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

豆蔻十年
NO.2作者:耿婴更新时间:2018-11-01 00:03:00字数:5601

那一刻,陶夭夭想一头磕死的心都有了。她就不知道她怎么这么倒霉,浪漫邂逅到她这里就搞成这么糟糕的局面。

对不起对不起……

陶夭夭一边鞠躬道歉,一边健步如飞地逃跑。她顾不上水盆,顾不上她的湿衣服,甩开了脚板,像只逃命的鸭子一样,在走廊踩响一片吧唧吧唧的声音。但她却没听见自己狼狈逃窜的动静,她跑的时候心里只回荡着一个巨大的声音——完蛋了,Game over,你彻底完蛋了!

躲进教室里,陶夭夭呆若木鸡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许葭在抹窗户,看见陶夭夭狼狈不堪地冲进来,然后傻了似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嘀咕着她是不是又被流氓非礼了,走过去,把抹布丢在她脑袋上。奇怪的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许葭就拿抹布给她左一下右一下抹了脸,又问她,你怎么全身都湿了?让你去打水,你打水把自己洗了?

还没等陶夭夭说话,门口又站了一个湿淋淋的人。

宋朝阳敲敲门,轻笑着说,陶夭夭,你忘了拿水盆。

这个声音很有招魂功能。陶夭夭连跑带颠地过去接了水盆,一脸的受宠若惊,激动得连谢谢都忘了说。

她不敢看宋朝阳,可宋朝阳看着她时嘴角咧得更大了。

他觉得真好笑,这么一会儿不见,这个女生就成了花脸猫,而且头顶着一块破抹布,滑稽得像个小丑。

宋朝阳用两根手指把她头上的抹布拿下来,嘲笑她说,你不会觉得戴块抹布很另类吧?

顿时,陶夭夭的脸就成了惨白色。她僵立在那里看着宋朝阳走远,回过身,狠狠地把抹布摔在地上,狮吼着许葭,老子非得剁了你!

陶夭夭太颓丧了,在宋朝阳看来,她这样戴抹布的女生应该打辆摩的直接送去精神病院吧……亏她还好意思暗恋人家,丢脸丢到太婆家,这暗恋是永无出头之日了。

李传铭从星期一等到星期六。按陶夭夭的生活规律,她星期六上午会回家。他等这个机会,煎熬了一个星期。

从他亲了陶夭夭那天开始,他的生活就变得乱七八糟。那天他佯装潇洒,其实,他亲她时,心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他觉得那个吻没有结束。相反,那个吻刚刚拉开他们之间的序幕。

李传铭久久回想着那个吻,满脑子都是陶夭夭痴痴呆呆的样子。他想到她,嘴角就忍不住上扬,好像有一种甜蜜在心里抽枝发芽,爱情的小苗在一日日地茁壮生长。

想到爱情,他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他不知道,怎么这么早就遭遇了爱情的围攻。即便他已有所察觉,却依然控制不住这种情感的蔓延。

李传铭在学校大门外等到了陶夭夭。她的书包挂在脖子上,一边走,一边专心致志地啃着一个快有她脸大的西瓜,啃得头都不抬,只看见她两个腮帮子在快速颤动,西瓜籽也不见她吐出来,和猪八戒啃西瓜一个水准。

他把单车横到她跟前,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小心给西瓜籽涨死!

这冷不丁的一拍使陶夭夭受到惊吓,啪一下,手里捧着的西瓜就摔到了脚面上。

她露出来的那张脸却煞是“好看”,西瓜汁糊了半张小脸,几粒西瓜籽还粘在脸颊上,但这张可笑的脸上却是一副想要杀人的表情。

因为那邪恶上扬的嘴角,让她一下子就认出了李传铭,这个死十次也不足以泄她心头之恨的小流氓,今天跟她狭路相逢,好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陶夭夭摔下书包,像颗人肉炸弹一样,冲着李传铭和他的单车就飞了过去。

