣服送去我房里。”朝着燕儿抛去一个媚眼,在她娇羞的神情中,段越越潇洒的离开。

想当初卓童童就说过,她段越越要是男生,也是个绝顶帅哥啊!

可是让段越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只不过去睡了一觉,结果为她洗衣服的燕儿竟然死了。

握着洗干净的衣服站在她的尸体前,段越越再也笑不出来,这个仅有一面之缘,前一刻还欢欢喜喜的帮她干活的女子,这一刻却静静地躺在白布之下。

旁人摇头叹息,说燕儿是在洗衣服的时候不慎失足落水淹死,可段越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转身在看到柳儿那冰冰凉凉的淡然神色时,段越越豁然明白。是彦楚歌!这绝对是彦楚歌下的毒手,因为她出卖了他,所以她杀了燕儿来警告她!

段越越拽着柳儿来到偏僻处质问她:“是你下手的对不对?”

柳儿皱眉:“你在胡说什么?”

“是你,就是你!因为我告诉了王爷彦楚歌派我来王府的计划,所以你们就设计杀死燕儿来警告我,对不对?!”段越越几乎是在嘶吼。

柳儿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小声叱喝:“王府人多口杂,这么大声你不要命了!”

段越越觉得委屈,虽然对燕儿没有多深的感情,但人家毕竟是被她拖累,所以,她很自然的落泪了:“燕儿是无辜的,她是无辜的啊……”

柳儿轻叹:“不是我下的手,更不是彦将军。燕儿的死我也很奇怪,也可能真是失足,又或者是有什么人想杀人灭口。”说着,她意有所指的望着段越越。

却见段越越的眼睛越睁越大。不,她绝不相信!

不可能是他,绝不可能是他!段越越坚决自己的认知,帅哥哥虽然很冷漠,但绝对不会是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见她摇头不肯承认,柳儿又道:“你想想,你昨夜才告诉王爷是彦将军派你来的,今日燕儿便死了。你以为在王府取人性命是很容易的事么?彦将军想要杀人也绝对会精密安排,不容有一丝错误。”

段越越咬唇,握着衣服的手力道越来越大。如果是落君煌下的手,那么他的对象就绝不是燕儿,而是……她。

段越越苦笑,这终究是一个她所不能适应的时代,人命竟是这么不值钱。

所以,当她站在落君煌面前的时候,再也笑不出来,也再叫不出帅哥哥。她将撕得粉碎的衣服扔到他脚边,语气冰凉凉的:“我不小心弄坏了王爷的衣服,请王爷责罚。”

“是不小心还是故意?”落君煌眯起眼睛,似要将她看穿。

段越越却再也忍不住了,她说:“你是王爷,段越越不过就是一介平民,你要我死直接下令就好,何必背后偷袭?燕儿有什么错?既然她不是我,你又何必下此毒手!”

“段越越!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落君煌冷声,眉头紧紧皱起。

段越越却大笑了起来:“你昨晚交代的我都能做到,本来,我以为我找了个好主子,有了栖身之处,可是没想到,找的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说到最后她只觉得眼睛酸涩的想要哭出来,却是强忍着没有落泪。

“段越越!”落君煌的声音更加冰冷,一手掐住段越越的脖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告诉她,“以下犯上的罪名你可知?”

“你掐死我好了!这他娘的人命不值钱的世界,老子再也不想待在这。不过就算做了鬼,我也会日夜缠着你,夜夜扰你清梦,让你这辈子都不得安歇。”

这一次,段越越真得豁出去了,估计落君煌这辈子也没被人这么指责过,一时间竟真的气得想要掐死她。

“爹,你在做什么!”一声清脆的孩童声响在门口,是落君段。

听到这声叫唤,落君煌整个身子都僵硬了,猛地将段越越的头按进怀里,厉声喝道:“出去!”

“爹……”落君段显然不愿意,他带着一丝不确定,“她是谁?我都看见了,爹你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要杀娘亲!”说着,落君段跑上前扯住段越越的衣袖,“娘亲,你是娘亲对不对?”

