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作者:马叛更新时间:2018-10-23 00:03:00字数:3221

骄阳似火,刺眼的光穿过厚厚的玻璃之后,亮度还在,却失掉了温度,麦言大半截身体都在光里,年轻的肌肤光滑得像缎子一般。身边的落地扇显然是坏掉了一个零件,摇起头来吱呀作响,可是也一点也不影响麦言,他睡得很香。

“想不想跟我一起去?”麦佳摇醒正在午睡的弟弟,晃了晃手中的票。

“你说什么?”刚醒来的麦言还有些头晕,没听清麦佳在说什么,他揉着眼睛,想看清麦佳手中拿的是什么。

“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看热波,那音乐节很棒的!”麦佳转过身坐在麦言的床上,背对着麦言,因为麦佳穿着镂空的上衣,低腰的短裤,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雪白的背部以下,臀部以上的位置纹着一只蝎子,此刻这蝎子的尾巴已经贴着了麦言的脸,麦言记得不久前待在这个位置的还是一只浴火的凤凰。可见麦佳的感情又不稳定了,面对这个有事没事老喜欢折腾自己身体的姐姐,麦言只有无奈的叹气。

“你不是要和火火一起去么?”麦言撑起身体,去摸被自己扔在床头的上衣。

“别提那个混蛋了,我跟他掰了。”也许是天气太闷了,麦佳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沮丧。

“啊,你们不是才认识么,前几天我还看到你和他……”麦言装作很惊讶的样子,心里却在想,不错,这次老姐的恋情坚持了两周多,有进步。

“我说了别提他,最后问你一次,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麦佳打断了弟弟的话,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又长又密的睫毛和娇艳的口红。

“要去多久?”麦言穿好了上衣,犹豫着要不要掀开身上的薄毯,里面只穿了内裤。

“音乐节是七天,加上在路上的时间,来回可能要九天,你放心,机票我已经买好了,你陪着我就行了。”

“这么久啊,爸妈会答应么?”

“瞒着他们的,我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这点小事儿也要跟爸妈说?”

“我是怕他们担心嘛,话说热波是在哪个城市?”

“成都,搭飞机两个小时就到了。”

“嗯,你先回避下,让我把裤子穿上再说。”

“你穿你的就是了,我回避个屁啊,你可是我带大的,还让我回避。”

“可是……”

“别可是了,你赶紧收拾,晚上的飞机。”麦佳一把扯开了搭在麦言腰和大腿上的毛毯。

“啊,你怎么不早点说。”麦言脸红着穿好了衣服,光着脚跳下床去翻行李包。

“早点没打算让你陪我去的。”

“嗯,那我要不要带着笛子。”

“拜托,你是去看演出,不是上台表演。况且那是摇滚音乐节,都是摇滚乐队,你带笛子去干什么啊?”

“我对摇滚没有多大兴趣的,那些音乐太吵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看过现场,看过一次绝对让你终生难忘,那种爆发力感染力是其他音乐不能比的,再者就算你不喜欢看台上,台下也有很多美女的,足够你看的。”

听说还有美女可以看,麦言在心里乐开了花。和整天跳来跳去的麦佳不同,麦言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时除了听听古风音乐之外,其他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甚至连稍微远点的地方也没去过。而麦佳几乎跑遍了全国,还去过国外几次。以前因为麦言年纪小,麦佳都是和她交的各式各样的男朋友一起去。这次刚和男朋友分手,加上麦佳觉得麦言年纪也不小了,该出去见见世面了,就帮麦言定了机票。

飞机上麦言一直在看窗外的云朵,云层之上果然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光芒万丈,麦言想如果不是在飞机上,而是骑着一头仙鹿走在云层中,那感觉一定很爽。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白云,脑海里想着飘飘欲仙的画面,不知不觉中麦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飞机正在供应晚餐。看了下窗外的云层,麦佳对麦言说,现在已经飞到陕西省的上空了,回头我带你去西安玩,那里的羊肉泡馍和擀面皮很好吃。

麦言伸着头看窗外,看到的只是大团大团的云朵。他刚睡醒,还是迷迷糊糊的,不想说话,只在心里暗想道,姐姐去的地方真是多,这得从这里飞多少次,才知道飞到了哪儿啊。什么时候自己能像姐姐这样见多识广就好了。

许多年后,麦言一次又一次的往来于西安和成都之间,飞机火车汽车各种交通工具他都尝试过,每一次行至半路的时候,他都忍不住会想起麦佳。想着总是在路上的姐姐,麦言觉得自己有一天,也会死在路上。