单车在陶夭夭肉身巨大的冲击下轰然倒地,车子下面还横着一个惨不忍睹的李传铭。

他真想不出那小女生哪来那么大的力气,饿虎扑羊似的,把他连人带车压翻在地。

陶夭夭对着李传铭的俊脸就是一顿老拳,李传铭惨叫连连,她还是不解气,拼死力压晃着他身上的单车。狠命祸害他时,还在心里叨念着,我的初吻……

李传铭妈呀妈呀惨叫,觉得自己和单车都快散架了。可是陶夭夭就是不收手。他想,他再给她打下去,肯定非死即残,便装死不动。

打着打着,发现没了惨叫声,陶夭夭便停了手,一看小流氓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登时吓得惊慌失措。

她从单车上连滚带爬地下来,把车子挪开,对李传铭又拍又打,可他就是没有反应。她吓得快哭出来了,哼哼唧唧地说,我求求你,你快醒醒……

如此两分钟,李传铭装死装得不亦乐乎。

陶夭夭实在没办法,瞄着街上没什么人,就小心翼翼地拉过了自己的书包,用半块西瓜皮盖住李传铭的脑袋,跟着撒腿就跑。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想教训他,可没想到自己武功这么高强,一出手,就把那纸糊的男生整晕死了。真是作孽。

陶夭夭撒丫子没跑出多远,就刹住脚步。她想,她跑了的话,万一那臭男生因为送医延误死翘翘了,她的责任岂不更大?

她又折回去,还没跑到李传铭身边,这厮竟坐了起来。

陶夭夭吓得舌头都伸出来了。

李传铭把西瓜皮扔掉,愁眉苦脸地说,我这边重伤之下不知死活,你稀里糊涂给我盖块西瓜皮,就打算溜之大吉?

你没事?陶夭夭气喘吁吁地问,你刚才没有知觉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陶夭夭,李传铭笑,我做鬼也忘不了你。

那之后,陶夭夭在学校里就好像被恶鬼缠身,她走到哪里,李传铭就跟到哪里。连她中午到食堂排队打饭,他也跟着阴魂不散,大庭广众之下,他向她一边招手,一边扯着鸭公嗓嚷嚷,夭夭,过来过来,亲老公给你占地儿了。惹得陶夭夭身边的女同学一阵浪笑。

陶夭夭就像一只放在蒸锅上的大螃蟹,全身都红彤彤的,恨不能钻进地缝。

这情形让她窝囊得连饭也吃不下,二两米饭,吃的没有倒的多。

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她找李传铭,想跟他好好沟通一下,叫他不要随随便便就自封个亲老公走马上任,她还没承认呢!

她这一找李传铭不要紧,他身边那一帮痞子男生跟着起哄,在他们身后叫着什么小两口啊,亲老公啊,哪管陶夭夭震地跺脚,只哄笑着取闹,看见老师过来才三三两两散开。

陶夭夭气鼓鼓地看着李传铭,一字一句问,你要怎样才不跟着我?

要我不跟着你也简单,李传铭干笑了两声说,条件一,做我女朋友。条件二,做我老婆。你自己选择一下。

无耻!陶夭夭想她要是有个高血压心脏病,一定当场气昏过去。还好,她够结实,挨得住这么淫贱无耻的小瘪三无耻话语的打击。

李传铭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他说,人老了都会无齿。你到了年纪,你也无齿。

这种要命的纠缠持续到第二个周末。

照旧,李传铭骑着单车在校门外等陶夭夭。

他以为按规律,陶夭夭星期六上午一定会回家。可事实证明,规律是最不值得信任的东西。他被规律欺骗了,才发现所有事情都会有不规律时的那一个例外。

陶夭夭周六上午并没有出校门。李传铭站在大太阳底下等啊等,守株待兔一样,等来等去都不见陶夭夭的身影。他是越等越上劲,他就不信等不到,看能不能把他等死。

于是,从上午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

李传铭饿得五脏庙一起造了反,肚子里咕噜噜的,像装了一百只大青蛙。可他又不敢走开一下,就怕他走开那一会儿,目标就趁机出没,让他耗夹子扑空。这种几率微乎其微,但电影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按他小诸葛能掐会算的聪明才智,这点儿先见之明还是有的。

到了黄昏,陶夭夭终于出来了。

她脸色红润,满面春风,晃着八字步走到李传铭身边,冷冷地说,貌似有人在这里傻等了一天,饭也没吃,喝风也喝饱了吧?