小白,嗷!小白来救她了!

段越越此刻很想把小白猪抱进怀里狂亲,在感觉到落君煌真要杀死她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人命值不值钱也轮不到她来管啊,她何苦为了这个时代的价值观送了性命。无奈祸从口出,幸好小白猪及时赶到!可是落君煌太狠了,掐不死她竟然想要活活将她闷死!

段越越挣扎着想要脱离落君煌的钳制,加上落君段的吵闹,落君煌终于无奈的放手。只见段越越跌坐在地大口大口拼命地呼吸着,却还没来得及喘息,就被落君段一把抱住。

“娘亲!你回来了,你真得回来了!”五岁大的孩子抱着段越越哭的是既兴奋又感动。

段越越也一把抱住他,哭的像是见到久违的亲人一般:“小白!呜呜……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站在一旁的落君煌头痛的揉揉眉心,深深地觉得有了段越越,以后的日子再也不会太平。

过了许久,等到大小两人的情绪都平缓了,落君煌一把将小白丢出房外,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惹得落君段在门外拼命拍打:“爹,我要娘亲,我要娘亲啊,你不能只顾着和娘亲亲热不要段段啊……”

段越越吞吞口水,在心底第N次感慨:小白的演技真是太棒了!

“段越越,我可以不杀你,并让你陪在段段身边。”落君煌冷眼看着她,“但有一点,不要对段段做出任何不利的事,否则你会死的比燕儿还要凄惨!”

威胁啊!华丽丽的威胁啊!

段越越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不确定地问了句:“燕儿真的是你杀的?”

“段越越!”落君煌几乎是吼出来的瞪视她,“想要活命,跟你无关的事就不要多管!”

说着,打开房门将她丢了出去,对一直守在门外的落君段说道:“以后她陪你住在水榭,如果有做错什么事,只管往死里打!”语毕,“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段越越望着落君段尴尬一笑,而后者则是吃惊加万分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娘亲,你好厉害喔,我从来没见过爹爹发这么大火。”

这两人真的是父子吗?!段越越在心底感叹!

自从搬到水榭,段越越可谓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羡煞旁人啊!可是,刚开始那两天她还挺开心的,过了几天之后……

“娘亲,你再吃点啊。”落君段拿着一块精致的糕点往段越越嘴里塞。

段越越脸色瞬间发白,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他说:“小白,你饶了我吧,再吃下去我真要吐了。”

糕点是很美好,可是落君段整天有事没事就拿这些甜食腻她,再小强的胃也受不了啊。

见她一点都不想吃的意思,落君段的脸垮了下来,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娘亲是不是不喜欢段段喂你,你最近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比段段记忆中的模样都瘦了好多。”

段越越被打败了,她很无辜的告诉他:“其实我比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足足胖了八斤了,你知道八斤是什么概念吗?小白,不是人人都羡慕你那肥胖的身材啊!”

落君段扭扭身子眨眨眼,撅起小嘴反驳:“段段一点都不胖。”

段越越扶额,她指的是他小白猪的形象,别以为他现在找了副这么可爱的身体,就能抹杀它那肥胖小白猪的样子!

段越越教落君段写字,落君段却嫌弃她不识字,写出来的是蝌蚪文。

你妹的蝌蚪文,她写的可是标准的简体汉字啊!鉴于文字通用的时代不同,段越越成了个彻底的文盲。

段越越觉得,自己必须得找出点什么事来证明她的存在感。于是某一日,她对落君段说:“小白,我教你唱歌,怎么样?”

“好啊,那段段给娘亲弹琴伴奏。”于是,落君段搬来了古筝,段越越瞬间傻眼了。

“丫的你爹虐待你?这么小就学这么多东西?”段越越吐槽,琴棋书画落君段样样都能来,他才五岁啊!想当年她五岁那会,还是跟一群男孩子滚在泥巴堆里打滚捏泥人。

“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未来王爷必备的基础教育。”落君煌不知何时出现在水榭,倚在门边懒散回答。

段越越双目一亮:“帅哥哥,你来啦!”

