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假若夏天不再纯白
[2]作者:安小漠更新时间:2018-11-01 00:04:00字数:1342

窗户外面的雾气很重,教室的气温和外面成了最大的反比例。这个冬天,伊子清总是厚厚的纯白棉服里面套了个单衣就出来了。早晨的空气总是很新鲜杂加着冷气,寝室楼离教学楼很近,在简短的路程中还没有冷的感觉就发现已经走到楼里面了。

“呐,还没吃早饭吧?”凌卡卡笑着晃到她前面,顿了顿,偷偷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蒙牛酸酸乳”。

“给你,最近老师不许早上带早餐,现在抓的紧,你快喝吧,很养胃的0。”

伊子清被吓了一跳,快速地抬起头,心里有点小小的惊讶,也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关心稍稍暖了心。犹豫了下,伸手接过来,还是用平静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棱角分明的盒子落入手中,是微微发着热的。

“跟我还客气。”凌卡卡顽皮的把头发饶过手指。

伊子清有点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嗯。”

她咬着吸管,看着洁白的液体顺着狭小的塑料空间进入口中,最终流入身体里发出声音,嗯,真是一个心细如尘笑容明亮的女孩子。

这样安静温馨的画面连上课铃声都很不情愿的响了起来,凌卡卡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啊,我刚买的红笔落在商店了,你先回班级吧,我马上回来。”说完就尘土飞扬的跑出去了。伊子清笑了笑,还是大大咧咧。

回到座位坐直了身体,看到自己旁边的桌子上面一些陌生的笔记,上面包着粉色的可爱书皮。忽然想起,今天她的身边多了一个叫做凌卡卡的女孩子,不是一个人了。

不一会儿就看见凌卡卡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脸被吹的红红的,样子很滑稽。正巧老师赶在她身后进来,她边走眨眼睛,伊子清猜,她一定是想说谢天谢地。

物理课,周围都是笔尖触到纸张上的“簌簌”声。眼睛莫明的疼了,低头捂着眼睛把眼药水从书包的小口袋里拿了出来,看见凌卡卡用夸大的口型说“要不要紧”,她想张口说没事的,老师却在这时突然咳了一声,于是她在纸上清秀的字迹写好拿到凌卡卡面前,没什么,只是眼睛疼。

身子弯到书桌下,用拇指和食指夹住眼药水的瓶身挤了挤,没出来,再用力挤了挤,还是没出来。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眼睛下面是薄薄的棉服,眼药水已经用完了,下次买个好用点的。她想现在的自己一定像得了红眼病一样好笑吧。

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气了,算是整个的进入了冬天的状态。伸手把外套的拉链向上拉了拉,虽然在教室,但是看着窗户上的小小水珠却莫名的感觉凉凉的。

晚自习过后,凌卡卡在很简短的路上和伊子清并排的走着。还是暖黄色的路灯,来这里3年了,除了仔细看路灯上面有些灰尘外,一点都没变。凌卡卡在伊子清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拉住她的手。凌卡卡第一个感觉就是,手很凉,凉到心里的某个角落,她看着伊子清惊诧的眼,和正欲闪躲的手,就把她的手攥的越来越紧,然后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像是呵护一件宝贝一样,放在嘴边去用“哈”出来的气暖热。

伊子清看着这个动作缓慢的进行,看见她抬起的眼睛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凌卡卡果然说了话。她举起左手像发誓的手势,紧张得一副拼出去的表情说,“子清,我也要保护你,做你最好的后盾。”空气中又沉默了3秒,凌卡卡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我是认真的。”

伊子清被逗得笑了出来,她拉了拉卡卡的手摇了摇。凌卡卡愣了下,接着“哈哈”地笑出声响,空气中飘荡着奶酪的味道将两个女生紧贴的身体在影子里拉的掀长。

事实上,是伊子清尘封多年的心被感动。

你看,就连和凌卡卡做最好的朋友,都这么顺理成章了。

我只是怀念过去那些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作者:安小漠

[1]<< 上一章假若夏天不再纯白目录下一章 >>[3]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