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计划赖上你

恋着你,多欢喜
第三章 计划赖上你作者:风华绝代的石榴姐更新时间:2018-11-01 00:04:00字数:4885

鼻子里面都是满满的消毒水的味道,一定是她最讨厌的医院,孙颜然觉得没有死已经是谢天谢地。

“醒了就不要装睡!”带着磁性的声音缓缓的传过耳畔,孙颜然下意识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拿一双带着戏谑的眼睛。

“你是?”孙颜然觉的事情似乎不再她的预料中了,她怎么觉的那一双眼睛怎么看都带着算计。

“付寻。”微微一笑,后面站着的人立刻递上一个信封。

难道是钱?孙颜然眼睛一跳,她是不是该跳起来,大骂他,或者直接想台湾言情小时里面一样咬着自己嘴唇,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这个是这次的医药费账单和车子的损失费清单,我可以调出记录证明你是全责,我只是送受伤人群的好公民。”付寻眯着眼睛打量着孙颜然算计的目光,这类女人他实在是见的太多了,不过这么好玩的却是第一个,所以他打算再无聊的日子里面找点乐子。

接过那所谓的清单,孙颜然打算继续晕下去,这么笔钱她怎么可能拿的出来,没想到付寻那么绝,连交通记录都调了出来,上面孙颜然几次在巷子口的记录一清二楚,连孙颜然那么厚的脸皮,都觉得因该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这个不算是诈骗吧?

“如果你现在想晕过去,那么你会多付一天的医药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当然虽然我的时间很宝贵,但我还是乐意为小姐服务的。”彬彬有礼的态度,带着浅浅的微笑,付寻绝对不愧是传说中砖石王老五的排行第一位。但是孙颜然此刻觉得如果不是她平血,没血可吐的话,她一定会气得喷他一狗脸,怎么会有这么奸诈的人,虽然有一幅好皮囊,还是披着羊皮的狼。

“我没钱。”此刻任何的狡辩和申诉都变的没有意义,她觉得一定是她以前太看不起钱了,所以现在报应来了。

“这么说你打算赖账?”付寻挑了跳眉,眼睛斜视了孙颜然一眼,眼中是显而易见的鄙视和不屑,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我是不想赖啊,但是我想我就算把自己卖了也还不起啊,我现在没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孙颜然觉得医院的被子什么时候也变的那么柔软,虽然有股讨厌的味道,但是打的正好的冷气,在这个夏天十分舒适,孙颜然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

“你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还这笔钱的。”没有一点威胁的语气,付寻说这个话得时候甚至带着笑意,从软软的唇瓣中溢出。孙颜然曾今也是有钱人,她当然知道他口中所说的方法绝对让人后悔,所以赶紧老老实实的撇了撇嘴“那么付先生有什么好主意吗?”

“听说你还向我们公司投了一份简历,清洁工是吗?”付寻拉过一旁的椅子,靠在上面,手支撑着下巴,看着孙颜然。

孙颜然往里面缩了缩,老实说她觉得自己就是案板上的一块猪肉,怎么逃不掉被吃的命运。

“我家里还缺一个保姆,这样好了,你为我免费当保姆一年,这笔钱就一笔勾销了。”付寻用力的扣了下椅子,后面的人马上递上另一个信封。

孙颜然忍住要跳起来来的冲动,觉得这绝对是计划好的,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这个不是因该由她来执行的吗?现在怎么反而倒过来了。虽然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为啥她就是觉得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啊!

看着付寻拿起自己大拇指在那份合同书上按上一个红红的手印,孙颜然再也忍不住晕了过去,梦中都是长着付寻面孔的灰太狼追着自己说要吃羊!最严重的是梦里面的自己也变成了喜洋洋的造型。

醒来的时候,孙颜然再次感叹,为啥不是懒洋洋造型,她比较喜欢那只羊。和付寻的约定早就起了作用,合同手印一样不缺,还具备了法律效应,她这个时候不管前面有刀山还是火海也必须跳了。两人出了医院直接开车去孙颜然住的地方,付寻在外面等她进去拿东西。孙颜然一路小跑出院子,匆匆和菲儿徐子姗乱扯了一番理由,她难道可以告诉他们她计划不成,反而把自己卖了一年嘛!反正她才不会天真的以为付寻是看上她了,估计觉得她既可以包了家务,闲来无事还可以权当宠物,喵喵的叫两声给他解闷。

“叭……叭……”汽车的喇叭声在贫民区里面十分瞩目,孙颜然麻利钻进车子里面,低着头,捂住自己脸,害怕别人认出来,传到菲儿和徐子姗耳朵里面。

“你就这几样东西?”付寻看着快把自己埋进车座的孙颜然,喵了一眼她手里的行李。才一个袋子,里面充其量不过几件衣服。

“你家不缺保姆吧?为什么要找我?那些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孙颜然决定做垂死挣扎,说服付寻放过她。“你刚刚看到是我妹妹,今年刚刚上大学,所以我是没办法,才出来找车子撞,如果我死了他们还可以靠赔到的钱活下去。”孙颜然曾今在学校的时候参加过舞台剧的社团,所以对于演戏她自认为还是很在行的。

付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孙颜然见有些效果继续说“你也知道我这么撞上来有多危险,所以我真的没有办法才那么做。”

孙颜然说话的时候已经带着呜咽,还挤出了几滴眼泪,却硬是不掉下来,在眼眶中打转,这是传说中的最高境界啊!