落君煌皱眉,落君段却在一旁捂着嘴巴偷笑。

落君煌狠瞪她一眼,对着段段说道:“练琴。”

段段忍住笑,抬头望着段越越:“娘亲,你要唱什么歌?”

“我要唱神曲,爱情买卖!”她大叫,旁观的两人互视一眼,纷纷摇头表示不知。

段段眨着无辜的眼睛:“娘亲,段段不会弹这首曲子。”

“就知道你不会!”段越越得瑟一笑,清清嗓子说道,“也罢,我就清唱一曲吧!”

段越越扯开嗓子,单手握拳故作话筒状,再摆个帅气逼人的POSS,最后尽力压住嗓子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浑厚一点:“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

当然,高音的部分她没能唱上去,外加部分走音,总之,能唱完整首歌,段越越还得感谢二十一世纪那伟大的KTV,没有去KTV的N次高吼,她哪能学会这首神曲!

只是,当她唱完整首歌的时候,落君煌父子俩早已愣住。段越越干咳两声,莫非是她的神曲杀伤力太大?

“小白?帅哥哥?回神啦!”她叫唤,终于让两人恢复正常。

只见落君段啪啦啦的鼓掌,直叫好听:“娘亲,你唱得真好,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风格的歌曲。”

而落君煌则是整张脸都冷的过分,不发一言地离开了水榭。

“你爹怎么了?”段越越诧异地看着落君煌的背影。

而落君段则是无所谓的挥挥手:“估计是想起什么事了吧。我爹经常这样,娘亲你习惯就好。”

段越越一想,觉得也是,帅哥哥古怪的性格非常人能够猜透啊!

只不过让她无限扼腕的是,落君段--这个被小白附身了的小P孩竟然只听她唱了一次爱情买卖,就用古筝谱下了整首曲子,还当她的面弹奏给她听!

段越越简直想吐血,上帝您老人家何苦这么折磨我!不过古筝版弹奏出来的爱情买卖虽然和她听到的有点不一样,但却别有一番味道。段越越也只能感慨,小白是个天才!

“娘亲,你为什么总是穿着男人的衣服。”落君段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段越越翻白眼,恶狠狠的投诉:“是那个落马总管给我的。”原因无他,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男人,虽然小白一直嚷着叫她娘亲,但仍无人怀疑她的性别。

不过想起前些日子有偷听到两个丫环私下猜测帅哥哥和她是不是断袖之爱的时候,她竟沾沾自喜。虽然断袖是囧了点,因此,段越越深刻的觉悟到,自己有必要让所有人知道且相信她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落君段双手托着下巴,灵动的眼睛望着段越越,两条小眉毛简直就快拧到一起,突然一声大叫:“啊!我有办法了!”

说着,迈着两条小腿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段越越不知他玩的是什么把戏,便也不管他,趴在书桌上昏昏欲睡。

水榭的地理位置很好,四面都被荷塘围绕,整个一置身湖心的感觉。段越越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居所就爱上了它,落君段说,水榭以前是他娘亲住的地方,后来娘亲死了,他就哀求帅哥哥让他住在了这里。

睡梦中的段越越梦见了小白猪,小白猪抬起猪蹄猛敲她的脑袋,叫她这辈子都别妄想回家。于是,在梦里两人又扭打成一团……

“娘亲,娘亲!醒醒!”落君段摇晃着段越越,硬是把她从睡梦中摇醒。

段越越揉揉惺忪的睡眼,眼前是落君段放大的眼睛,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清秀文雅的少年,少年的脸上还挂着一丝温和有礼的笑容,看得段越越那个赏心悦目啊!

“娘亲,不要再看了,帅爹爹会吃醋的!”落君段撅起嘴,一把蒙住段越越的眼睛。

帅爹爹是小白给落君煌的最新称呼,来源于某一日,他觉得段越越叫帅哥哥叫的粉有爱,便有样学样。对此,落君煌采取默默接受的态度。

段越越眨眼,脑袋终于清醒过来,她掰开落君段的手,指着文雅少年发问:“他是谁啊?”

