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恰同学少年

谁的青春伴我同行
第一章 恰同学少年作者:马叛更新时间:2018-10-23 00:03:00字数:8807

井原镇有两所中学,分别叫井原镇第一初级中学和井原镇第二初级中学,简称一中和二中。我在二中读书。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一中读书,因为一中校纪严明,升学率高。而我更喜欢二中,因为二中的漂亮女生多。

其实一中也有不少漂亮女生,只是她们不打扮,又穿着劣质且土气的校服,戴着瓶底那么厚的近视镜,看上去很蠢,在一起玩也没有趣味。二中的女生就不同了,二中的女生几乎没有近视的,二中也没有什么严格的纪律,学生基本上没有穿校服的。男女生都可以留长发,打耳洞,抽烟酗酒。虽然只是个中学,却像大学一样,随处可见勾肩搭背的小情侣。

你跟二中的女生讲个笑话,她们会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你跟一中的女生讲个笑话,你都笑翻了,她还一脸严肃的看着你,看得你浑身不自在,看得你转过头去再也不想搭理她。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小个子青年,刚开学的时候他就跟我们说,只要不打架,他是不会怎么管束我们的。一旦发现有人打架,不管是挨打的还是打人的,通通开除。尽管如此,一学期下来还是会发生几起打架斗殴事件,推推嚷嚷的也就算了,千万不要见血,见了血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吧。除非你有大把的钱或者过硬的关系,可是真要有这些,也就不会待在二中读书了。

待在二中的,都是井原镇管辖内的村庄里的农家孩子,这些孩子的家长全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或者小商贩,整天琢磨着怎么赚钱,才不管孩子在学校里干什么。他们觉得只要把孩子送进学校就可以了,老师会管的。却不知现在的老师,和他们一样整天想着怎么赚更多的钱,哪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学生身上。如果不是国家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这些农家孩子早在小学的时候就辍学了。

我刚进二中的时候,学习成绩排在年级前十,班级第一。班主任让我当班长,还说如果我表现好可以推荐我去一中读书。虽然我不喜欢一中的学习环境,可是在当时,二中的学生被推荐到一中读书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一种荣耀。一开始我挺开心,觉得班主任看得起我,后来才发现他是害我。

班里七十多个学生,十多个旷课的,二十多个上课睡觉的,还有二十多个上课说悄悄话传纸条的,十多个看武侠或言情小说的,剩下不足十个想学习的,却根本听不清楚老师在讲什么。老师们早已习惯这样的场面,上课铃一响,往讲台上一站,就开始照本宣科,基本上不看下面。想学习的那几个学生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一开始我责任心挺强,一有学生把求助的眼光投过来,我就站起来大喊一声:安静!

这招很管用,可以暂时的惊醒睡觉的学生,惊起看小说的学生,惊骇住传纸条说悄悄话的学生,也可以让老师关注暂时关注一下课堂秩序。不过要不了五分钟,该干嘛的就干嘛了。后来我也懒得管了,关我屁事儿,反正在这破学校再怎么学也考不上高中,就算运气好考上了,家里也不一定有钱供我读完,就算爸妈砸锅卖铁勉强供我读完了高中,我也没脸去考大学了。每一次升学,都是在给父母肩上添砖加瓦。

我先是在英语课上睡觉,接着在数学课上看小说,地理课上看窗外的麻雀,生物课上看前排女生的头发,只有历史课和语文课我还能专心听一会儿。两个多月过去,我的总成绩就不堪入目了,班长的职务也被撤了。新班长是个愣头青,和我一开始一样,天天怒发冲冠大喊安静。

其实前排女生的头发没什么可看的,我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才去看。看着看着就会手痒,然后就忍不住拿出桌子底下削铅笔的小刀去削她们的头发。她们不发现也就算了,发现了就会回过头瞪我一眼,然后把头发扎起来放到胸前。可是到了第二天,我还是会继续削没有防备的她们的头发,直到有一天,她们把头发剪得和我一样短。

我真正开始变坏是在赵扬成为我的同桌以后。他是在开学三个月后退了一级插到我们班的,他认识很多校外的无业游民,他一有钱就和那些无业游民一起在网吧或迪厅里鬼混,没钱的时候就在学校附近打劫二中的学生。跟他混熟之后,我问他,为什么不退学,那样不是更自在吗?

