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眼泪是你看不见的伤心
[1.]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23 00:03:00字数:3530

何若绯满十四岁的生日那天,路阿姨送给了她一条嫩黄色的连衣裙做生日礼物。可惜在学校每天都要穿着校服,她一直都没有机会把那条漂亮的连衣裙套在身上。终于赶上了周末,何若绯兴冲冲地背着书包一路跑回家里,爸爸上班还没回来,她就拿出挂在衣柜里的漂亮裙子穿在身上,照着镜子左右转了好几圈,既高兴又羞涩地笑了一下,把头发拢成马尾之后,这才又跑出家门去路阿姨家。

大院里,路阿姨正在楼下做饭,房门大敞开,何若绯刚一进门就嗅到了饭菜的香气,绕到厨房里微笑着和路阿姨打招呼:“路阿姨,好香啊,是在做糖醋排骨吗?”

在这个军区大院里,大部分居住的都是军人与军人家属,路阿姨的丈夫和何若绯的母亲是年轻时的军校同学,目前是军区司令,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如此荣誉的头衔,路叔叔本人也是值得尊敬佩服的。路阿姨更是温柔贤惠,是重点中学的数学老师,还做得一手好菜,何若绯几乎每天都会跑来蹭饭吃。见女孩来了,路阿姨点点头将糖醋排骨端到客厅的餐桌上,又笑眯眯地打量她一遍,“哎呀,若绯,穿上这身裙子真好看,阿姨的眼光不赖吧?等一下路漠看到,一定会被你迷住!”

何若绯笑笑,跟随着路阿姨走回客厅,一边走一边问:“路阿姨,路漠呢?早放学了,他怎么还没回来?还有,路叔叔怎么也不在家啊?”

“路漠他早回来啦,在楼上陪客人呢。你路叔叔啊,和一位柯叔叔去母校转转,马上就回了。”

“客人?”怪不得路阿姨今天做的晚饭这么丰盛,原来是有客人来了。何若绯如同往常一样非常随意地在餐桌旁坐下来,好奇地抬起头看忙忙碌碌的漂亮女人,“路阿姨,是什么样的客人?”

“是你路叔叔的战友,被调到咱们市内做团长,这不,上午搬到对面的那栋二层小洋楼里住下了,以后大家就都是邻居喽,今天这是给他们的接风宴。”

“那……那我今晚在路阿姨家里吃饭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路阿姨笑着说,“傻孩子,乱想什么呢,哪有合适不合适的,你就安心在这吃,又不多你这一个。饭也快好了,你要是能帮阿姨个忙,上楼叫那位柯阿姨和柯隐下来吃饭就成了。”

“好,我去我去!”何若绯弯着眼睛听话地点了点头,“是柯阿姨和柯隐是吗?我没记错吧?”

“若绯就是聪明,全部答对。”

她转身跑上楼梯,一路“噔噔噔”地来到了二楼。客房的门敞开着没有关,何若绯轻敲了几下门,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的年轻女人抬起头来。她有着非常精致漂亮的五官,黑色长发随意挽起来,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何若绯有些拘束地笑了一下,礼貌地说道:“是柯阿姨吗?路阿姨让我来叫你到楼下,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柯母开朗的笑容让何若绯紧绷的模样缓和了不少,她笑眯眯地站起身,走过来摸了摸女孩的头,“你是不是叫做何若绯?”

“是的。”她有些好奇地歪过头,“柯阿姨怎么会认识我?”

“当然认识啦,我和你妈妈在军校里是最好的朋友,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不过你和小时候的长相没多大变化呢,白白净净的,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柯母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家的孩子不在房间里,到走廊里张望一圈,皱起眉说道:“他又跑哪儿去了,刚刚还和路漠在我旁边玩游戏机呢,这都要吃晚饭了他又没影儿了。”

柯阿姨是在说柯隐吧?

何若绯刚想开口说她可以帮忙去找找时,走廊尽头的那边有两个男孩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

她侧头望去,本应该第一眼就看到前面的路漠的,可是很奇怪,她的视线偏偏就落在了他后面的男孩身上。

那是何若绯第一次见到柯隐。

年少时的初见总会带有一些奇异的刻骨铭心的色彩记于心间,就想此刻的这一幕,无论之后过去多少年,何若绯依然经常忆起。他有一双和柯母极其相象的眼睛,黑而明亮,穿着米格子短袖和天蓝色的牛仔裤,走路的模样总觉得有些慵懒,好像一只娇贵的猫。当他看向何若绯的时候,顿时就让她有一种莫名紧张的感觉。

因为他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凌人的气势,虽然一副看似亲近随和的微笑,可那是假的,实际上,他骨子里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

他走到柯母身边,双手插在裤兜里,“妈,你在走廊里那么大声嚷嚷什么呢?大老远就听到,大嗓门怪吓人的。”

柯母把他拉到身边,将他头发上的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拍掉,气呼呼地说:“你这臭小子,什么态度啊你?像谁啊你的臭脾气,还有你这头发,是不是又喷发胶了?人不大,就知道臭美!”