“这是鳄鱼的眼泪吗?”付寻停下车子,靠在路边,伸手去触摸孙颜然眼睛,眼眶的眼泪顺着付寻的手指落了下来。刚刚触及到手指,就感觉到眼泪的温度,是那么炙热。付寻倒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才鳄鱼的眼泪,孙颜然暗自诽谤,脸上神情越发凄凉。

“可是刚刚我问路的时候,顺便知道了你是一个月前才来到这里的啊?你想说你们三个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吗?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我倒是很乐意倾听。”

面前的男人离她很近,可以闻到淡淡的古龙香水,温柔的气息流淌在两个人之间,孙颜然觉得自己要被付寻诱惑去了,拍了拍胸口,觉得红颜祸水不一定要形容女人啊!孙颜然撇了撇嘴,觉得眼前男人太英明,她现在只想在一年被保住自己的小命不被玩掉,然后重获自由。

“你家有几个人?”孙颜然觉得如果家里还有一个难伺候的太后或者小鬼,她绝对见不到明年的太阳。

“就我一个,我母亲常年不住在家里。”付寻开着车,连头都没有转一下,淡淡的回答者孙颜然的问题。

还好,孙颜然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又希望活着看到明年的太阳。

“到了,下车。”付寻把车停在院子里面,看着处在震惊中的孙颜然。

“哦!”要不是付寻说到了,她绝对不会想的到,付寻会住在这种地方,不说地方太偏僻,这个房子简直连别墅都称不上,院子倒是很大,里面杂草很多,几颗富贵竹子在狗尾巴草中鹤立鸡群。

房子分上下两层,下面的大厅倒是装饰很豪华,光光那一张红木的桌子就价值十几万,更不用说是其他家具,孙颜然把这个付寻是假冒的想法咽了回去。

“你的任务是去市区买菜,然后回来煮饭。我先上去洗个澡,做好了可以上来叫我。”付寻把几张百元大钞塞进孙颜然手里,在她惊愕的眼神中迅速消失,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付寻你个混蛋,刚刚明明从市区回来,刚刚不会说要卖菜啊,现在居然带她回来,让她花一个小时回到市区去卖菜。孙颜然一边咒骂,一边把那几张一百元塞进口袋里面,突然想到这个荒郊野外哪里来的出租车,愤愤去楼上找付寻理论。

房间的门没有关,孙颜然敲了敲门,也没有回应,直接进去,她可不想等付寻睡醒了,她才去市区卖菜,那估计天都黑了。屋子里面没有人,从里面的卫生间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孙颜然咽了咽口水,自觉地往后退。很不巧,卫生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自动开了,付寻裹着白色的浴巾赤着脚从里面走出来。

“你怎么还在?不去卖菜吗?”付寻皱起好看的眉头,用同样白色的毛巾擦拭着滴水的头发。

“外面哪里有出租车啊,你不会想让我走着去吧?”孙颜然觉得自己眼睛不知道应该看什么地方,水滴顺着付寻柔软的头发滴落到胸前,小麦色的皮肤相当漂亮,没有一丝赘肉。

付寻想了想,他难得来这里住,到也忘记了这里离市区很远,又偏僻,所以根本没有出租车会从这边经过。

“我可以自己开车。”孙颜然的驾龄不短,高一的时候,父亲送她的生日礼物就是一辆银色的轿车,但是现在的困境别说车子,连平时的生活都成了问题,不自觉地带了一丝讽刺的笑容。

“钥匙在桌子上,你可以自己拿。”原本还想讽刺几句,那落寞的笑容居然让他开不了口。

“恩,那我下去了。”孙颜然收敛神情,走出付寻房间。拿了车钥匙,孙颜然坐进车子里面,系好安全带,熟练的踩离合器,然后慢慢放开,任凭车子行驶起来。孙颜然开车速度并不慢,所以才两个小时,她已经提着大包小包从市区回来。没有进门,就闻到咖啡的香味从门缝里面传了出来,孙颜然不用喝也知道这个咖啡十分珍贵,那浓浓的香味肯定是特制的咖啡豆,经过一套复杂的程序煮出来的。

“你来的真巧,要不要来一杯?”付寻抬头看着大包小包的孙颜然,无语觉得她这是打算过冬?

青菜?

白菜?