他说,你懂个屁,我们这个年纪,最适合也最该待的地方只有学校。待在这儿家长放心,自己心里也不会觉得没着落,至于是否能学到东西,并不重要。

赵扬的桌子里放满了井原镇中学生打架时常用的工具,钢管,木棒,锤 子,片刀,日本人喜欢用的那种又窄又长刀柄要双手才能握牢的刀,匕首,手扣子等等,可谓应有尽有。这些是攻击人的工具,还有防卫的工具如护膝护腕蒙面的黑围巾等等。

不过护膝护腕大都用在他打篮球的时候了,打架的时候用这个要是被发现了会被人看不起。赵扬最喜欢的工具是钢管,那根钢管据说是他花钱从几十里外的钢管厂买的,从出身上就比别人从废品收购站里买的或者从某户人家的防盗窗上切割下来的钢管高贵。买回来后赵扬用报纸把钢管包了起来,外面缠上胶带。有了外面这层报纸的铺垫,这钢管打在人身上就是内伤,都打成粉碎性骨折了,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不青不红的。

我学习成绩变坏以后,先是被撤销了班长的职务,然后又把我的座位从第四排调到了最后一排。最后一排没有一个想学习的学生,除了班主任的课之外最后一排平时都没有学生的。不过最后一排有很多玩意儿。比如象棋,五子棋,扑 克,各种武侠言情小说等等。我无聊的时候,就去前排找个人到后面来陪我下棋,只要输了之后不抱怨,赢了之后不得瑟,讲课的老师一般是不会管我们的。

要是找不到人陪我下棋,我就看武侠小说,从金庸古龙梁羽生到台湾的李凉,砖头厚的盗版武侠小说半天一本。偶尔找不到没看过的武侠小说了就看女生们爱看的琼瑶或席娟的言情小说。不求好看,但求消磨时间。

那时候我只有十二三岁,活得很迷茫。不像现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具备什么,知道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应该去做什么。那时候我只想日子快点过,想快点长大。长大一点走在学校就不会被欺负,长大很多了就可以去社会上闯荡。那时候社会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游乐场,长大是进入那个游乐场唯一的门票。

那时候不光是我,周围的同学都很迷茫,我们一概没有远大的理想。我们生来就没有受过什么大苦大难,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身处其中,活着,却又不知道为什么活着。

除了下棋和看小说之外,我关心的事儿无非是哪个班又转来一个漂亮女生,谁和谁晚上几点在哪儿打架,谁和谁因为打架被开除了。因为我曾经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缘故,我偶尔也会关注一下谁考了好成绩拿了奖学金。

我们年级六个班全在二楼,下课以后,我就串班玩儿,从一班到六班,借书看或者听他们聊打架或者早恋的事儿。全年级只有四百个人左右,因为我长得还算好看,所以基本上都认识我,尤其是女生。通常我一进某个班,就有女生准备好了武侠小说递给我。这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儿,我情圣的外号也来源于此。只有一点让人不爽,就是那些积极献书给我看的女生长得都特丑。

赵扬打架有时候也会叫上我,不过我只是凑数的,随便给我个家伙拎在手里站在旁边看着就可以的。凡事我参与的打架斗殴事件,没有一次是真正打起来的。要是有打起来的可能性,我基本上不参与。我参与的都是一群人打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的打架事件,被打的人一看对方的人数,根本不会反抗,要么跪地求饶,要么抱着头蹲在地上随便你打,打累了众人就散了。

只有一次例外,那次我们也是一群人去打一个人,商量好了,埋伏在那人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最后终于等到那个人,正要打呢,对面突然跑过来一群人,全是社会青年,年龄比我们大,手里还拎着家伙。我一看形势不妙,撒腿就跑。