你知道我在这里等,故意不出来,眼睁睁看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你过意得去吗?李传铭靠着大树,饿得腿都软了,稍微动一下,眼前就金星乱闪。

我又没叫你等,你自作自受,赖着哪个?陶夭夭捉弄了这讨厌鬼,心情大好,看他饿成那副惨样,于心不忍,没好气地说,你闭起眼睛。

李传铭脸上一阵飘红,以为陶夭夭良心发现,准备献吻补偿,心里正美得冒泡,嘴里就被塞进异物,拿下来一看,是一对乡巴佬鸡爪。

他站在原地,嘴里满鼓鼓地咬着那对鸡爪子,心里甜蜜得要死,倏然间,嘴角又咧到了耳根。

陶夭夭一回头,就看见李传铭那疑似白痴的神态。她摇头叹气,说,你算了吧,我绝对不会和你这种弱智患儿谈恋爱的,趁早死心!

整天忙着谈恋爱是何小卿那个花痴的偏好。

她也算得上是泡界达人,才和一个品学兼优的才子分了手,立即又重整旗鼓,投入到下一轮的恋爱方程式中。

何小卿新认识的男生叫祁志北。

她们都认识那个男生,全校没有几个女生不认识他,因为她们都对祁志北哈得不得了。他太帅了,帅得不是地球人的帅法,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帅得无与伦比毋庸置疑。

祁志北一米八的身高,丰神俊朗,英气逼人,有一双可以媲美金城武的眼睛,还有两片可以和木村拓哉一较高下的性感嘴唇。更让无数女生着迷的是,他身上有种非主流的颓废气质,这使他看上去更深沉。

这种深沉使祁志北鹤立鸡群。

学校里那些呆头呆脑傻学的,吆五喝六说脏话的,还有装模作样一身社会气的男生,跟祁志北比起来,明显是萤火虫和皓月争辉。

简直不具可比性。

何小卿看到祁志北第一眼就决定她非下手不可。这样极品的男生成了漏网之鱼,一定会让她抱憾终生。

稍有不足的是,祁志北是落榜复读生。可这一点已逐渐被所有女生忽视,任何女生都只看到他的完美。打从祁志北降级到何小卿班上那天起,何小卿就发誓,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馅饼她一定要吃到嘴。

于是,何小卿的苦难开始了。

狼多肉少。一群群前赴后继的女生觊觎祁志北,情书、纸条、巧克力、玩具熊,甚至玫瑰花、电影票,流弹般咻咻地向着祁志北飞去。

何小卿很快认清了一个事实,她就是八臂哪吒千手观音,也拦不住这么多飞向祁志北的小金箭。关键还得从祁志北身上下工夫。那些日子,她使尽浑身解数想勾引祁志北,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祁志北根本没拿她当盘菜。

这让何小卿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

为免受人耻笑,她就更铆了劲儿地想追到祁志北。他就是块石头,她豁出一口牙,也得把他给啃了。她何小卿向来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为了讨祁志北欢心,何小卿真是放下了身段。

祁志北喜欢打篮球,她是屁都不懂,硬是回家买了《灌篮高手》,点灯熬夜地用火柴棒支着眼皮看完了。

然后,何小卿就鬼上身,在课桌里放上一条拉拉队的小A字裙,祁志北一出去打篮球,她就百米冲刺般地跑进水房,把人撵出去,砰一声关上门,脱掉校服裤子换上小A字裙,再颠颠跑到篮球场边,兴冲冲地跳拉拉操给祁志北加油。

祁志北把她当透明人。

何小卿心想,好,你不理我是吧,有你好受的。

情况愈演愈烈,何小卿在篮球场旁边跳开左甩右甩的大腿舞,边跳边喊着志北志北,我爱志北!

祁志北终于被她气歪了脸。

他和何小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给我滚远点儿!