“在下王天赐,是奉小王爷之命前来给公子量身做衣的。”王天赐彬彬有礼,声音清亮柔和,段越越听的颇为享受,捏捏落君段的脸蛋吧唧了一口。

此刻,王天赐心里的感慨是:原来外界传闻君亲王断袖藏娇是真的!

“请公子站到这边,双手平伸开,好吗?”王天赐自始至终和颜悦色,段越越也乐于配合,只是,在王天赐碰触到段越越的胸部时猛地缩回手,“公子……不,你是女……咳……咳咳……”

王天赐明显的吃惊加不自在,脸颊微微泛红。这是他接手王家布庄几年来碰到的最大失误啊!王家布庄一直严谨男女授受不亲的作风,他本以为段越越是男子才亲自前来量衣,结果却没想到……

“怎么了?”段越越眨眼。

王天赐欲言又止,一时间量也不是,退也不是,眼看着段越越还平伸着双手等着他,于是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拿着尺绳绕过她前胸,乍一看,就是一副古代耽美版铁达尼啊。

“咳!”一声冷咳自门口传来,段越越转身,王天赐双臂一抖,直直的压上了段越越的胸部,霎时,整个脸一片通红。

段越越只见帅哥哥脸色阴沉,冷冷地盯着她:“你们在做什么?”

王天赐立刻松开手,退离段越越数步之遥。心里直呼大事不妙,要是君亲王治他个轻薄王妃的罪名,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帅爹爹你来啦!”不知情的落君段兴奋的上前扑住落君煌,仰起脸蛋说道,“我想请王师傅给娘亲做衣服,帅爹爹你要不要也做件新衣裳?”

“做衣服?”落君煌眸色一沉,瞄了眼段越越,再看一眼王天赐,神色缓和了些许。

落君段眼珠子一转,抱着落君煌的大腿左右摇晃:“帅爹爹,娘亲说在他们家乡,一家人会穿亲子装,我们也穿亲子装好不好?”

段越越一泼口水呛住喉咙:“小白,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王天赐则是职业性的开始懊恼,没想到他纵横整个布衣界,竟从未听过亲子装这一名词!

而落君煌是踱步走到段越越面前,状似随意:“好。”

喷了,段越越真的差点喷出血来。她没听错吧?帅哥哥要给他们做亲子装?!狐疑的瞄了眼正在偷笑的落君段,段越越深深的怀疑,是不是小白自幼没了母亲,缺少母爱,所以才把她从现代穿越过来给他做娘亲?!

总之,落君煌让人大跌眼镜的回答决定了一个事实,就是她段越越在古代的第一件女装--亲子版。

在王天赐纠结了数十天,请教了段越越关于亲子装的一系列关联,终于,段越越看到了那件很狗血的古装版亲子装。它狗血的原因在于段越越画了三只看似一家人的小猪,让王天赐用金线照样子绣在了衣服上。

所以,当落君煌看到左绣上那只坑爹的猪爸爸时,后悔的当场就想撕了这衣服。而段越越和落君段就不同了,段越越抬起右手,衣袖上系着围裙的猪妈妈笑的正灿烂,这让她不禁怀念起现代那些DIY的可爱服装。再看落君段,咬着奶瓶的猪宝宝是绣在后背,他一撅起PP,就会露出可爱的猪脑袋,看得段越越满心欢喜。

衣服主色是红色的,很艳,但段越越觉得这样比较有生气,免得整天看落君煌一身白衣刺瞎了她的眼睛。

“王爷,其实这衣服挺……有特色的。”王天赐从脑袋里艰难的搜刮出这一形容词。

落君煌挑眉,看着笑的正欢的段段,终是舒缓了眉头:“段段,今日是你生辰,这件衣服便当作是爹爹送给你的礼物,你还想要什么?”