“别碰,烦不烦啊你。”柯隐挣开她的手,不满地整理了一下刚刚被母亲破坏的发型。

柯母也拿他没办法,就只是给他介绍:“这是若绯,在家里时妈妈不就和你提到过吗,你岑阿姨的女儿,今后咱们就都是邻居了,要好好和若绯还有路漠相处,知道吗?”柯隐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嘴角牵扯出一抹笑意,含义不明的样子,那种笑,同样让何若绯觉得怪怪的,后来很久,她才明白那种怪怪的感觉叫做不爽。

柯母和柯隐朝楼下走去,何若绯拉着路漠先退到楼梯的这边,眯着眼睛有些怀疑地问:“放学回来,你就一直陪他玩到现在?”

路漠觉得她此刻的表情好笑,嗤笑一声:“是啊,我妈交代下来的,要我带着他先熟悉这里的地形,而且今后免不了要经常和他一起上学放学的,建立友好战线是前提。倒是你,怎么回事,好像不太喜欢他。”

何若绯撇撇嘴,“没有啊,我没有不喜欢他,就是觉得,和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肯定玩不到一起去。”

“那我和你的性格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从小到大,你还不是就只黏着我。”

何若绯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反正,就是……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算了。”

路漠看着她,有些无奈地咧嘴笑出来。

那天晚上在餐桌上,路叔叔和路阿姨热情地招待柯家三口人,又是敬酒给柯父柯母,又是嘘寒问暖。路叔叔和路阿姨都是善良正直的好人,生怕招待不周,怠慢了新来的友人邻居。何若绯坐在路漠身旁的座位,吃饭的空隙偶尔会和路漠小声嘀咕上两句,无非是些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譬如赵芷毓托她把情书给路漠,又或者是刘惠惠想借路焕的数学笔记来抄。

路漠学习好,人缘好,相貌好,虽然有个性但不至于太过分,所以在班级里是很受欢迎的存在。尽管何若绯默默无闻寡言少语的,但因为总和路漠在一起,还是有不少女生主动和她做朋友,为的是以此来吸引路漠的视线。

两个小孩在这边聊,何若绯有时会被路漠逗得抿嘴笑不停,偶尔还会抬起手来拍路漠一下。在其他人看来,这两个小孩俨然就是一副在“打情骂俏”的青梅竹马的模样。路阿姨还特别自豪的小声对柯母说:“若绯和路漠感情可好了,我现在啊,就等着若绯赶快长大,就可以嫁进我们老路家来了。”路叔叔苦笑着皱眉:“什么话,你怎么把若绯说的好像我们家的童养媳一样。”柯父和柯母笑出声来。柯隐听着大人之间的谈话,也微微笑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路漠,典型的高材生模样,认认真真,家长们都喜欢他这种类型。再来……是坐在路漠身边的何若绯。似乎是有点怕生,她从头到尾都紧紧的黏着路漠。如此一来,柯隐对她的兴趣就大幅度降低,不如说,何若绯在那天晚上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

到了何若绯这里,期间有一次,她无意撞到对面位置的柯隐的目光,他当时恰巧也望着她,眼里看不出喜恶,但很快他就转开脸,因为路阿姨夹菜给他,他忙着说谢谢,笑容可掬的模样,看上去很懂得讨人欢心。

何若绯皱皱眉,心情又因此有些莫名的不好,真是怪事。

回到家的时候,爸爸已经回来了。何父工作到家只热了点剩饭,随便吃一口,看到女儿点了下头:“回来啦,又去你路阿姨家蹭饭了吧?”

何若绯“嗯”了一声,边换下裙子边说:“爸,大院里又搬来了一户新人家。”

“是吗?”

“姓柯,今天晚上路阿姨就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给他们接风。听说好像和我舅舅也是战友,还和妈妈是军校同学,爸你认识吗?”

何父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哦,是他们家啊,确实是你舅舅的战友,你刚满两岁那会儿,他们还来咱家看过你呢。等到哪天有时间,我也去他们新家看看。”

“柯叔叔和柯阿姨人都挺好的。”何若绯坐到父亲的身边,趴在双臂上,“就是他们家的小孩,我和他一句话都谈不来。”

何父笑了,拍拍她的头:“你啊,人家哪里招惹到你了?”

“嗯……我也不知道。”何若绯有点困扰的摇摇头,随后开口,“不说那个了。爸,妈什么时候回家?她在外地为什么总那么忙?今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她会和舅舅回来和我们一起庆祝吗?”

一说到关于何母还有舅舅的事情,何父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为难地皱起眉,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欲言又止地开口,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见父亲这个样子,何若绯立刻懂了,她问了不该问的话。于是她急忙从椅子上站起身,“那个,我先回去睡觉了,爸,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便立刻跑回了房间。她靠在房门上长叹一口气,抬头看到窗外明亮闪烁的星星,夜空的那一端,是母亲所在的地方。

明明同在一片天空下,为什么,相见却如此困难?她不是不懂,而是,还想要怀揣一点点希望罢了。哪怕那是不切实际的,她还是想要多相信一些时间。

“妈……”何若绯轻轻呢喃一声,却发现这个字念起来竟有些生疏。

作者:沐小弦

楔子<< 上一章我的眼泪是你看不见的伤心目录下一章 >>[2.]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