何小卿可不是省油的灯。让她滚她就滚,她怎么可能那么听话呢?何小卿笑嘻嘻地说,祁志北,你别妄想了,我要像狗皮膏药一样牢牢粘住你。

下一瞬,祁志北手里的篮球就飞到何小卿那张笑脸上。

何小卿心里有点难受,可只是一刹那,她根本不给自己机会酝酿悲哀的情绪,便跑过去捡起篮球,贱溜溜地又跟着祁志北屁股后头叽叽嘎嘎笑起来,笑得像个神经质的巫婆。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摔个篮球就想摔走她何小卿,做梦。

何小卿笑嘻嘻地跟在祁志北后面,看到他背上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她不敢肯定祁志北会不会爱上她,她只敢肯定,他是遇到了有史以来最死皮赖脸的对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顽强而执拗。

祁志北因为个子太高,一直坐后排。何小卿在前排待得好好的,但给祁志北丢个纸条都隔山打牛似的,非常不方便。她想接近祁志北,只好有事没事就跟班主任找茬儿。几次下来,她就把班主任彻底得罪了,被发配到边疆,还告诉她说,你要不想学,就一边凉快去。

何小卿也不在意,转个脸冲祁志北笑,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正中下怀。

坐到祁志北身边的何小卿眉开眼笑,她终于逮着机会跟偶像近距离接触。

何小卿开始玩了命地要在祁志北生命里留下自己的记号,所以,她不厌其烦地在他所有书本上涂涂画画。她喜欢画一个巨大的眼睛,眼睛里面画一个卡通的祁志北,旁边的粗笔大标语是十分恶心的我的眼里只有你。

没半个月,祁志北的书本就找不到一块空白的地方,所有的空白全被何小卿填满。

她一副功德圆满的样子,问祁志北说,你看到这些字画一定会想到我是吧?

祁志北无动于衷。

隔天,何小卿翻开祁志北的书本时,整张脸都绿了。他的书本全都新得白惨惨,一个乱写的字都没有。她喃喃自语着,字呢,我的字呢?祁志北很好心地回答了她的疑问。他说,你的字画全都被我丢给收破烂的了,收破烂的老头看到那些字画一定会想到你的。

她在祁志北的书本上写着密密麻麻的何小卿何小卿。

原来,何小卿一文不值。

这次事件提醒了她,用这种低级战术对付祁志北只能是蚊子叮大象,投石填海。

她把她的记号转移到祁志北身上。

趁着祁志北不注意,何小卿就往他兜里塞一块她的手帕。然而,她发现她的手帕没有像想象中的被珍之重之,该死的祁志北拿她的手帕当抹布,气得她肝疼。

这逼得何小卿不得不使出杀手锏,她开始悄悄地把性感小内裤一条一条地往祁志北兜里塞。她想着,祁志北,你找个没人的旮旯喷鼻血去吧!没得意多久,何小卿有天自习课上睡觉,醒了发现,她的性感小内裤一条套在她脑袋上,一条系在她脖子上。

那景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众目睽睽之下,何小卿还没回过神采取措施,一群同学就拿着手机咔嚓咔嚓狂拍,拍完了,这个班级就炸了窝,爆发的巨大哄笑声把老师全都引来问情由,一个班的学生都捧着肚子说不出话来。只有何小卿,哭丧着脸,一副死了姥姥的表情。

之后,何小卿把内裤戴在头上就成了校内的头条新闻。

陶夭夭看到那些流传的照片,真不知道何小卿吃了什么癫药,把自己搞成那副德性。许葭看那照片也一头雾水,只觉得何小卿这等壮举,她八辈子也干不出来。

何小卿灰头土脸,谁见了她都嘁嘁喳喳说,瞧,那就是传说中把内裤戴在脑袋上的女生……

没办法,何小卿走到哪里都戴着墨镜,她真是没脸见人了。可就是这样,她仍然会受到攻击,那些人又嘁嘁喳喳说,瞧,那个女生怎么不戴内裤戴墨镜了?

何小卿濒临崩溃的边缘。

无耻!陶夭夭想她要是有个高血压心脏病,一定当场气昏过去……

李传铭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他说,人老了都会无齿。你到了年纪,你也无齿。

作者:耿婴

NO.1<< 上一章豆蔻十年目录下一章 >>NO.3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