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的眼泪是你看不见的伤心
楔子作者:沐小弦更新时间:2018-10-23字数:4035

她现在好像有些懂了,什么叫做“天大地大,也比不过针尖大”。要说地球两极跨越七大洲四大洋的,人口平均面积占地也不小,南北一平均分配,老死不相往来的戏码在电影里都上演了多少回了,因为距离太远根本就没办法找到彼此,哪怕是拿GPS导航仪也很难测出对方的方位。所以没了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再加上QQ拖黑不玩MSN与周围曾经的友人断绝来往,想要再找到某个人实在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何若绯一直认定自己不会再见到他,也没想过要见到他,可此刻她所拥有的冷静与理智几乎正以每分钟三十公里的速度瓦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至于让脸部表情过于惊讶从而泄露内心想法。

何若绯被保研到某名牌大学读金融时,还不知道一个星期后就会重逢柯隐。

那段时间她忙得脚不沾地,虽然因成绩优异而被保送研究生,可生活费还是要靠她自己在酒吧里兼职服务生来赚取。家里是指望不上的,但何若绯也从不为此抱怨什么。

大概是她以“坚强”、“隐忍”等外在形象博得了任课教授的特别重视,所以对方才会在下课后把她单独留下,又是欢喜又是满脸堆笑地对她说:“若绯啊,从你第一次上我的课时我就发现了,如今像你这样的年轻女孩实在难得,懂事不说,还很内敛,一点都不像那些没有城府的小黄毛丫头。”

何若绯笑笑,“我没张教授说的那么好。”

“怎么没,我看就有。”她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框,于是接下来的那句话就更加顺理成章了,“若绯,今年多大啦?”

“哦,二十二了。”

“真好啊,年轻就是好,选择多,机会也多。”话到这里突然语锋一变,“可是不能总仗着年轻就大肆挥霍啊,女孩子家太要强会没有福气的,尤其是像你这种性格内向骨子里却要强的女孩,更需要有人来疼来呵护。”

何若绯一愣,接着就听张教授笑眯眯地握着她的手说:“可惜我家也是女儿,可惜了。不过,咱们学校前几天新来了一个实习的法语老师,他大学时到我的补习班里上过大课,也算是我一手带过来的,那小子又聪明又外向,可懂得逗人开心了,将来肯定是顾家型的。我和他说过了,下星期你们两个就找个时间见见面。”

果然不出所料,早猜出来会是这么回事了。何若绯只觉得额角有汗往下渗,可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推辞一句:“张教授,谢谢您的好心,可是真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从大学一直到现在,而且我……”

“不可能的吧?”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并且还一脸不信任地连连摇头,“我都没看你和男孩子走在一起过,哪里来的男朋友?你啊,完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也别害羞,我还能害你吗?况且我都和人家说了,你总归是要见见的吧,说不定你将来还会感谢我呢。”

看着张教授的眼神,充满了期待与喜悦,而更多的是多管闲事的那种八婆模样,何若绯咬咬牙,在心里大大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咧咧嘴:“那好吧……谢谢您的‘热心’,张教授。”

看来这事是不能告诉方以萧了,他要是知道,还不就地从外地杀到她这里来。

何若绯也挺纠结,但碍于对方是不能得罪的教授,想要拿学分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再说人家也是一片好意,见个就见个面,又不是非以结婚为前提的相亲。

于是一晃到了下个星期,何若绯上完课便在张教授满目笑容的眼神注视下一身冷汗地走出教室,赶往同对方约定好的校外咖啡厅。

路上她好奇了很久,好奇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万一他要是真对她一见钟情怎么办?万一他根本没张教授说的那么好,是个独眼龙怎么办?万一她被纠缠怎么办?

越想就觉得心惊胆战,何若绯还是摇摇头,不再胡思乱想,转而推门走进咖啡厅。

她没在店内巡视,而是径直走到前台询问:“您好,有位姓张的女士说是在这里订了位置……”

话刚说到这里,店门又被人推开,她刚一转头,就看到身形高挑的年轻男人走到她身边,目不斜视地对前台服务生开口:“有位张女士今天在这里订好了位置,能告诉我是哪里吗?”

女服务生诧异的笑容也在此刻显得戏剧性,望望何若绯,又看看年轻男人,“两位是一起的?张女士预约的位置,是靠窗的第二张桌子。”

服务生的话只有一半进了何若绯的耳朵里,因为她望着身侧的人瞪圆了眼睛。

简单的黑色短袖T恤,皮肤晒成眼下称之为时尚的麦子色,吊起来的凤眼眉梢有着让人一眼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的那种邪气,好在鼻梁上架的一副无镜片黑框眼镜把他规划得斯文了许多,于是何若绯的目光一路向上蔓延,正巧就碰到那双也盯着她的不怎么友好的眼。

没错,是盯着她。

她蓦地就觉得双腿开始发软,心里面小鼓咚咚地敲个不停,直到他转身朝预约的位置走去,她才恍然间回神,不情不愿地坐到他对面,却还是没敢抬眼看他。

心里面在不停叫嚣着的疑问已经快把她的整个身体炸开了,怎么就偏偏,偏偏又和他柯隐遇上了?

都这么多年了,都决定抱着今生“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小窄桥”的念想了,为什么还会如此巧合的遇见?

咖啡端了上来,坐在何若绯面前的柯隐却没碰,而是上挑嘴角对她微笑,先是一板一眼地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是最近来你们学校实习的法语老师柯隐,今年二十二,暂且未婚,经由你们系张教授介绍来这里见一位温柔又坚强,体贴隐忍落落大方,打着灯笼都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单身金融系精英小龙女。”话到这里一顿,他懒洋洋地眯起眼睛,嘲弄般的一笑:“看样子那小龙女说的就是你啊,何若绯?”