到成都市区时已经是深夜,不过市区内还是很热闹,麦佳已经订好了酒店,把随身带的东西放进酒店之后麦佳就带麦言去买帐篷,她打算像往年一样,音乐节开始的时候就在公园的草地上搭帐篷睡。

住帐篷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结识各式各样的人,除了参加演出的歌手,还有那些从全国各地来的年轻人。麦佳觉得麦言一直呆呆的,没有什么梦想和激情,不像个少年,起码不像麦佳喜欢的那种少年。如果说麦言是一株植物的话,麦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把麦言改造成一头小兽,一头生机勃勃的小兽。

人生匆匆忙忙几十年,很快就过去了。如果不在麦言还年少的时候改变他的思想观念,那么他很容易变成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在父母的安排下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平凡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麦佳希望自己的弟弟是不平凡的,是光芒万丈到可以让她引以为傲的存在。

在酒店附近买好了帐篷和生活用品之后,麦佳带着麦言去逛成都的特色小吃街。走在荫凉的小路上,看着不慌不忙的行人,呼吸着南方特有的潮湿空气,麦言觉得有生之年一定要再来一次这个城市。这一次能够停留的时间太短了。虽然只是初来乍到,可是麦已经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里。

音乐节在靠近郊区的一个公园里,因为住帐篷的人每年都很多,第二天一早吃过饭麦佳就带着麦言去公园里占位置了。演出的大小舞台都已经搭建好了,前几天都是国内的乐队,后面几天是国外乐队。麦佳把帐篷搭在大舞台的正前方,虽然离舞台有些远,但因为位置偏高,还是可以把舞台上的表演者看得清清楚楚的。而且转个身还能看见小舞台上的表演。

演出下午才开始,但场地内已经来了不少人,其中还有一些认识麦佳的,麦佳就介绍给麦言认识。麦言能记住人的相貌,却总记不住名字,许多年后在不同的城市又遇到当年的这些人,麦言都刻意躲避着,除了避免叫不出名字的尴尬,更多的是怕他们问起麦佳。

第一个登场的是一个三男一女的组合,麦佳说他们叫蝴蝶乐队,还介绍了他们唱的歌,一串复杂的英文,麦言听过就忘记了。不过虽然听不懂词,却听得懂歌声中传递的情绪。唱了两首之后,全场就嗨了起来,歌手唱到激烈的时候,麦佳会拉着麦言的手,冲过人群,挤到舞台前面,跟着音乐的律动跳呀叫呀,挥汗如雨,十分疯狂。有时候被人流挤到了后面,麦佳就让麦言把自己扛起来,麦言虽然性格娴静像个女孩子,力气却是不小,扛半个小时都不用换肩膀的。

有时候他们也会和人群拉着手,围成一个圈,随着音乐一起跳。麦言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让他又惊又喜。晚上的时候他们和歌手一起吃饭聊天,一起小范围的唱歌跳舞。麦言带着好奇心,去玩那些乐手的各种乐器,几天下来,玩的最多的是吉他,麦言想自己以后也要买把吉他,他那破竹笛子和这些电声乐器一比,简直弱爆了。

除了音乐表演,还有一些街舞高手,滑板高手,涂鸦高手来捧场。这些新事物,和认识的新朋友源源不断的冲进麦言的脑袋里,就像习武之人被注入了真气一样,麦言觉得自己的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

因为玩得疯狂,累了就睡觉,时间过得超快。麦言刚刚融入成都的生活,听懂了四川方言,音乐节就结束了。机票买的是往返的,而且来的时候没有跟爸妈说,必须要回去了。因为不想被爸妈发现,连旅行必带的纪念品和地方特产都没买。不过麦言也没觉得遗憾,他想自己以后肯定会再来的,必须要再来。

在回去的飞机上,看着身边熟睡的姐姐,麦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那张精致的脸,和自己如此相像,性格却截然不同。一个像踩着风火轮,一个像倒骑着毛驴。

假如自己没有这么一个姐姐,生活也许会一直平淡简单下去,不会那么早就对音乐感兴趣,更不会大老远跑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熬夜听歌。但简单的生活常常会陷入单调和乏味,想一想,麦言觉得有这个一个姐姐,幸运还是远大于不幸的。

而这场音乐节,麦言觉得对自己而言,更像是一场梦。一场光与火,眼泪与汗水,荣耀和掌声相互交融的梦。现在梦醒了,该是和过去的平淡的生活决裂了。

作者:马叛

楔子<< 上一章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目录下一章 >>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