我小时候在家放过牛,牛受惊了就会疯跑,为了不使牛跑丢了我就得跟着跑。时间长了,我跑起来就特别快,两腿生风,有时候跑着跑着突然发现我跑到牛前面了,我就站住歇一会儿,等牛跟上了我再跑。而那些整天喝酒泡吧的社会青年显然没有受惊的牛跑得快,所以我成功逃脱。

第二天,赵扬没有去上课,我听昨晚一起去捧场的朋友说,赵扬跑到半路被一个光头追上,一群人把他狠揍了一顿,现在可能在医院躺着呢。

我替赵扬请了病假,老师没有过多询问。赵扬因为把一个同学的鼻子打流血而被迫退了一级, 如果让老师知道他又打架了,那八成是要开除他的。

我们校长对付坏学生就一个法宝——开除!用校长的话说就是斩草要除根,如果不开除,就会留下后患。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初一的时候一个年级有六个班四百多人,到初三就只剩下三个班二百多人了。连开除带主动退学的,少了一半儿。

这样做从表面上看起来是斩草除根了,避免了其他学生被带坏。实质上这是在推卸责任,这个坏学生被送到社会上,祸害的是整个社会,社会就要担负起改造这个学生的责任。可是校长不管这些,他觉得作为一个校长只要管着学校就行了。学生被开除了就不再属于学校,到了社会上他杀人放火都和学校没关系了。

赵扬这样的人若真被开除了我并不觉得可惜,像他这样的,光开除还不行,得送去劳教。只是少了一个这样的人我就少了一个玩伴,少了一个玩伴就会少很多乐趣,我还有两年多才能毕业,我不想接下来的生活枯燥无味。

赵扬伤好后我问他,我们要打的那个人是什么来头,怎么没打着人家反而把我们打了一顿,什么时候我们去报仇?赵扬说报个鸟仇,那人的哥哥是老流氓了,犯了事儿判了无期一直关在牢里的,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就给放出来了,我们不知情,就撞枪口上了。想报仇的话就等着那个人的哥哥再犯事儿再被关起来吧。

自认倒霉这样的话从赵扬的口里说出来让我感到惊讶!在我看来赵扬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人。怎么会甘心认倒霉呢?以他的性格,就是打不过对方,也会用别的方法让对方心灵上感到痛苦。

果然,不久以后,赵扬告诉我,他打听到我们上次要打却没打着的那个人不但有个老流氓哥哥,还有个品学兼优的妹妹在一中读书。

打不过他哥哥,就在他妹妹身上下手吧,赵扬这样对我说。赵扬的话让我有些担心那个素未谋面的女生。在我看来,欺负女生是很可耻的行为。可是赵扬并没有说要欺负那个女生。他只是说要对那个女生下手。至于下手干什么,他没说我也没问。

赵扬花了一周的时间去一中踩点,回来后跟我说那女生名叫余优,外号叫女优,不但学习好,长得也特别好看。他本来打算找人揍那女生一顿,可是一睹芳容后,他又动了怜香惜玉之心。

赵扬的眼光我一向是很不屑的,他的审美观点和国画大师张大千如出一辙,他认为美女要高要胖要白,相貌倒是其次的。而我是个注重细节的人,我觉得皮肤好固然重要,但千万不能胖,也不必太高。我喜欢大眼睛翘鼻子像漫画里的女孩那样的。

我问赵扬那女生戴眼镜吗?穿校服吗?赵扬说虽然戴眼镜可是人家戴的是隐形眼镜,虽然穿校服可是那校服仿佛是给人量身定做的。

我心想连戴着隐形眼镜都看出来了,观察得可真够仔细的。我说那她高吗胖吗白吗?赵扬说不高不胖不是很白,但是长得很精致,像《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那样的。总之看起来赏心悦目的。