菠菜?她这是打算喂兔子?难怪几百块可以买这么一大包。

“我还忘记跟你说我不会煮饭。”孙颜然作为保姆没有保姆一点自觉,不会做饭在她看来是那么理所当然。

“那我们吃什么?”付寻觉得他当初把她请回来这,这个决定是不是错了?

“泡面或者老大你自己煮。”孙颜然尴尬的笑了笑,摇了摇手中的方便面。

孙颜然心虚,所以讨好的称呼付寻为老大。

付寻觉得自己绝对是史上最倒霉的那个,有谁请保姆,还需要主人自己烧饭,然后保姆在一旁看着的。

“要不要酱油?”孙颜然以学做饭理由跟着付寻进厨房,其实她本来打算两个一起吃泡面的,谁知道付寻愿意自己做,孙颜然差点乐的笑出来。这么久了,她除了快餐还是快餐,饭店她没钱,碰上的菲儿和徐子姗都是厨房杀手,所以他们一般都会出去吃过炒饭或者炒面,便宜还管饱。但是一般的炒饭和炒面,口感不能说差,就是味精和油多的吓死人,吃完晚饭,绝对要死命喝很多的水。所以当付寻说要下厨,孙颜然显然是极度高兴的。

“酱油?西红柿炒鸡蛋里面要酱油?”付寻停下来问。

“哦,对啊,不用酱油?”一句话,付寻觉得自己又被囧到火星去了,她是生活白痴吗?居然连最简单的菜都不会做,不会做也算了,居然连流程都不知道。

记忆中的那个人也是不会做菜的,也是那一副天生就因该如此,好像别人可以做菜给她吃还要荣幸似地,心里一阵钻心的疼痛又毫无预感的倾袭而来——该死,怎么又想起来了!

“喂,你怎么了?你确定这样不会糊掉吗?”孙颜然见付寻停了下来,停在那里,陷入沉思,她是不介意他深度思考人生的,但是可以不要在这个时候嘛,西红柿炒鸡蛋已经开始发出一阵焦掉的味道,连厨房白痴的她都可以闻出来了。

“啊?”付寻回神,果然发现西红柿鸡蛋早就焦掉了,在孙颜然的可惜目光中丢入垃圾桶。“你还买了什么菜?”付寻看着那一篓子蔬菜,问孙颜然。

“有的,还有两个土豆。”孙颜然看付寻的目光似乎越过了蔬菜,就知道他不想吃那些叶子。其实倒是孙颜然误会了付寻,他倒不是肉食动物,但是看见一大堆的绿叶子,就感觉那是喂兔子的,所以不太想去煮那些东西。

“那你买青椒了吗?”

“没有……”

“红辣椒?”

“没有……”

“那你准备怎么烧的?”付寻觉得头又开始疼了。

“红烧啊!”孙颜然坚定点点头。

“和什么红烧?”

“土豆和土豆红烧。”孙颜然这个菜是听徐子姗说的,所以把握也不大,所以说的十分心虚。

付寻觉得眼角一跳。土豆烧土豆,真是太有创意了!不指望她可以买对菜了,付寻认命的从袋子里面搜索可以用的食材。冰箱里面貌似还有几个鸡蛋,可以煮个蛋羹,土豆就切成条状,油炸好了,虽然不是很健康,但起码也是种做法。

这次孙颜然乖乖的站在一边看付寻把土豆切成漂亮条状,混合着面粉,在油里面炸的金黄脆脆的,一看就十分有食欲。两个鸡蛋打在白瓷碗里面,撒上葱花放入微波炉转了五分钟,香味就从里面传出来。

一个蛋羹,一个炸土豆成了两个人的主食,付寻从冰箱里面拿出番茄酱倒在土豆条上,十分好吃,孙颜然立刻觉得付寻的形象高大起来了。

“你洗好碗,顺便把院子里面的杂草拔了,然后你今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在孙颜然吃的无比满足的时候,付寻直接扔看了一个炸弹,孙颜然觉得自己脸一定立刻垮了下去,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老大发话了,她怎么敢讨价还价,好在洗碗不管洗的干净不赶紧,还算没摔掉碗,孙颜然突然感谢菲儿那几天压榨她,凡是他们吃了泡面,那个碗肯定都是她洗的,谁让她付的房租到期了呢。所以就算当时有委屈,觉得不公平,但是还算去做了,所以现在想起来还真的要感谢她呢。

但是对着一院子的狗尾巴草,孙颜然彻底没了办法。觉得路漫漫其修远兮,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当然孙大小姐不知道,世间上还有叫锄头的除草的工具。

“如果你敢把我其他花当成草拔了,这个晚上你就不用睡了。”二楼窗户上面传来付寻悠悠的声音,接着窗户就被嘭的一声关上。

孙颜然觉得什么叫男版巫婆,请参照付寻这种形象的就对了。

作者:风华绝代的石榴姐

第二章 计划撞上你<< 上一章恋着你,多欢喜目录下一章 >>第四章 钓金龟婿的100个方法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