“什么?今天是小白的生日?”段越越惊呼,“你怎么不早说,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娘亲,你肯回来陪段段,段段就已经很开心了。”落君段开心的一把抱住段越越。

段越越感动了,虽说她一直把落君段当成小白猪的化身,但除了他眉间有和小白猪一样的桃花瓣胎记,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一样。而且穿越到这里之后,落君段是唯一一个只求付出一切博得她开心的人。

于是,她非常认真的对落君段说:“小白,娘亲要给你一个难忘的生日!”

“你想做什么?”落君煌冷哼。

“白天就带你出去疯狂的玩一下,晚上娘亲给你做生日蛋糕怎么样?”此刻,段越越万分懊恼,为什么古代没有游乐场?为什么古代没有动物园?一切娱乐场所在这里都是浮云啊。

“帅爹爹也会去吗?”落君段期待地望着他。

“好。”

他答应了,他竟然答应了!段越越不可置信,按照落君煌的行事作风,不是应该极力扼制她带小白出府么?不过段越越也仅仅是惊讶了那么一下下,因为出府之后,她才欣然发现,有了帅哥哥,就等于傍了个大款啊。走在路上拿什么都有人付钱,何乐而不为。

落君段认为,既然他们都穿了亲子装了,娘亲就更应该有娘亲的风范,于是招来了一大批丫环帮段越越描眉梳头、穿金戴银,段越越直觉自己被弄的像个花蝴蝶+摇钱树。

于是一脚将所有人踹出了房门。别看她段越越平常一副男生打扮,其实是懒得去化妆,真要画出来,也是个性感美女啊!

段越越将头上的金钗银钗全部拿掉,只留了根木钗。这根木钗是段越越在落君段的房内发现的,纯手工雕刻,觉得挺特别的就收了起来。再用水洗去一脸的胭脂水粉,只浅淡的描眉扑腮,就着仅有的古代化妆工具飞速的弄了个清清爽爽的淡妆。

“呦!这美女是谁啊!”段越越照着铜镜,开始模仿卓童童的语气来评价。

“咚咚咚!”粗暴的敲门声响起,落君煌不耐烦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好了没有?”

段越越望天,他们这样像不像是去约会?虽然还跟了个小拖油瓶。

打开门的那一刻,落君煌眼前一亮,看在段越越眼里分明就是一种“原来你也可以扮女人”的神情。

她干笑一声:“讨厌啦,我可是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勇气在落君煌面前承认自己是女人,也许是怕知道了她的身份,落君煌会将她赶出王府,毕竟小白经常感叹他的帅爹爹如何如何地爱着他的娘亲。

“走吧。”帅哥哥轻描淡写,径自离去了,仿若一切的羞涩都是段越越在自作多情。

“娘亲……”落君段看见她的时候,眼中透露着兴奋与激动,但段越越却突然有种感觉,他的各种情绪针对的是她头上的木钗,当下便觉得有时间要好好了解下这支木钗的故事。

当三人走在落王城的大街上时,吸引了无数眼光,人群纷纷回眸,感叹这一对俊男靓女兼一只可爱的小拖油瓶。

落君煌皱眉,深觉是这一身红艳又独特的衣服惹的祸。

而段越越却不以为意,拉着小白东看看西望望。段段见什么都新鲜,一下子就买了好多东西。

“帅爹爹,帮忙拿一下。”落君段吃力的将一件又一件的物品丢在落君煌手上,看得段越越在一旁不停傻笑,果然购物什么的就是要找个大款,既可以帮忙付钱,又可以帮忙提东西。

落君煌皱眉,突的将手上的东西往旁边的摊贩一放:“连同你的所有东西,送去君亲王府。”

段越越瞪大了眼睛,有钱人啊!

……

作者:风姿卓绝的番茄哥

第一章 她只想拿帅哥哥来做靠山,谁要跟个古人谈情说爱了。<< 上一章嬉笑姻缘乱君心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段越越一个颤栗,再次觉得自己还没完全脱离砧板鱼肉的命运。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