赵扬这么一说我就有些动心了。平时赵扬形容漂亮女生不外乎两个词, 好看,顺眼。可是这次这个女生居然让赵扬这个粗人动了怜香惜玉之心,还用了赏心悦目这么文雅的词儿。而且那时候隐形眼镜还是新潮的玩意儿,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是戴隐形眼镜的。那时候整个井原镇也找不出三个戴隐形眼镜的。

我决定下次和赵扬一起去一中看看那个长得像赵敏一样的女生。我在一中有几个小学同学,在小学的时候我们关系都挺好的,我学习成绩比他们好,常拿作业给他们抄。后来升初中,他们家里有钱就进了一中,我家没钱就去了二中。半年不见,他们变成了好学生,我成了小混混儿。这是环境改变人的最好例证。

如果说有一种美除了赏心悦目还能让人心生敬畏的话,那恐怕就是说余优了。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心里颤了一下。之后眼睛就有些不听使唤,想看,却又故意东张西望的怕被发现。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我在二中可以盯着任何一个女生 看得对方浑身发软。在赵扬眼里余优像赵敏,在我眼里余优像仙女像菩萨。不过我们并没有为这个发生争执,我们像身处人间仙境,光顾着欣赏美了,根本没心思想别的。

赵扬跟我说,他在一中踩了一周的点,一直是远远的看着余优,连迎上去搭话的勇气都没有。这件事情告诉我们,美女不但看着舒服,还可以让一个流氓变成绅士。在二中赵扬看上哪个姑娘了就直接把胳膊搭在人家肩膀上压低声音说:跟哥哥一起出去玩会儿吧!

井原镇除了迪厅和溜冰场之外就没有别的娱乐场所了,看电影打桌球都得去县城。而一中的女生是从来不去迪厅和溜冰场玩的。赵扬想约余优一起出来玩,可是找不到合适的场所。

赵扬找我商量,我说,先别着急,先从余优的好朋友下手,了解了余优的爱好习惯再下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否则贸然去约人家八成会被拒绝。一中的女生不像二中那么随便,况且余优是一中女生中的精品。万一遭到拒绝,吃了耳光事小,要是被她的哥哥知道了,我们肯定会被打个半死。

通过几日的跟踪调查,我们知道余优最好的朋友叫林芝,外号叫灵芝。 井原镇的人喜欢给人取外号,从三岁到八十岁,不论男女几乎都有外号。我讨厌外号这东西,虽然我的外号并不难听,可是我觉得给人取外号是种很恶劣的行为,就像“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讲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一样,都是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头上的土匪行径。

林芝容貌一般,但是很矜持。赵扬让我想个约她出来的理由,我说喜欢她就是最好的理由。于是赵扬就去了。见到林芝,赵扬说:“我想带你出去玩。”

林芝说:“为什么?”

赵扬说:“因为我喜欢你。”

林芝说:“回家喜欢你妈去吧!神经病!”

林芝的反应很打击赵扬,作为一个在二中横行霸道惯了的流氓,他想不明白一个容貌一般的女生为什么会拒绝看起来很帅的他,而且拒绝的方式还是直接骂娘!

赵扬打起架来很有头脑,一对一的打基本不会吃亏。可是面对不随便的女孩,他是一筹莫展。我对他说,可以拿林芝做实验品,练练手。如果连林芝都搞不定,那就是侥幸拿下了余优,也守不了多久。

其实我只是纸上谈兵,真让我去追那样的女孩估计也会被骂娘。可能是病急乱投医,也可能是我顶着个情圣的外号,赵扬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听了我的话,开始对林芝穷追不舍。

赵扬去追林芝的时候,我去找了余优。我没有告诉赵扬,我已经通过别的途经得知余优爱好文学,每个周末都会去县城买书。于是每个周末我都跟着余优去县城买完书再回来,坐同一班车,保持两米的距离,像影子一样。我想,对于余优来说,想接近她,以人为媒不如以文为媒。

第四个周末,余优没有买到想买的书,营业员说帮她预定,下周来就可以买到了。于是到了下周,我就在纸上抄了一首《诗经》里的诗,提前来到书店,把抄有诗的纸夹在余优要买的书里。