果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多少年过去了,他还是那副资本主义模样。何若绯也镇定下来,抬起头面不改色的看着他,“好久不见。”

“……”他瞥她一眼,极不耐烦的口气,“是挺久不见,你也老了不少,哪像二十二啊,有点儿朝气行不行。”

有必要一见面就损她吗?何若绯不和他一般计较,笑笑没说话。

沉默的气氛令柯隐觉得不自在起来,他好像气她这四年来一点音训都没有,又好像气她可以随便和不认识的男人相亲,于是腔调故意刻薄起来就是纯心挑她刺儿,“怎么,你大学不会一直空窗到现在要靠相亲来找男朋友吧?我记得你不是和一个叫方以萧的好着吗,当时他还挺出名的,大学时期他不就在网上创立过一个IT虚拟公司嘛。”

何若绯怔了一下,盯着他心有余悸地皱起眉:“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事情,他不是早就不关心了么。

“亦薇告诉我的。”

“米亦薇?”原来是她,那就难怪了,因为她和米亦薇倒是见过很多次,话到这里,何若绯也就理所当然地问他一句:“这么说的话,你和她之间都还顺利吧?”

“嗯,顺利,顺利得很,不过可能比不上你和你那位自在。”

柯隐那表情,居然颇有些像被人抢走了宝贝玩具却又强忍着,嘴硬的说着“没关系”。然而心里却对抢走他玩具的人充满了怪罪与埋怨,一时没隐藏好就在脸上将这种情绪表露无遗。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此时此刻,何若绯竟然觉得他对她还有在意。可很快她就舒一口气挥散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语气也变得更加客气:“没想到你会到我们学校做实习老师,说真的,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不是一般的震惊。还有,你答应张教授相亲这件事,米亦薇她知道吗?”

“我也就是出于礼节答应她来见见她认为不错的人,又没打算怎么着。”

“哦,她一定不知道我们其实认识。”

“怎么,怕她知道啊?我见不得人,不能让她知道我和早就你认识啊?”

“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那个意思……”

柯隐脸色沉下来,那副冷嘲热讽的模样让何若绯如坠冰窟。

正巧,柯隐的电话在这时响了起来。他接通后聊了几句,挂断后望向何若绯的眼神说明这次“相亲”已经到了结束时间,“我还有事,抱歉要先走一步。”

“好。”何若绯立刻点头应声。

“我走了,你心里现在一定很高兴吧?”他起身时狠狠瞪她一眼,嘴角旁牵扯出的笑容竟有一丝埋怨的意味,深邃的眼睛里沉淀着若有若无的被背叛的愠怒,低着嗓子对她说:“回去张教授要是问你,你就说没看上我,她也就不会再缠着你非给你介绍对象了。反正,你也是真没看上我。”

最后那一句话意味深长,何若绯没吭声,静静地望着他转身离开时的侧脸,玻璃门外,他走路时的习惯微抬下颚,阳光充足的天气里他总是会锁着眉头,让人有种难以接近的错觉。

她叹了一口气,瞬间觉得心情低落。真想不到,会在这个城市与他重逢。那些过去曾经发生过的往事,如今就好像又要重新上演一番。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何若绯接到童佟的电话,说是要陪他一起去看手机。于是何若绯就到市中心的路畔花园里等他,坐在长椅上一边看草坪上的小孩子玩耍一边心不在焉地出神。

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和大学,唯一留在她身边的青梅竹马的朋友就只有童佟一人。可今天,她却见到了柯隐,说来真的有些恍惚,好像梦一样。远处繁茂的梧桐树下,她仿佛看见曾经那个高傲的清秀少年站在那里,霸道无理地按住她的肩膀,他说,我和路漠,你到底更喜欢哪一个?

他黑色的眼里有着难以抗拒的执著,太鲜明太耀眼,让她觉得在他的身边,自己显得那么渺小暗淡,毫无光彩可言。

他像一颗星,夜色中唯一的亮,聚集了万众瞩目的视线。

不该回想起来,何若绯纠结地皱起眉头,身后的童佟一路飞奔过来捂住她的眼睛,笑眯眯地说:“猜猜我是谁!猜中有奖!”

“童佟!真是的,被你吓了一跳。”何若绯无奈地拿开他的双手,回头去看他,“好啦,现在我猜中了,奖品是什么?”

“你很无趣耶,就不能假装猜不到吗?”童佟不满地吐糟,“才不给你奖品,因为你每次都不配合我。”

何若绯笑了笑,随即又恢复落寞的神情,她说:“童佟,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会觉得惊讶。”

“什么事?”

“我今天,遇到柯隐了。”她慢慢地说着,语气虽平淡得毫无波澜,可眼底已经有了若隐若现的泪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好像变了,比以前沉稳了一些,尽管还是那副当仁不让的臭脾气,可至少学会给人留些余地了。很可笑吧?因为我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

“可可……”

“是米亦薇改变他的吧,她和他在一起那么久了。”

“可可,你还在想着他。”童佟坐下来搂搂她的肩,叹息一声,“你从来都没有把他忘掉,对不对?”

何若绯心里一震,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下来。那些所有的坚强与假装的不在意,都清醒地被他的一句“你从来都没有把他忘掉”所打破。

柯隐,她留在他身上的回忆那么多,怎么可能轻易忘得掉?

那么多年,那么多岁月,那么多时光,小小的,点滴的,数不清的喜悦与泪水,都是他给予她的。

在那个八年前的军区大院里,她曾以为,那里就会是她一生的幸福天堂,因为柯隐在,因为柯隐不会离开……

作者:沐小弦

加入书架我的眼泪是你看不见的伤心目录下一章 >>[1.]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