余优拿到书,翻开就看到了这张纸,纸上写着献给余优:“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 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抄这首诗的时候,除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诗的大概意思我知道外,其他句子的意思我一概不知,但那时我想其他诗句多半也是讲爱情的,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意思应该差不多。多年以后我在一家旧书店看到一本书上对这首诗的解释,才知道这是一首讲长年行役于外的将兵思念家乡和妻子的诗。只是明白诗意时余优早已淡出我的生活了,所以惭愧也是多余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心思全放在余优身上了,就没有关注赵扬的进展,连他什么时候不追林芝了也不知道。余优看到我写的纸条,并没有当回事儿,估计她收到的类似的纸条投进火里可以烧好一锅饭了。我继续跟踪,继续想计策。 直到有一天正在上课的时候赵扬突然说:“你调虎离山让我去追林芝,你却去追余优?真够哥们儿的。”

我听到这样的话,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但还是陪着笑说:“我是帮你看着她,怕你不在的时候她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赵扬说:“别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重色轻友了?”

赵扬说:“轻友还算是夸你,重色卖友的事儿你都干得出来。”

我说:“你要是这么说,咱们这朋友就没得做了。美女面前,人人平等。余优我是追定了。”

赵扬半响不语,直到下课了才说:“我出去一下,老师要是问我的话你就帮我请个假。”

我“哦”了一声,继续看我手上的小说。

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像平时一样去厕所,刚进去还没解开裤子上的皮带,头上就挨了一棍子,这棍子打得很专业,没把我打晕,也没打成脑震荡,擦着头皮削过去,鲜血直流。接着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拳脚。

厕所里仅有的一盏昏黄的灯泡也在棍子袭来的同时被拉灭了,厕所的门也被关上了。我捂着头借着打我的人嘴上叼着的烟头发出的星星之火,想看清打我的人的面孔,可是头上的血很快就模糊了我的眼睛,直到他们散去,我也没有看清一个打我的人的面孔。

还好是冬天,厕所里不算很脏,如果是在夏天,地上不知道会有多少爬来爬去的蛆虫。我用伤得不重的那支胳膊撑着地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校外走去。我不能去找校医,开学时班主任就说了,无论挨打还是被打,发现了都要开除。校方认为,你要是个好人就不会无缘无故挨打,你挨了打肯定想报复,不把你开除了你迟早惹出祸端。

校外开着好几家小诊所,诊所的医生给我包扎以后建议我立刻卧床休息。于是我就住进了诊所里。躺在床上,我没有立刻睡去。肉体上的创伤我可以忍,我忍不了的是对我自尊心的伤害。我的狼狈相从厕所到校外的小诊所,不知道被多少同学看到了。可以想象,到了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挨打了,而且被打得很惨。

以出拳的力道和速度来看,打我的那帮人都比我年纪大。以他们攻击我的身体部位来看,打我的人都和我没什么深仇大恨,他们打的都是不会给我留下重创的地方。也就是说,这帮人是受人指示来打我的。我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赵扬狞笑的嘴脸,浮现出赵扬请一群人吃饭的场景。

你丫真狠!我对着天花板上不断的往灯泡上撞击的飞蛾吐出这句话。

第二天一大早,赵扬拎了一大袋水果来看我,他说他刚睡醒就听说我挨打了,他已经帮我在学校请了假,我可以好好的在这里休息几天。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闭上眼睛,装睡。我心想老子在这里休息,你去追余优吧!等老子伤好了再找你算账。

赵扬见我不搭理他,就说:“你肯定以为是我找人打的你,我敢赌咒,我跟这事儿半点关系没有。至于是谁打的你,迟早我会查出来帮你报仇的,昨天我们去一中打架了,一晚上都没回来。一中那个小子比你惨多了,肋骨打断了三根,头上缝了十三针。”

我一直没搭理赵扬,后来他就走了。我打心眼里鄙视他,打了还不敢承认。走着瞧吧,老子不是面团,不会让你想捏扁就捏扁想捏圆就捏圆!

休息一周后我去了学校,学校里还是老样子,可是我总觉得同学的眼光看我有些异样,我也不好意思串班玩了,那些女生开始主动的到我们班上送书给我看。赵扬的位置经常空着,偶尔在也是趴着桌子上睡觉。

一个月后,我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心情也好了一些。赵扬找我说话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冷淡了。我想,既然他说不是他干的,那就不是他干的吧。公开打的话我不是他的对手,也没有他人际关系那么广。我只有瞅机会用阴损的招数对付他。

机会很快就来了。因为挨了打的缘故,我没有心思再去追余优,而赵扬却一直没有放弃。每天周末都尾随余优的人,经常给余优写情诗的人,由我变成了赵扬。不过赵扬送给余优的情诗都是我写的。赵扬的字很难看,也不知道写什么会招女孩子喜欢。有时候我故意把我名字藏在写给余优的诗里。赵扬这个笨蛋根本看不出来,有时候情诗上的字他都不知道怎么念。

我说的机会是,有人把赵扬追余优的事儿告诉了余优的哥哥。余优的哥哥向赵扬下了战书,要赵扬在周末的时候到溜冰场去。

那天赵扬带了很多人,我也跟着去了。余优的哥哥带的人更多,而且都是社会青年。要是在平时,一群人对一群人根本打不起来,因为这两群人之中难免会有相识的人,见了面递上烟相互调解一下就完了,最多也就是理亏的那一方请大家吃顿饭。可是这次不一样,赵扬带的都是学生,余优的哥哥带的全是社会青年,有的甚至是刚从劳教所出来,头发还没长出来。

彼此之间都不认识,见了面也就不客气,问清楚姓名,就开始动手。这次我没有跑,我躲在墙后面看。那帮社会青年真够狠的,直接拿刀刃往人身上招呼。赵扬他们本来是拿刀的背面砍人的,一看对方动真格的了,就也豁出去了拿刀刃砍,地上一滩一滩的血。我看了好大一会儿,赵扬还是没挂彩。不能否认,在打架这方面他很有天赋。

我手上也拿着刀的,说实在的我很想冲上去捅赵扬一刀,报了上次的仇。可是我担心自己没冲到赵扬身边就被别人给砍了。场面已经混乱不堪,赵扬不知道是看到我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突然开始一边挡着别人的刀一边往我藏身的地方退。说时迟那时快我冲出去对准赵扬的后腰就是一刀,砍完他我扔了刀就跑,一直跑到了井原镇外面的田野上才停下。

我躺在田埂上,心跳逐渐变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我回到了学校。 校门口停了辆警车,一进学校,我就感到气氛明显不一样。教室外面议论纷纷,有人说校长办公室里全是警察。晚自习的上课铃响了很久,也不见老师来,看热闹的 同学也还耗在外面等着警察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我坐在座位上,看着旁边的空着的座位,莫名其妙的,被一种悲伤的情绪包裹着。一点大仇得报的快感都没有。

第二天,我得到消息,赵扬身中十六刀,当场死亡。其他同学也都受了伤,正在医院救治。我因为在警察赶去之前就跑了,事后也没人举报,所以没有人知道我参与了这件事。后来参与这件事的学生都被开除了,校长也被撤了职。

十六刀,第一刀是我砍的。如果没有那第一刀,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十五刀。这样想着,我就觉得很愧疚。他不过是找人打了我一顿,我却要了他的性命。赵扬的父母来收拾赵扬的东西的时候,我把赵扬打架的工具藏了起来。想起赵扬的时候,我就把这些工具拿出来,看着这些东西,就好像看到了那个生龙活虎般的赵扬。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总是梦见他,梦见他揪起我的衣领问我为什么!我答不出来,我明明没有看到他倒下时的样子,我只是捅了他一刀就跑了,可是在梦里,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倒在我脚下,一次又一次的抱住我的腿,让我无处可逃。

作者:马叛

楔子<< 上一章谁的青春伴我同行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破釜沉舟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